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浸信會 #自由派 #信二代 #性解放 #性別平權

雙性人群體,在身份認同戰場上與香港人並肩作戰

身份認同是現今香港人的重要議題之一,在英國殖民政府管治香港後,香港由寂寂無名的小漁村搖身一變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但我們好像一直沒有問過自己到底是誰,到了香港主權被移交後,我們才越發思考自己的身份是甚麼:我們到底是中國人?是香港人?還是中國香港人?然而經歷了港共政府多年來在香港做成的破壞後,我們對中國的厭惡感越來越大,反而更確立了自己作為香港人這個身份;我們與中國人不同,我們是一個叫「香港」的民族,我們是香港人。只是香港人這個身份越來越受到政權的否認,因此我們最近在抗爭之餘,同時在奪回並肯定自己作為香港人的主體性。

我們或者會問「怎樣才算是香港人?」,而問題在最近好像得到合理的解答。早前民陣岺子杰受襲一事讓人擔心在港南亞裔群體可能會被針對,然而在10月20日的遊行中,我們將這次的危險化為與南亞裔群體connect的契機,更得出了「只要真正愛香港就是香港人」的結論:南亞裔朋友主動在重慶大廈外派水給遊行人士,而當尖沙咀的清真寺被顏色化學毒劑射中時,遊行人士亦主動返回現場幫忙清潔,更在遊行後舉行了「爆食重慶」和「重慶感謝日」等活動,這種彼此禮尚往來的態度讓我們明白,南亞裔朋友不是「都是香港人」,他們就是香港人;只要愛香港,就是香港人。原本政權希望分化香港人的陰謀,反而促使香港人打破原有的種族身份隔膜,真正做到林鄭在參選時提出的「We Connect」願景。

同時,我亦希望香港人可打破性別身份的隔膜。我很希望香港人知道的是,香港的性小眾群體一直參與在抗爭裡,例如岑子杰本身就是一個男同性戀者,而7月21日當晚在上環爆發嚴重警民衝突時,附近通宵開放的教會正是基恩之家,一間成立超過二十多年的同志教會,而基恩之家的教友亦在多次遊行中送水和派麵包。另外,位於佐敦的九龍佑寧堂同樣多次在九龍區有示威活動時開放堂會,當中身為女同志基督徒的卜莎崙牧師便經常在其中協助。

除了這些性小眾領袖和同志教會外,很多性小眾基督徒亦以個人身份參與抗爭和遊行,細細老師便是其中之一,他是一位雙性人基督徒,只要他身在香港的話,每次的遊行和集會都能找到他的身影,他更在8月23日的基督徒集會中受邀發言分享。除了站出來遊行和集會外,細細老師與一眾性小眾一樣,在身份政治的戰場上與香港人並肩作戰到底。

性小眾與香港人的身份同樣經常遭到否定,而雙性人更是小眾中的小眾,他們的身份在一出生時便被否認。雙性人孩童在出生時若被發現其性徵和性器官與男性或女性皆不符合時,醫生礙於需要快速判斷孩童性別的考量,便要殘忍地割掉其陰莖或縫合其陰道,以方便他對孩童的父母宣布孩童的性別是男或是女,但這些手術對剛出生的孩童而言風險非常高,而且手術的後遺症或許會嚴重影響孩童日後的生活。除了手術外,由於人們習慣了男女二元分類的性別系統,當面對在系統外的雙性人時,有些心懷不軌的人便十分好奇雙性人的性器官長怎樣,從而對其作出侵犯。儘管雙性人的身份和香港人一樣遭到抹殺,但總有雙性人像細細老師一樣頑強地生存下去,更願意勇敢地出櫃宣告自己是雙性人,就像香港人過去幾個月用行動向世界呼喊「我們是香港人」。

今天是國際雙性人關懷日(Intersex Awareness Day),雙性人因其身份而遭受大量苦難,他們會是一眾香港人在身份認同戰場上的夥伴,與香港人一起「齊上齊落」。祈願雙性人群體在不久的未來都能得到平安和接納,雙性人孩童不再被迫接受殘忍的手術,雙性人群體有一天能和香港人一樣,向世界疾呼「我們是雙性人」。

(若想了解更多細細老師的信仰故事,歡迎閱讀這篇文章

20191026_195403_0000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