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靈閱文化社訂立兩個目標來發展心靈教育:

(一) 用文化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由於近年「靈性」這觀念備受關注,人對靈性的追尋已超越宗教層面,無論在學術界及醫學界亦對這課題作出深入研究與探討。本社會提供多元化的心靈知識與資訊來推動現代靈性發展運動。

(二) 用宗教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宗教與社會發展是息息相關的,宗教可說是社會的錨,因為宗教能為社會不同現象帶來意義,提升人類心靈素質,使人活出人靈性的光輝。本社以基督信仰為基礎,相信人是上帝所創造,是一個有靈的活人,因此靈性關懷與培育甚為重要。

隱祕的事沒有不顯露的

原刊於靈閱文化社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2017年11月7日

「我為日本政府隐藏渲段宗教迫害史難過,這是不應該的。」這是楠原教會的奈切伯伯向我們介紹楠原教會時的概歎,當他說這句話時,眼光仍泛著淚水。奈切伯伯是潜伏基督徒的後裔,他親自告訴我們這間教會是如何用血和汗造成。楠原是五島市其中一個鄉鎮,也是十九世紀未期許多潛伏基督徒居住的地方,這間教堂見證著奈切伯伯的祖先因著持守信仰而被監禁和受到嚴刑拷打,現今仍存留著楠原牢屋和紀念碑。日本自一五九六年起,及至明治初期,基督徒經歷了最漫長和最駭人的一次宗教迫害,靈閱文化社一行二十人走訪了長崎五島的教堂群,從這段被隱藏了四百多年的殉教歷史中再認識信仰。

一五九七年二月五日豐臣秀吉下令在長崎的一個山丘上處決二十六名基督徒,他們被釘在豎起的簡陋十字架上,周圍的人用長矛戳他們的身體,直至他們死亡。之後,日本基督徒經歷了二百七十多年漫長的苦難,「有的又有人忍受嚴刑,不肯苟且得釋放,為要得著更美的復活。又有人忍受戲弄、鞭打、捆鎖、監禁、各等的磨煉,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受試探,被刀殺,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各處奔跑,受窮乏、患難、苦害,在曠野、山嶺、山洞、地穴漂流無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這些人都是因信得了美好的證據,卻仍未得著所應許的。」(希伯來11:35-40)原來希伯來書這段經文不只是形容早期教會被迫害的境況,它今天仍舊說話,是四百多年前日本基督徒為信仰而活的寫照。

在短短六天長崎五島靈性之旅,我們沒有看見高聳入雲的哥德式教堂,也沒有見到楠圓形拱頂的巴洛克式教堂,更沒有找到像以色列聖地各處輝煌宏偉的教堂,我們看見天與海,眾多的島嶼,和在不同島嶼中的一間間十九世紀未期至廿紀初期由信徒們日以繼夜、勞心勞力來建成的教堂,有石造的、有紅磚砌成的、也有用木搭建的,教堂內沒有聖像及聖物來讓朝聖者親吻跪拜,但這些教堂群見證著經歷過苦難的信徒們是「何等切慕渴想耶和華的院宇,我的心腸、我的肉體向永生神呼籲。萬軍之耶和華,我的王、我的神啊,在你祭壇那裡,麻雀為自己找著房屋,燕子為自己找著菢雛之窩。如此住在你殿中的,便為有福,他們仍要讚美你。」(詩84:2-4)經歷過「各處奔跑,受窮乏、患難、苦害,在曠野、山嶺、山洞、地穴漂流無定」敬拜禱告的日子,他們對耶和殿宇的切慕和渴想,盡在這些教堂群中表現出來。儘管信仰不是活在四幅牆之內,但這四幅牆的確表徵著他們為信仰活過,打過美好的仗,守住所信的道。

行程最後也是令我們最感動的,不是參觀了遠滕周作的紀念館,乃是到訪了Bastian’s Hut。」

它位於長崎外海地區的山區當中,當時有許多宣教士、傳道都逃到這裡,日本人的傳道Bastian就藏身在這山上,住在自己所搭的小屋內,並在信徒家中舉行敬拜和教導,成為信徒堅守信仰的支持,但最終他也被捕而殉教。他因信得了美好的證據,雖然仍未得著所應許的,但活出了一個不被憂慮和害怕困住、有主就滿足的人生。「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他雖然死了,卻因這信仍舊說話。」(希11:1)

這次靈性之旅我們與這許多的見證人—即教堂群相遇,它們如同雲彩圍著我們,但願我們以及日本的基督徒能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主愛日本。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靈閱文化社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