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ala

Billy 一個喜歡每日多讀一點聖經, 神學未有耐畢業的讀經人,喪食"雜糧"的書蟲,自成一格的詞人 + 口水佬.
身在加拿大多倫多,自以為炒股勁過不少財經演員的投資人,日頭兼職做會計師, 為某銀行的國際業務做分析.

難唸的聖經(3) love and peace……唔該袋住先

最近有許多教會牧者有感動用愛與和平做講道,講座的主題. 有這感動大概不是因為信徒合一,非常相親相愛,相反,是因為牧者認為今日社會撕裂嚴重. 潛台詞則是覺得大家唔夠愛又唔夠和平. (這潛台詞沒有什么大不了,至少比仍然堅稱教會合一來得誠實.)

這令我想起聖經腓立比書. 我們經常說它是一卷充滿喜樂,同心的書信. 然而,在使徒保羅的字裡行間提到:

  • 有人傳道不是真心而出於結黨, 或出於嫉妒紛爭(1.15-18);
  • 有人會被政權或宗教領袖打壓就想切想縮沙(1.27-30);
  • 有熱心信徒會怪責以巴弗提幫唔到手仲阻住累街坊(2.25-30);
  • 有班與主道相背的耶X(中文客氣譯作妄自行割)在信徒當中,信徒要防備而非跟這樣的人聯合(3.2-3);
  • 友阿蝶和循都基兩位姊妹關係frozen 左,仍未解決(4.2.4)….

腓立比教會,一班為主關心主道,為主發聲,為主堅守的信徒,有互相怪責爭執,各懷鬼胎,分黨分化,主切主唔切,做到唔係咁 happy 等等的困局,保羅點勸勉他們呢?

保羅在第一章就開門見山講到教會所面對外憂內患(他自己也坐監)的實際困局,冇逃避,冇否定,冇胡呢胡塗話朋友有正有反好平常啫,而是清楚了解情況,當時既政權點睇,(連出唔出到冊都知),信徒有邊尐睇法,真道係乜,教會病左,係乜野病…..保羅清楚了解.

但保羅喜樂. 他阿Q嗎?自我安慰?叫口號嗎?

 

不,他真的喜樂!

 

他喜樂因為佢覺得佢為真道堅持是值得就算被告犯法坐監(陰深的地窖內), 他喜樂因為基督借此在御營全軍(政權所賴之武力)反有更多講述傳開的機會, 他喜樂只要能令基督在他身上照常顯大,無懼生死. 他喜樂因為有盼望並相信腓立比教會能與他同心合意,令真道更興旺.

 

他是實踐了這份堅持,又充滿喜樂與盼望,佢希望腓立比教會也做得到,於是第二章用”所以”做開始:

“所以在基督裡若有甚麼勸勉,愛心有甚麼安慰,聖靈有甚麼交通,心中有甚麼慈悲憐憫。 你們就要意念相同,愛心相同,有一樣的心思,有一樣的意念,使我的喜樂可以滿足…..”

這是合一的條件s嗎?

 

經文以”若”字開始, 若有什么….就要什么….就能夠什么….

用”若”有兩個意思, 第一,它代表其實人人都不同,可能有好多睇法,意見,這才是常態也是實況; 第二,”若”…就….是積極地把握和珍惜這些合一和相同的締造機會,同心絕非必然,需要堅持真道之餘,各人謙卑,看別人比自己有見地,不為結黨而攪分化等…

 

問題係,如果冇”若”,是否代表不用同心, 是否代表有正有反好平常啫,互相尊重,冇人有絕對真理云云呢?

 

保羅話,”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心”字呂振中譯本譯作意念. 不單是一份感受情感,而是思想理據更貼近主,若人人如此追求這份貼近,就能在多元中求同存異叫基督顯大,令福音興旺.

 

好多人以為,福音就是”人有罪,主愛人,為人死,主復活,主升天,有能力,人信主,就得救,得生命. 之後要返教會,傳福音….”

福音就是這套教義邏輯的迴旋木馬.

 

但保羅卻認為真理福音有更崇高又更實在的要求:

“這樣看來,我親愛的弟兄,你們既是常順服的,不但我在你們那裡,就是我如今不在你們那裡,更是順服的,就當恐懼戰兢,做成你們得救的工夫。因為你們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們心裡運行,為要成就他的美意。凡所行的,都不要發怨言、起爭論,使你們無可指摘,誠實無偽,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做神無瑕疵的兒女。你們顯在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將生命的道表明出來,叫我在基督的日子好誇我沒有空跑,也沒有徒勞。” (2.12-16)

 

教會要將生命之道表明出來,在彎曲悖謬的世代作神無瑕疵的兒女,要發聲發亮,甚至好似明光照耀這世界中整個世代.

