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g Yeung Cheung

張名揚,在香港出生成長,自小在教會長大,為人好奇,喜愛讀書,興趣(太)廣泛。曾任職電子工程師多年。比利時天主教魯汶大學神學博士,專研詮釋學及基督徒社會行動,現於澳門聖若瑟大學人文學院任教。

雖貧窮卻豐富:信心是窮人的資源

本文原為2015年6月28日循道衞理聯合教會澳門堂證道,內容稍經修改。

經文:馬可福音5:21–43

(photo credit: finite possibilities/Flickr, CC BY-NC 2.0)

今日的世界,貧與富的距離越來越大,世界上分成「有」與「冇」兩類人。「有」的會擁有越來越多,「冇」的,則越來越「冇」。然而,在上帝的國裡不是這樣的。讓我們透過馬可福音5:21–43 的經文,來看看耶穌怎樣看待「有」與「冇」。今日讀經主題是「享豐盛獻社群」。在這世界上,那些「冇」甚麼財物、「冇」甚麼資源的人,他們如何「享豐盛」?又可以拿甚麼出來「獻社群」?

馬可福音這篇經文好像三文治一樣,是一個故事夾在另一個故事之中,或者更像蓮蓉包:包之中夾有蓮蓉餡。吃包通常是先吃少少包,再吃到蓮蓉餡,然後再吃餘下的包。我們也可以用這樣方式來讀這篇經文,細嘗包和餡之間微妙的味道互動,明白經文不同部份如何互相帶出更豐富的意義。

我們先吃包的第一層:

會堂主管和他的女兒(上)

馬可福音5:21。耶穌又坐船過海。這個海其實是加利利湖,就是在上一章(馬可福音4:35-41)耶穌剛剛平靜過的海。上次耶穌過海時有大風浪,這次很平靜,沒有甚麼事情發生。耶穌上次過海,是離開人群,這次是回到人群中。

經文記載,有很多人來找耶穌。其中有一個人,他來找耶穌的表現與其他人不一樣,他的身份地位也和其他人不同。福音書的作者先介紹了他的身份或職位:他是個會堂主管。另外,他有名字,叫葉魯(《和合本修訂版》;《和合本》原譯作「睚魯」)。其他來找耶穌的人,我們都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包括那位患經血不止病的女人。會堂是猶太人敬拜上帝、學習聖經和聚會的地方。會堂的主管可能是會堂的最高負責人,也可以是以奉獻支持會堂的人。可以肯定的,就是他有一定的社會地位,是社群內的重要人物。福音書也一直以主管來稱乎這位葉魯(他的名字只出現過一次),似乎也有意突出他的這個身份。

這個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他的行動和他的身份有一個強烈的對比。他俯伏在耶穌腳前,求耶穌醫治他的女兒。他可算是社區的領袖,而他求的這個耶穌,出身寒微,並沒有甚麼地位,跟著他的,是幾個漁夫,和一群低下階層、沒有名字的人。試想想,一個社會上來頭不小的人,在這麼多人面前,做出這種不顧面子,或者是紓尊降貴的行動,這個情景其實是頗為哄動,正所謂「幾有睇頭」的。換在今天的澳門或香港,報紙新聞一定會報導,就算不是頭條,都會有一大幅相片。

他這樣做,可以看成是他在耶穌面前謙卑,並且肯定耶穌的權柄和能力的表現。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他這樣做,也會使一般人難以拒絕他的請求。在他的說話中,也顯出他未必是完全的謙卑。他向耶說出了他小女兒的情況,說她快要死了,然後他要耶穌來為他的女兒按手,使她痊癒,可以活著。原文並沒有用「求」這個字,也沒有清楚地顯出他有請求的思意,說得比較直接,他是說:「來,為她按手,使她康復,可以活下去。」葉魯是個主管,在他求耶穌時,他也有意無意顯露了主管的本色。即使他未必是想指示耶穌怎樣做,他也「建議」了耶穌怎樣做——就是到他家裏,以按手來治好他女兒的病,使她可以存活。結果是怎樣呢?最後我們看到,耶穌沒有跟他的指示,而事情的發展,和這位主管所想所希望所計劃的,有頗大的出入。事實上,除了第一項和最後一項「建議」,即耶穌到他家以及他的女兒活著 ,其他的都沒有照他作說的發生。

耶穌怎樣醫治人?葉魯想的只有一個方式。人很多時不也是一樣嗎?我們自己經歷過或聽過其他人所說的某次或某些經驗,便以為上帝做事方式一定是這樣或耶樣。但接下來我們會看到,主耶穌藉著那來找他醫治的女人,以及他自己的行動告訴我們,他做事、醫治人或救人的方式不一定是次次一樣,不一定是每個人的經歷都一樣。我們的主是現在仍然活著的主。我們向上帝祈求時,會不會不知不覺地被我們的經驗或所聽到的,限制了我們,以至我們的禱告也制限了上帝的作為呢?

