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So

蘇智聰。居於多倫多。加拿大麥瑪斯達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哲學博士,主攻歐陸思想與宗教哲學。現職資訊科技界,並任多倫多大學持續進修學院(University of Toronto--School of Continuing Studies)講師。興趣廣泛,從哲學、神學、靈修學,到小說、電影、韓劇、日本動畫,都喜歡涉獵。

離婚真的可以是一種恩典嗎?回應Charis Hung 的文章

suicide-files-3-1440185

Charis Hung 的在她的文章《離婚也可以是一種恩典》中以正面、肯定的 “Yes!” 回應了一位講員在聚會中的提問「有無諗過有時離婚都可以係一種恩典?」作者在文中的大意似乎是:雖然聖經是反對離婚,但我們要設身考慮一些相當困難的情況(例如她提到:「如果個丈夫/妻子有暴力傾向,會虐打自己,咁可唔可以離婚?」),對某些作出離婚決定的弟兄姊妹應加以諒解;我們不應對「不可離婚」的原則持法利賽式的執著,而對不得已而要離婚的弟兄姊妹,不應只有責備,而沒有支持。

作為對離婚這複雜問題的討論,Charis文章的論証是很不完整的[i]。但本文要討論的不是作者對離婚問題的看法是否正確和合乎聖經(雖然這也是個重要的題目),而是想探討:假設作者的立場基本上正確(即「不可離婚」並非在所有情況下都必須堅持的絕對原則),作者以「恩典」形容離婚,有問題嗎?

 什麼是恩典?

「恩典」,是一個沉澱了相當豐富意義的詞語。它在聖經、教會歷史,以致基督徒信仰生活中,都是相當重要的用語。在教會日常的討論中,中文的「恩典」通常等同英文中的grace,  拉丁文的gratia,舊約聖經中希伯來文的khān和新約希臘文的charis。廣義的「恩典」通常被定義為:人從神所領受的、他所不配得的好處或賜予。神曾宣告自己是「有憐憫有恩典的神」(出四6),而在舊約中khān亦常常譯作「蒙恩」,譬如說:「挪亞在耶和華眼前蒙恩」(創六8),摩西在神「眼前蒙了恩」(出卅三17)等。新約中亦說道成肉身的主耶穌是「充充滿滿地有恩典有真理」(約一:14)。而希臘文的charis 也常譯作「恩」或「恩惠」,被保羅用在不少祝福之中,如林前一3,及林後十三14 (「願主耶穌基督的恩惠、神的慈愛、聖靈的感動,常與你們眾人同在」);而保羅在如羅馬書、以弗所書的討論中,則以「恩典」專指神白白賜給我們的赦罪、拯救、新生,而對於這恩典的性質和內容的討論,更是宗教改革期間的一大辯論課題,而做成了日後天主教與基督教、加爾文派與阿民念派等之間的分冶。[ii]

由此可見,整體來說「恩典」這詞在聖經中和神學上的含義都是正面的,反映神仁慈、豐盛的賞賜與祝福。當然,有人認為可以嘗試將這聖經用詞的意義無限延伸到包括一切神所容許的,有可能為生命對來造就的東西,於是一位網友便回應說(大意):「所有事都可以是恩典,包括患絕症,肢體傷殘,被恐怖分子殺害都可以是恩典,為何離婚不可以是恩典?」但這樣對恩典一詞的應用明顯是頗寬鬆、隨意的,如果「所有的東西(因為是神容許的)都可以是恩典」,就會令「離婚可以是一種恩典」這命題自然地變成正確,而「離婚也可以是一種恩典嗎?」亦失去了值得討論的價值了。

如果回到比較接近一般對「恩典」一詞的理解,則很難可以將離婚說成是一種恩典。即或我們覺得離婚有時可能是可以諒解的選擇,基於信徒相信婚姻是一生一世的莊嚴承諾,離婚充其量是在特殊情況下無奈及痛苦地接受婚姻關係已經破裂的事實,而在法律、社會關係上作出調整;那麼,請問離婚本身又如何是神的賜予、恩惠?今日我們離婚的機制和歩驟,又非神所設立,又不見得有神的祝福,憑什麼稱之為「恩典」?可見從「有時需要容許離婚」到「離婚是神的恩典」中間還是有個很大的鴻溝,是作者(或作者所贊同的講者)未能以其討論填滿的。

將「離婚」說成是「恩典」有什麼不好?

