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ac Goh

馬來西亞基督徒,在新加坡工作多年,如今回到馬來西亞。
喜愛閱讀和思考,並渴望把這兩者消化為書寫的文字。

難民,外勞,不配的人

foreign labor

那天在教會的禱告會,大家一起思考關於難民和外勞的課題。牧師在分享之前問了大家一個問題:我們的祖父祖母過去是否從中國越洋來到馬來西亞,來到這裡當外勞工作生活,尋找另一片天地。

從大家口中的敘述,有些因為貧苦的環境所逼,有些被已在馬國的親人引進,有些過來會面家人。他們也如今天許多的難民和非法外勞,乘坐船隻數星期,來到此陌生的土地,重新過新的生活。過了半個世紀後,這些來自中國的外勞也有自己的下一代,定居在這,甚至不再是中國人,而是這片土地的主人。

今天我們的周遭也有許多來自他國的難民和外勞。他們好像過去我們的祖父祖母一樣,因著某某因素,被逼與離開自己的家園,與自己的親人分離,來到他國去討生活,以及賺錢養活家人。

牧師然後提及教會隔壁的洗車場,那裡就有大約二十位外勞,有來自尼泊爾、巴基斯坦、孟加拉。有些好多年沒回家了,有些還未見過已七歲了的孩子。他們來到這裡打拼,並未必過著好日子。他們就睡在洗車場後面的空間,晚上就在洗車場那裡打發時間,偶爾到外邊的溝渠釣魚,然後一起燒個咖喱魚來享用。他們的整個生活幾乎就在洗車場裡。

牧師偶爾會與他們打個招呼,簡單的聊天,甚至送上一些好吃的。牧師談及自己的感受時,甚至希望可以邀請他們來到教會裡一起團聚,雖然多數的他們是回教徒。

當為這些難民、外勞禱告時,我不曉得可以禱告些什麼,可以如何禱告,我只求上帝讓我聽見,給我看見。我雖閉上眼,但心裡面卻是看得見、聽得見。

我聽見那些聲音。「這裡是馬來西亞,滾回去你的地方。」「這裡不歡迎你們這些人。」我也看見那些懼怕的眼神,因為他們在這裡不受歡迎,彷彿害怕本地人的敵視,以至於他們不敢靠近。

在這裏,他們是「不配的人」。在這裏,即使他們比我們任何人都更賣力工作,更長時間勞力,但他們始終「不配」擁有如我們的生活。不是因為他們不夠努力、不夠聰明、沒有道德,而僅僅是因為他們是「不配」的外勞。他們只配得外勞的生活和待遇。

想到「不配」,我問了自己:難道我配嗎?我配得這馬來西亞公民的身份嗎?這身份是憑我自己而獲得?難道不是上天給予我這樣的身份,讓我出生於這國家?為何是他們而不是我出生在那些落後貧窮的國家?難道我配得告訴他們「這裡是我的地方」?難道我可以忘記所領受的恩典而叫這些不配的人滾回去?難道我今天所擁有的這一切都是我「配得」的嗎?

在上帝無條件的恩典面前,我只能是個不配的人,而祂卻選擇了道成肉身,為不配的我而捨己受難,好叫我從此可以與那些同樣不配的人成為兄弟。

在閉上眼的靜默中,我彷彿看見了這些不配的人也與我們一樣,他們疼愛自己的家人,心裡經常思念著。有眼淚,也有歡笑;有委屈,但卻堅毅著。他們也如我們一樣,需要被關懷和聆聽,需要被尊重和包容。

「不可虧負寄居的,也不可欺壓他們。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也作過寄居的。」(出埃及記22:21)

在張開眼睛的那一刻,我做了一個簡單的禱告:「上帝,祈求你為我們教會預備一個馬來語的聚會」。

教會是無家可歸人的家。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