這大概不是一套”世事無絕對只有真情趣” , “我地唔知,我地中立,我地持平” 的勸勉.

教會要如明光照耀,而不是躲在暗角唔敢咩鑊. 唔知可以求知,在彎曲悖謬的世代所謂中立持平說穿了就是隨波逐流 or 不知所謂,絕不是謙卑忍耐.

 

當時猶太宗教律法是羅馬官方認可的法治法律,而對基督的認信,為主死而復活作見証,鼓勵人不必受割禮,按基督而不必按律法法律而行,可以想像是當時世代難以接受的離經背道行為.

面對這種種挑戰而要達至合一,教會可以有兩種應對方式.

 

第一,尊重不同意見,你要割禮,入猶太教ok, 你唔想又ok, 我有我分享,你有你放屁. 用一種泛道德標準(ie love and peace)將一切真理相對化,令一切尋求真理,理性分析等討論矇矓化,而只著眼於意識形態上的統一,達至表面和諧.

 

但初期教會卻選擇了走一條難十倍的合一之路.

為了守什么法,基督真理,行事為人該如何,內部撕裂,開會,爭論,鬧爆,以為 耶路撒冷大會後一切 settled,保羅在腓立比教會仍發現有一些耶x的蹤影. 在外,政權和猶太人中,對教會產生許多誤解和逼迫. 保羅亦這份執著與堅持, 因此坐監.

 

感謝神,昔日教會有這份堅持,沒有和理非非. 不然,今日有幾多人會跟猶太教(舊約+他勒目)的規矩過活而信主?所以弟兄們將身體獻上受割禮,唔准食豬食豬紅,牛扒要 well done…..堂堂男子一生志願不是減肥,更何況這樣的遵行和生命有什么關聯呢?

 

保羅不是要反律法,但他說他謹守全律法卻不是追求乖乖的守法,因為他認識了主基督為至寶,要一生追求得著他(獎賞: 不論生死顯主為大,在世如明光照耀,主順服已至於死神就將他升為至高…)

 

主是令人自由的,當律法反成了追求生命之道者的束縛時,就成了有損有必要防備和放下.

 

反觀今天的香港教會,有像保羅那樣審時度世了解問題的根源,case by case 的給信徒意見嗎?

  • 當林以諾牧師將佔”中”比喻為文革,他是根據什么共通點這樣說呢?(冇爆玻璃 vs 跪玻璃,689仲好好瞓vs 劉少奇主席被人鬥到坐監,除左兩者都有學生,邊忽似?). 他對歷史對經文都不認識,怎說服人?
  • 當許淑芬牧師話警察克制又話暗角打鑊抗爭者亦有責時,是否明白濫用私刑對警隊的形像和市民日後的安危有多嚴重衝激損害嗎?
  • 當梁家麟院長到今日仍然話自己有好多唔知,就算冇人有絕對真理,但總知道什么一定是錯,誰的過犯罪惡更重更該負責? 只懂禱告,憑什么知道點講 love and peace?

 

連院長都無知,牧師都烏啄啄,人對基督教能有什么期望?

 

教會有看清楚他的使命,是叫基督顯大,如明光照耀在地上嗎?

此時此地呼叫 love and peace 能否令信徒向這標竿直跑?跑得更近?

能否叫教會站在升為至高的主那一方,而不是對立面,還是這只會令教會升得更離地?

有撕裂,有分歧,初期教會都有,一直都有,是用 love and peace 叫所有人封口,還是努力找出在這時代活出真理的綱領和出口?(就是因為一直唔講,一講先咁把幾火,呢團火在政府唔讓,民生,自由繼續惡化,只會更烈,love and peace 只是火上加油)

 

教會可以不認同佔領這手段,亦可以話抗爭者用遮,講操口不和平,可以為不希望見到學生流血而勸切,甚至可以話民主唔係絕對,唯獨基督.

 

但當這個政權開始剝奪人民的示威權,開始立法禁止人網上二創/打擊新聞自由,沉默的自由也用藍絲黑道白色恐怖去壓抑時. (我們今天在主裡的自由是由於當初教會一班使徒,弟兄姊妹堅持,不以律法超過基督,去逼其他人切,真的切jj, 即使面對內外夾攻. 當然此切不同彼切, 無意以此曲線勸抗爭者撤或不撤. 但當中同樣是自由受到衝激,同樣是撕裂,這是當時和今天平衡對照的切入點).

