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rdon Wong

黃國棟

學歷: UCLA 管理(資訊系統)博士(PhD),St Louis University 醫學博士(MD),公共衛生碩士(MPH),Purdue University Global 法律博士(JD),Fuller Seminary 文學碩士(MA)

專業資格:加州醫生,律師,美國預防醫學專科醫生

工作:曾任大學副教授,保險公司行政,私人行醫,現在半退休,以不定期合約方式在農村診所行醫

教會生活:滋事分子,不平則鳴,不過也會去講道,教主日學,搞講座等。

降魔,入魔,成魔

「仁義之師」的笑話

在正邪抗爭之中,主觀的願望當然是「邪不能勝正」。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並不是不可能的。這是因為如果拘泥於只用「王道」,對手卻可以不擇手段,那就是自動讓賽,未開波已經先失幾分。春秋時圖霸不成的宋襄公,夢想以「仁義」為爭霸的本錢,結果先被俘虜,被釋放後還繼續發夢,在《泓水之戰》中再大敗,最後成為歷史中的小丑。

今日世界各地都有抗爭。每一個地方,都有一些極端「和理非」在發同樣的夢,堅持和「勇武」割蓆。無論對方怎樣無恥暴力,這些極端「和理非」也只會抱著甘地和馬丁路德金做偶像,完全莫視他們當時的環境。甘地的對手是受民主制度制衡的英國政府;馬丁路德金的訴求,早已得到美國聯邦政府的支持,他的對手只是南部一些州和地方政府。馬丁路德金開始帶領民權運動時,最高法庭已經多次推翻種族隔離法例,包括 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總統甚至派國民警衛軍保護黑人學生上學(Little Rock 9)。甘地和馬丁路德金絕對可以「和理非」。今日各地抗爭的對手,不少面對的卻只是披著政府外衣的黑社會,和他們講「交戰規則( Rule of Engagement )」就是自殺。

以魔制魔?

抗暴者面對的倫理難題,不是能否「勇武」。當對手已經全無底綫的時候,按最基本的自衛原則,抗爭者就不應學宋襄公,發「仁義」夢,而是需要使用有效的對等力量。以魔制魔,不止是被准許,更可能是必須的。例如當司法制度已經完全崩塌的時候,「私了」就是唯一尋求公義的出路。但是無論怎樣正義,「私了」都只屬於魔界。「無罪假設」,「指控者需要提供證據」,「和指控人當面對質」等民主司法的基石,在「私了」中都蕩然無存。

關鍵性的問題是,當「降魔」時,如何可以「入魔」,卻不「成魔」?任何力量都有魔性,力量愈大,魔性就愈大。「權力使人腐化」,是歷史中不變的真相。當為了「降魔」而選擇使用對等力量的時候,抗爭者就已經「入魔」。怎樣「入魔」而不「成魔」,是抗爭者必須面對的問題。

「魔從道生」的例子,比比皆是:路德反抗教廷,卻支持暴力鎮壓農民;清教徒為了宗教自由漂洋過海來到美國,成為主流就去逼迫同樣在尋找宗教自由的摩門教徒;國共兩黨開始時可能真的有理想,當權後都變為暴政;昂山素姬從民主鬥士變為種族清洗的戰犯…

預防「成魔」– 制衡

那麼,有什麼方法可以預防因為「降魔」而「入魔」,最後「成魔」?如果靠「入魔」那個人的良心或者靈性,那是非常危險。人的本性,一嘗到魔力帶來的成功,非常可能只會沉迷下去,不能自拔。

我覺得,預防成魔的方法,電影《風雲 II》的最後一幕,就包含了很有哲理的答案。電影中,聶風(鄭伊健)為了對付絕無神,選擇入魔,但是他知道自己可能成魔,於是先吩咐師兄步驚雲(郭富城),如果他成了魔,就要步驚雲將他殺死。

這情節背後,預防「成魔」的原則,就是制衡(Checks and Balance)。就算聶風真的成了魔,也還有人可能對付他,防止他引起災難性的後果。(劇情邏輯上有問題,如果步驚雲可以打贏成魔後的聶風,聶風不用入魔,他們已經可以對付絕無神,不過這不會影響「制衡」這概念。)制衡才是民主的真正核心。沒有制衡,少數服從多數就只是暴民政治。

「入魔」而不「成魔」的例子

近代抗爭運動中,「入魔」而不「成魔」最成功的英雄,是南非的孟德拉。孟德拉不是「和理非」,當他被逼害時,白人政府開出條件,如果孟德拉願意宣稱放棄使用武力,就可以給他自由。但是,孟德拉知道,在當年權力和資源不平衡的環境中,放棄武力就等於投降,所以他寧願繼續坐牢也不會自廢武功。不過,當孟德拉當權後,他並沒有任何報復行動,反而進行大和解,避免很多人預言會發生的大動亂。

孟德拉個人的道德價值和操守,固然是這和平過渡的基石,但是南非憲法中確立了的制衡架構,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南非是一個非常強調分權的國家,除了司法獨立和類似美國的三層政府(中央/省/地方)分權外,為了防止權力集中在一個地方,南非的首都也是分散的。行政,立法,和法庭都各有自己的首都,互相制衡,這是非常少見的安排。我覺得,這也是南非在結束種族隔離後,可以繼續相對穩定的主要原因。當制度確立了分權的時候,任何有野心的人想獨裁,都不容易。(南非的民主和經濟並不完善,這例子的目的,只是指出「入魔」卻不「成魔」,是可行的。)

總結

今日,在世界各地對抗霸權的運動,抗爭者不能學春秋時的宋襄公,以為自己是「仁義」,其實只是送死。自己送死沒有問題,要其他人陪他送死就非常不道德了。

但是,抗爭者「勇武」的時候,必須明白正在「入魔」。想靠自己力量防止「成魔」是幾乎無可能的。需要的是馬上思想怎樣建立一個制衡方法,避免災難性的後果。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