當然,只要我們出自真誠的心,耶穌也不會拒絕拯救我們,只不過,我們卻可能因此經歷一些失望或恐懼,好像葉魯一樣。耶穌也沒有當場更正他,只是隨他而去,對於將要發生的事,耶穌應該是胸有成竹。

上述的是第一層包,現在進入餡:

經血不止的女人

就在耶穌隨著葉魯去他的家,眾人跟著的時候,另一個來找耶穌幫助的人出現了,她是誰?福音書沒有記載她的名字。這個人刻意把自己隱藏在眾人中間,正如她的故事也藏在葉魯女兒的故事中,這是福音書作者巧妙的安排。

她所做的,雖然也是謙卑甚至是自卑的行動,但卻和葉魯成了鮮明的對比:

  1. 她從後面來;葉魯在耶穌腳前。
  2. 她偷偷摸耶穌;葉魯光明正大,動作也大。
  3. 她藏身在人群之中,也是沒有名字的,只是很多人中的一個;葉魯是突出的,雖在眾目睽睽之下,地位卻在眾人之上。
  4. 她沉默,把想法藏在心裏;葉魯開口把所想的再三請求。
  5. 她只摸耶穌的衣服,盡量減少自己對耶穌行程的打擾;葉魯要求耶穌到他家裏。

她的地位,比會堂主管的地位低很多:她沒有讓人尊敬的職位或名銜,她是女人,她患有長期病——一種使她長期在宗教上被視為不潔的病,她貧窮(治病的費用使她一貧如洗)。福音書沒有記載她的家人,很有可能她沒有丈夫和兒女(她的病會使她不能生育,而不能生育的女人很難會有人願意和她結婚,就算結了緍,也很可能會遭丈夫拋棄)。至於另一位和她一同是患病的女性——會堂主管的女兒,她雖然同樣沒有健康,但她有的資源比這個患經血不止病的女人多得多了。她生在一個有社會地位的家庭,物質方面相對豐富,有愛她的父母,更有青春!

耶穌如何看待這女人呢?耶穌起初好像沒有為她做甚麼。她自己來到耶穌身後,沒有問耶穌,摸了耶穌的衣服就好了。她好像是靠自己的能力和行動而得到醫治。當然,她也知道是耶穌治好了她。

她希望隱藏自己,耶穌卻刻意要把她找出來。四圍的門徒卻不明白,明明這麼多人碰到耶穌,為甚麼耶穌會問誰摸了他的衣服呢?人人都摸到他的衣服,所以沒有人摸他的衣服。但耶穌的意思是誰「刻意」來摸他的衣服。

耶穌此時反客為主了。女人起初不知所措,她大概已經準備離開現場,或是想繼續安靜地跟著。為甚麼耶穌要這樣做?耶穌醫治的工作還沒有在這女人身上完成:首先、在場的人中,也許有不少認識這女人,又知道她有甚麼病,也許有人因而與她保持距離甚至看不起她、歧視她,耶穌要向眾人宣告這女人的病好了,因為她的病是沒有容易見到的病徵的,所以就算好了,都不是可以看出來的。因此,這女人當眾講一次她被醫好的經歷,而耶穌又當眾肯定,大家就會知道她真的好了,而她有病和不潔的污名就可以除去。不單如此,耶穌更讚許女人的信心,縱然所有人都知道是耶穌醫了她,但耶穌卻說:「女兒,你的信救了你」,彷彿說是她的信心救了她或者使她好了。

耶穌說:「你的信救了你」,一方面是指女人因著信心得到醫治,另一方面,「救」這個字,在原文裏和23節葉魯的請求(「使她痊癒」),以及28節女人的想法(「我⋯就會痊癒」)裏所用的是同一個字,有醫治和拯救的意思。而得「救」的結果就是有平安。反而34節中「你的疾病痊癒了」中的「痊癒」,在原文中是一個之前沒有出現過的字,所指的是恢復健康。