有人嘗試爭取自由,教會卻在旁以 love and peace 控訴和敵擋,對政權卻寬容順服,又是否成了保羅信中的耶x, 盲目提昌律法而將剝奪自由置之不理?

 

我不是說教會要支持佔領,更不是說要推翻政權,我只想問今日教會如何在香港照常發光叫基督顯大,在此追求上同心合意,防備和理非非的泛道德教導.

當中困難重重,會灰心,會憂愁,會好漫長,有尐人醒有尐未醒,意見爭論多多……但保羅以主的死主的復活升天得到鼓勵,深信靠著那加給他力量凡事都能作,又曉得怎樣處卑賤富足,過程中仍找到喜樂. 所以他勸信徒應當一無掛慮,凡事籍著禱告(常被濫用的經文,其本意是當你為主努力,仲憺心乜?佢喜悅就撐罷)

 

今日我地可以選擇相信世事無絕對真理,只有真情趣. 也可以堅持愛心在各樣知識和見識上多而又多. 同是 love and peace, 但高下立判,love and peace 是條窄路唔係口號,冇得袋住先架!

十年前寫了一首以腓立比書代入那教會心情的詩歌,分享下,同各位同心合意堅守主道的弟兄姊妹共勉

同夢同心

曲: Sandra Wu 詞: Billy & Bilibala

 

v1

從前是陌生的過路行人

無名氏大半生未留低脚印

尋覓接近貼近最終挨近

神妙愛每天觸摸我心

 

自那天是滿身窄路上泥塵

同行是互勉手望共燃點興奮

同在窄路之中結伴的脚印

同渡過眼淺或歡欣

 

轉動變幻過程學珍惜每站

地闊天高旅途彌漫著主恩

盈或缺,合與分,樂與甘,光或暗

每段路同夢與同心

 

副:

如果意和念跟主拉近 是同行

恩典璀璨從頭或至今仍是倍添倍增

如果意和念跟主拉近 是同萌

心載萬民以往或至今同將心拉近

無懼使命多艱辛和十架主相襯

留低福音的足印

v2

紅黄綠在轉燈千百萬途人

年月日大半生漸流失天真

誰願過問慰問顯彰主愛憫

憑著愛讓愛甦醒再生

 

白襯黑,淡與灰,一套度量衡

你我他若要找美麗人生繽紛?

同樣天空之中故事怎配襯?

神願配搭描畫這生

 

轉動變幻過程學珍惜每站

地闊天高旅途彌漫著主恩

盈或缺,合與分,樂與甘,光或暗

每段路同夢與同心

 

Additional readings:

 

Love & Peace 文章s 亂世不慌亂 – 反思文章

沒有公義的和解只是河蟹

佔領運動帶來的思考(下)

聽完林以諾牧師證道–〈愛與合一〉後感

佔領香港、愛心與合一:反思以西結書十一章及拙劣舊約釋經

對於難唸的聖經(3) love and peace……唔該袋住先有2個回應

  1. […] 我準備在網誌中談談我所寫書籍的第十八章。在此以前我曾以之作題材,舉例說明人們如何誤用聖經。我在書中提出了論據,剖析這段經文跟信與不信者通婚無關。這裡所指的聯合,反倒是跟教會內南轅北轍的價值觀相關;這些觀念,大概經由其中不同的群體散佈。我相信對現時正在香港一些教牧中間興起,那些呼籲信徒合一的行動,這段經文含意極大。華人基督徒在網誌的領域上也燃起了不滿與憤怒之火。我認為保羅的教導禁止教會藉聯合來妥協。若黑與白不會因濃濃的灰色陰影得到中和,那麼,合一在這樣的處境中也許不能解決問題。我們在下面會細看。 […]

  2. […] 我準備在網誌中談談我所寫書籍的第十八章。在此以前我曾以之作題材,舉例說明人們如何誤用聖經。我在書中提出了論據,剖析這段經文跟信與不信者通婚無關。這裡所指的聯合,反倒是跟教會內南轅北轍的價值觀相關;這些觀念,大概經由其中不同的群體散佈。我相信對現時正在香港一些教牧中間興起,那些呼籲信徒合一的行動,這段經文含意極大。華人基督徒在網誌的領域上也燃起了不滿與憤怒之火。我認為保羅的教導禁止教會藉聯合來妥協。若黑與白不會因濃濃的灰色陰影得到中和,那麼,合一在這樣的處境中也許不能解決問題。我們在下面會細看。 […]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