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離堂得生

原刊於馬斯特特集,2018-10-12

WorshipHeader-878x373

管理學流行一段對話:

A: What if we train them and they leave? (假如我們培訓他們,他們便離開?)

B: What if we don’t, and they stay. (假如我們不,而他們留下來。)

大意上說很多公司高層擔心提供培訓後,員工過橋抽板,離職他投,公司蒙受損失。但沒有培訓的員工假如通通留下來,公司只會面對更大損失。

我覺得可以寫一個教會版本。

執事:如果我地對信仰要求好高,班會眾走晒咁點?

牧師:如果我地對信仰全無要求,而佢地選擇留底呢?

近幾年,相信大家留意到一個現象叫「離堂會」(dechurch),意思是有一班為數不少的基督徒,在沒有放棄信仰的情況下,不再投入堂會生活,不再去崇拜,不再去團契。傳統上認為離開教會、停止聚會的人,多數是靈命低落、貪愛世界,愛自己多過愛上帝。但在Dechurch的人當中,剛好相反,不少對自己的信仰認真,忍受不了教會暮氣沉沉,自己要面對的困難及爭扎,在教會中找不到答案,甚至難以討論,而選擇離開尋道。

近年認識了幾位背景接近的Dechurch朋友,經歷很相似。他們在教會時日不短,曾經火熱過,對教會有較理想的寄望,亦不介意身體力行去實踐,投入各式事奉。正因如此,他們刺激到很多人的神經,挑戰到別人的信仰,被視為教會內的麻煩份子。教會的牧者長執,怕他們會搞擾到其他信仰根基未穩的信徒,甚至怕自己的權威受到挑戰。久不久便「關心」他們,「鼓勵」他們尋找合適的團體實踐信仰,實際是勸止及勸退。

「某些認真的會友發現,原來上教會三個月已可以受洗;不守什一奉獻的也可以受洗,於是開始懷疑自己一向認真對待信仰的態度,更對教會心存失望,甚至離開。教會最終或只招聚了一批『兒戲』的信徒。另一方面,一些對會友嚴厲、並有要求的教會,就吸引了很多認真又熱心的信徒,並排走了不認真的信徒。所以,嚴肅、認真的教會越能興旺地發展,因為他們凝聚了一群具動力及委身於信仰及教會的基督徒。」《像樣的教會管理》

再加上近年政治環境急速轉變,而香港教會多屬政治不活躍至冷感,令很多關心社會的信徒心裡鬱悶,加上長時間的教會生活不愜意,最後意興躝珊,慢慢淡出教會。在離開教會的初期,內心總有一份歉疚感,但慢慢隨之而來,卻是一種信仰上的釋放,頓感天大地大,驟覺今是而昨非,發覺過去很多的佔據心神時間的堂會活動,實非必要。堂會很多的規矩守則,只是一代傳一代的遺訓,背後沒有明確的聖經原則,拋開一切枝節時,尋回已失落的單純信心。離開教會,信仰不單止沒有失落,反而有一定程度的更新。

我不是鼓勵大家離開教會,離開教會也不保證信仰有所更新,而是教會,並不限於堂會之中,只要沒有放棄信仰,仍然是普世教會的一員,在某一個角度而言,他們從來不曾離開;在某一個角度而言,現在留在堂會的,也未必是教會一員。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