我們不能忽略的,是耶穌稱她為女兒,當時他們正在去葉魯的家去救他的女兒。在這情況下,「女兒」這個稱呼就顯得特別有意義。會堂主管這位父親,為了女兒甘願俯伏在耶穌腳前,他是多麼緊張多麼愛他的女兒。而耶穌稱這個窮苦的女人為女兒,更顯出他多麼愛她。她以為自己不配在耶穌面前出現,當自己是個不值一提的人,沒有名字,只是眾多人中的一個。因此她不想阻礙耶穌,何況當時耶穌要去幫助一位重要人物。但耶穌不單醫好她,更為她停下來(當時是十萬火急去救命的啊!),耐心地等她自己站出來。耶穌把她從眾人中提升,稱她這個好像受了咒詛了永不潔淨的人為女兒。她被耶穌稱為女兒,其他人或會因此帶着羨慕的目光看她,但耶穌發出的信息卻是,任何人只要有信心,都可以成為上帝的兒女。

這樣,耶穌不單清除了她的污名,更稱她為女兒,又讚許她的信心,甚至說是她的信使她好了。在這一切的行動中,女人的價值得到肯定,她的殘缺、自卑和因為長期受歧視而受傷的心靈,可以得到醫治。耶穌自己也總結說,你好了,你有平安了。雖然這女人原本來只是尋求醫好身體上的病(和除去這病帶來的不便和歧視),但結果耶穌給了她平安,她得到了全人的醫治。

會堂主管和他的女兒(下)

在這個女人得醫治後,經文回到葉魯女兒的事上。整伙人為了女人停下來,應該回到先前的行程上。我們吃過蓮蓉餡,要吃剩下的包了。但是,經過了這女人的事,我們不能好像沒有看過她的故事一樣,去看接下來發生的事,當場的人不能,葉魯更加不能。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他的女兒在這段期間死了,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已經見過這個女人的信心。福音書把這兩個神蹟交織在一起,以致女人的信心可以對照會堂主管和其他人的信心。

來報告小女孩死訊的人說:「何必還勞駕(麻煩)老師呢?」意思是指現在人已死了,耶穌也不能做甚麼。這是又一個人限制上帝作為的例子。

耶穌卻對會堂主管說: 「不要怕,只要信!」其實耶穌在第4章平靜風浪之後,也說過差不多一樣的說話。當時他問門徒:「為甚麼怕?你們還沒有信心嗎?」,用了差不多一樣的字眼。這裏耶穌不一定有責備的意思,但強調了主管和門徒都欠缺信心。這段說話放在稱許女人的信心之後,對比就很明顯了。

特別的是,耶穌從這兒開始,就不許人跟着他。只有他的幾個門徒和女孩的父母,可以看到耶穌之後所行的神蹟。當時耶穌說,小女孩不是死了,是睡了,人們嘲笑他,可見信心是罕有的(我們也許更能明白為何耶穌常常讚許那些有信心的人,有時更有點驚訝)。耶穌和女孩的父母以及幾個門徒進入女孩的房間,進入之後,耶穌拉著孩子的手,叫她起來,她便活過來了。耶穌還叫他們不要讓人知道這件事。

相對於會堂主管在經文開始時的公開和高調的請求,耶穌的拯救卻在一個私密的環境中實現。相反患經血不止的女人私下隱秘的行動,卻被耶穌公開和讚許。

剛才我說過,會堂主管請求(或者要求)耶穌所做的事之中,只發生了第一項:耶穌到他家,和最後一項:他的女兒活了。我們看到,耶穌沒有按手(雖然耶穌有時會按手醫人),甚至嚴格來說沒有醫治她女兒的病(「只是」叫她再活過來),但最後女孩子存活。上帝做事出人意表,人所想像的有時反而限制了可能性。很難說如果葉魯沒有看到那女人的信心,他還會不會讓耶穌在女兒死後到他的家裏。但可以知道的是我們的限制不會真的限制到上帝,只要我們還有一點信心。接下來福音書記載耶穌到自己的家鄉,就因為人的不信,不能行甚麼神蹟。就算是不完全的信心,帶着懼怕的信心,上帝都會工作,只是有時我們需要經過一個學習的過程,才會見到上帝成就上帝的工作。

兩個女性

今天看到的兩個患病的女性,一個是會堂主管的女兒,另一個是患長期病,但耶穌稱她為女兒的女人,誰的資源較豐富?

