胡志偉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雨傘運動中,我們何去何從?

原刊於香港教會更新運動,2014年11月28日

日旺角清場行動引發連續暴力衝突事件,看來這類「佔領」與「反佔領」行動會持續一段日子,而金鐘清場則會倍加困難。

任何運動最大的殺傷力,並非暴力衝突,乃是群眾的「冷漠」;原來沉寂的佔領運動,已經使部分港人感到厭倦,參與者則有強烈的無力感。一場社會運動能撐到兩個多月,從現實來看,已是相當了不起!

「佔中三子」與部分人士,包括筆者在內,作為五十後世代,主觀與客觀都認知現階段不會有具體實質的成果。我們想佔領運動告一段落,有些則履行承諾去自首,然而隨著形勢轉變,自首帶來的道德感召,他人對此成效存疑?

當旺角警方不必要地使用不恰當的武力,驅趕群眾,電視不斷出現雙方衝突畫面,只會使原來考慮離場的示威者放棄和平離場的打算。社會與教會有不同有心人等,嘗試促進政府與學生組織等重開談判之門,溝通對話;然而政府這方面表現的誠意顯然不足。既然理性談判談不來,警方採取的升級行動,假借禁制令而強行把人當作障礙物處理,勢必激發對手抗爭的強度。

這便是當今運動矛盾的樽頸,一是膠著不前,一是衝突加劇。部分教牧與信徒認同非暴力和平抗爭手法,部分則反對任何違法的抗爭行動,而大部分根本不會支持任何涉及暴力衝擊的手段。

現時認同運動而不支持暴力手段的,明顯處於尷尬位置,筆者是其中之一;我們要堅守非暴力原則,無論這種立場是否受人歡迎!也許運動發展下去,按筆者判斷,必無可避免分裂為兩大陣營:溫和和平派與激進行動派。

教會部分教牧與信徒也因應而分裂為兩派,一是堅持和平非暴力原則,另一則認同某種程度的升級行動。教會在「九二八雨傘運動」後,面對的不只是特區政府與爭取民主公義的學生;教會要重新認知是與共産黨一黨專政的中央交手,而這政權對教會是不會信任的。過去中央也會用懷柔統戰手法來取得教會信任,現今已不是這樣了。教會也可選擇獨善其身,求自保生存;筆者認為教會更重要是有智慧與原則與政權交手。

教會從來沒有任何政治野心與企圖,不會主動參與任何支持或反對的運動,但教會要成教會,在於講真話而不會歪曲是非黑白。當有人以暴力衝擊立法會,我們有勇氣予以譴責,同樣當警方不適當使用過度武力,我們也要予以譴責。

當教會面對強權,無論是政府與群眾,我們不應選擇逃避,息事寧人,明哲保身,反要與民同在同行,同舟共濟,我們的「同在」(with-ness) 就是使命的「見證」(witness)。面對前景,教會得承認我們沒有答案,這正是信心的考驗,我們不能倚靠過去經驗、現有知識與技能來應對,惟一可以倚靠的只有神本身。就讓我們不知何去何從情況下,轉向仰望神。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路加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