而以「恩典」去形容還有其他壞處:

  1. 這會在有意無意間讓人有將離婚光榮、美麗化的感覺。作者與她所聆聽的講者當然會反對自己有美化離婚的意圖,但如果我們留意那講者對「恩典」一詞的運用,我們會發覺:他〔或她〕的原意大概是:「有時,離婚也可以是恰當的、對大家是好的,神也不一定會禁止的選擇。」但他卻用了反詰的語氣表達:「有無諗過有時離婚都可以係一種恩典?」,則明顯地是在嘗試以一個具很具正面意義的屬靈詞語,冠於一個往往是相當負面的經驗上;這可能有其正面意圖(如不想大家只從負面角度看離婚),但會否同時誇大了離婚的正面價值和意義?對於在經驗離婚傷痛的弟兄姊妹,那真能起到支持、鼓勵的作用嗎?抑或這過份美麗的講法,反而可能令他們覺得不舒服,甚至有在傷口上被撒鹽的感覺?
  2. 這種講法混淆了對離婚問題的道德判斷:婚姻是一生一世的承諾,基督徒因着主耶穌在這課題上的教導(太十九6,可十9),對婚姻起碼有一種異於世人的執着,我想這是所有信徒的起碼底線。在這底線上,有信徒將離婚視為絕對不能接受的罪,有些則視為在極端情況下我們不得不接受的安排;即或假設後者的立場是對的而有「可以接受」或大家「須無奈接受」的離婚,基於信徒在原則上反對離婚,那種離婚也只應該被視為一種「不可逃避的惡」(a necessary evil)來處理和「接受」,即離婚本身是不好的,但為了避免更大的禍害(有人會以配偶或兒童的受虐為例),我們寧願接受離婚這「惡」。假設這種處理方法言之成理,我們也斷不可能將一種「不可逃避的惡」說成是一種「恩典」,是神的賜予、恩竉。反過來說,將離婚說成是一種「恩典」,就是否定、混亂了對離婚作為一種「不可逃避的惡」的判斷,那對信徒來說,離婚的道德本質又應是什麼?如何為那些「可以接受」或「須無奈接受」的離婚(就假設有這樣的離婚)作道德的定位?除非對這些問題可以有新的、清晰的見解和答案,將「恩典」一詞冠於離婚上,只會造成理解和討論上的混淆,對釐清問題,毫無幫助。

結語:

對於「離婚也可以是一種恩典」,筆者不敢茍同,不是因為筆者是Charis口中的「衛道之士」,而是因為筆者認為這是對恩典一詞的誤用。筆者不是喜歡咬文嚼字,而是相信每個與信仰有關的討論都有其語境,當中所用的信仰詞彙,都有其前設的意義;這些意義並非一成不變,卻不可以任意延伸。除非我們滿足於一種感情的宣洩(譬如,只在乎對我們覺得是保守、不近人情的教會人士加以鞭撻),否則,在討論離婚這個敏感而又具爭議性的課題時,不論你要推進一個較保守、抑或較開放的立場,嚴緊的立論和小心的用詞(尤其在神學上有沉重份量的用語,如「恩典」等),都是相當重要的,否則除了引來大家的情緒反應和討論上的混淆,對於提昇討論的層次,或幫助箇中的弟兄姊妹,都不可能有實際的幫助。

 


[i] 例如:作者說摩西時代允許人離婚了,但「只限於犯姦淫的情況」,這對經文(參申廿四1-4)解釋是可相榷的。說「此後,再沒有探討離婚的事」也是不對的:「此後」論到離婚的重要的經文還有如瑪二16,,和主耶穌對於「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開」(太十九6,可十9)的教導等;另外,聖經中與離婚直接或間接有關的經文,還大概有其他廿處左右,大家在聖經中搜索「休妻」一詞便可找到。

[ii] 參Trotter, Andrew H., Jr. (1996) “Grace.” Baker’s Evangelical Dictionary of Biblical Theology. Retrieved Jan 28, 2016, from http://www.biblestudytools.com/dictionaries/bakers-evangelical-dictionary/grace.html.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