那個患經血不止病的女人,明顯是貧窮的,她物質上不富有,她所有的,都用了來醫病。但更困難的,是由於她這個病使她難以建立家庭,又會使人不敢和她接近(碰到她會成為不潔,不能參與宗教活動),她也缺乏人脈關係(有時我們稱之為社會資本),這些也是重要,甚至可能是更重要的資本,正如俗語說:「識人好過識字」。相反,會堂主管一家有着豐富的社會和物質資源。但是,原來這個貧困的女人,有著非常豐富的另類資源,是會堂主管一家十分需要卻得來不易的,就是對上帝的信心。

然而,兩個患病的女性,她們也有相似的地方。她們除了都是患病,都是女性外,她們都是「女兒」。葉魯求耶穌說:「我的小女兒病了!」當女人在眾人面前說出在她身上的醫治後,耶穌也稱她為「女兒」。福音書的作者更安插了「十二年」這個看似不重要的連結:小女孩出生之時,就是這個女人苦難的開始。雖然作者沒有直接比較這兩位女性,但是透過巧妙的文筆,把她們拉在一起,讓讀者看到她們的相同與不同之處。

若果說,作者在故事的前半把女人和葉魯作對比,顯出女人的信心,後半則可以說是女人和小女孩對比,顯出兩人在有的資源上的分別。

她們在資源上有分別,主耶穌也以不同的方式救了她們:一個經歷了死亡,一個經歷十二年的痛苦和羞辱。這分別也許是因為她們有不同的需要。年輕人經歷死亡會更珍惜生命和身邊的人,而患經血不止病的女人所需要的不單是肉體上的醫治,而是需要「好返(讀「番」)」。「好返」比「痊癒」更能傳達經文的意思。耶穌叫那女人「平安」的去吧,對猶太人來說,平安(希伯來文是shalom),是整體生命各方面都安好的意思,而「好返」就是人得回他的shalom。耶穌這樣在眾人面前,一方面公開宣告她的病醫好了,除去了她的羞辱,更在眾人(包括葉魯)面前,讚許肯定她的信心,甚至說是她自己的信心治好她的!(反而後來對會堂主管說:不要怕,只要信!)

其實,這女人不敢正面來找耶穌,是可以理解的。社會上的窮人,缺乏物質資源的人,通常不受重視,久而久之,就連自己也真的覺得自己沒有其他人那麼重要,尤其是比自己富有得多的人。但她就是因著對上帝的信心,就算不敢正面來找耶穌,也可以憑藉小小的信心,不完全但單純的信心,得到醫治。她沒有周詳地計劃過耶穌可以怎樣做來幫她,但她不但身體的病好了,還得著全人的醫治,自我的價值得到主的肯定。簡單地說就是得到主所賜的平安,不限於心靈也不限於身體的平安,她的生命中有了平安。她甚至當時就立刻以自身的見證來鼓勵其他人(葉魯)信靠上主,以生命見證主的大能和信實,這我想是那位擁有豐富資源的千金小姐不容易做到的。

貧窮人的資源

今日讀經的主題是「享豐盛獻社群」。我們常以為貧窮人沒有資源,談不上「豐盛」,更沒有甚麼可以「獻社群」。但是從馬可福音這段經文看出,我們不應小看自己是缺少資源的人,是窮人,不能貢獻教會和社會。相反,貧窮人可以有的,正是教會和社會缺乏和最需要的,就是對上帝單純的信心。當然,信心能成為我們的資源是因為我們信的是耶穌基督,但我們的信心會使我們成為上帝能力的流通管道。當上主的呼召你時,你也可以像那個女人一樣,站在眾人面前見證上主在你生命中所作的。上帝可以透過我們的生命見證,透過在我們生命上作工,把祝福帶給其他人——看來比我們富有的人。他們的生命也會因為我們的信心而改變,同樣成為上帝的兒女,享受上帝所賜的平安。

今天,如果你和當時跟著耶穌,甚至摸到耶穌的人一樣,仍然在觀望,等一些事情發生,我勸你不要再做旁觀者了,你想得到生命中的平安嗎?如果你想,請你憑信心來到,讓耶穌幫助你,你也可以經歷全人的醫治,有平安的生命。

信心是窮人的資源,是過豐盛生命的秘訣。如果你自問不算窮,又有不少資源,你便應該更接近窮人,從窮人身上,並和窮人一起學習對上主的倚靠,以致你也可以經歷上帝改變你的生命。正如來找耶穌幫助的女人和葉魯,因著他們願意耶穌改變他們生命,他們都得著從上主而來出人意外的平安。

願聖靈幫助我們,不因自己的貧窮或社會地位小看自己,願意與人分享我們的信心,在教會內彼此鼓勵,互相學習信心的功課。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路加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