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汝圖

在香港出生及成長,移居加拿大後,在大學主修城市規劃,開始對環境議題的興趣及關注。其後進修神學,曾在多倫多市郊一華人教會牧會。後來進入溫哥華維真學院 (Regent College) 再進修,研究目標為現代基督教信仰和消費文化之間糾纏不清的關係,希望有更深入的了解。也就在維真學院,遇上了A Rocha機構 (www.arocha.org),如遇故知,得悉原來已有不少基督徒,在世界各地全情投入照顧屬上帝的受造世界,感到無比振奮及鼓舞,這也是他自大學時期開始已經一直堅持的信念及熱誠。自2010年起,加入A Rocha Canada團隊,負責在全國不同城市亞裔社區中的外展及教育工作,並兼任A Rocha International在亞太地區外展項目的統籌。

關注氣候挑戰的一點點神學反省

- 作者:布克雷 Dave Bookless;趙汝圖譯

攝於瑞士日內瓦氣候遊行 - 2015年11月29日 (photo: Helen Baker)

氣候變異這議題似乎將基督徒兩極化(譯按:最少這是北美的情況)。正當世界各國代表雲集巴黎,展開第廿一輪氣候談判(COP21)之際,數以萬計的民眾參加世界各地舉行的氣候行動遊行。天主教教宗的環境顧問,樞機主教Turkson敦促全球天主教徒祈禱和參與有關遊行。有些人甚至採取直接行動:有幾名英國基督徒因涉嫌在負責處理氣候變異的政府部門外塗白油[譯按:抗議英國政府在氣候議題上倒施逆行]而被捕。美國全國福音派協會則前所未有地,發出強烈和積極的表態聲明:「氣候變異威脅著世界上最貧窮群族的生命和福祉。」在巴黎峰會場地,國際基督徒自然保育組織A Rocha與洛桑運動、世界福音教會聯盟、德愛基金會(TearFund)等基督教組織,合作舉辦祈禱會及幾場重要的研討聚會

相比之下,以美國為基地的『國際禱告理事會』卻表示極為擔憂,認為氣候關注及有關談判其實是一個「企圖控制全球的議程」,該會讚同及引述那些懷疑論者的意見,指「這一切根本與氣候無關,那所謂的證據亦遭許多科學家質疑。」他們更宣稱,「這是那些與馬克思主義者和異教人士有關連的環球精英份子所展開的行動,希望建立一種蔟新形式的全球暴政。」

為什麼應付氣候變異的行動會如此分化基督徒,形成這樣大的鴻溝?為什麼一方面有些人會認為關注氣候問題是撒旦的技倆,另一方面卻有其他人堅持這是一個極重要的道德議題?為什麼更加多人干脆忽略它,認為與他們的信仰和生活毫不相干?

[譯按:也許,華人地區教會群體中間尚未至於出現上述美國某部份基督徒所指的「陰謀論」,絕大部份都是冷淡處理、或認為無關宏旨的居多。雖然如此,譯者仍覺下文中的反思,對華人信徒群體仍然適用。]

最終,這其實都屬於我們在神學上的信念。究竟基督教是否只不過純粹關乎靈性上的「鬥爭」?基督信仰是否影響我們如何對待地球和最窮困的群族?究竟哪方面是神更為關心的事呢:經濟和個人自由和自主?還是公義和上帝創造的​​整全?對於那些存活在聖經時代的人尚未遇上,卻與我們當下處境息息相關的問題,聖經裡又有那些主題教導和經文可以讓我們參考,向我們提出導引?在這個簡短的博客文章裡,我會對那些反對參與氣候行動的基督徒經常提出的幾個問題,稍作回應。

那些認為人類有能耐改變氣候的主張,豈不只是人文主義者囂張自大、自以為是的記號而已?

諷刺的是,事實正好相反!在聖經時代,人們早就意識到人類犯罪和環境紊亂之間明確且直接的關聯。何西亞書4:1-3是其中一段經文,指出氣候變異導致的農產嚴重失收和野生動物滅絕,是由於上帝的子民沒有遵守上帝的律法。事實上,卻是培根、笛卡兒和啟蒙運動等世俗思維,勉強將大自然與人類文化兩個領域分割,認為人類應該視自己可以獨立存在於大自然以外,並可以隨意而行。今天,我們需要恢復聖經的世界觀,確認人類和地球的系統是緊密相連、相互依存的。

我們還可以相信科學嗎?

不少基督徒對氣候科學的懷疑,與他們排斥其他「主流」的科學(例如進化論等),看來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然而,深信聖經的基督徒中,也有位處領導地位的氣候科學專家,包括約翰·霍頓爵士(Sir John Houghton)和凱瑟琳·海霍博士(Dr Katharine Hayhoe)。當科學研究是按著誠實和謹慎的態度來進行,同時又經過同行專家評審時,其實是聖經信仰的好朋友,絕非敵人。正如開普勒(Johannes Kepler)的觀測,科學其實是探究神的思想作為,僅此而已。第一位科學家就是亞當,他為動物命名時,就是展現人類的好奇心、洞察力及為事物細緻的分類,這些也就是科學方法所必需具備的。全球所有國家級別的科學研究院及幾乎所有科學家,都接納全球共識,確認燃燒化石燃料對全球氣候產生極不利的影響;只有極少數人持相反意見,而他們卻大部分都缺乏氣候科學的背景。

氣候豈不是屬於上帝的問題嗎?與我們何干呢?

有些人認為,既然是耶穌平靜風浪,而不是門徒的作為(馬可福音4:35-41),那麼,我們所有的氣候行動都是沒有意義的:故此,我們應該專心祈禱,並把行動留給上帝!誠然,單靠人類的行動將不能拯救地球,但上帝卻選擇透過人們施行祂的作為。在挪亞的洪水故事中,上帝在氣候災難裡的拯救計劃包括了人的行​​動參與。至於我們這些蒙呼召反映上帝形象的人,正是被召以僕人領袖的角色,管治大地與其上所有生靈,以反映神的性情品格。羅馬書8:19提醒我們,受造萬物正在等待神的兒女顯現出來,換言之,就是等候教會站出來採取行動。無論是氣候懷疑論,還是更廣泛在眾多教會中的冷漠和就手旁觀,在在都指證我們否定上帝在聖經中對我們的呼召,去​​服侍和保護屬上帝世界的美善(創2:15)。

聯合國的氣候行動,豈不是反對基督教陰謀的一部分嗎?

有些人指控,是一群左翼和異教精英隱匿在聯合國和整個氣候行動的幕後,操控全局。他們認為氣候變異不僅僅是政治抗爭,更是屬靈爭戰,這個觀念本來正確,但他們卻錯認了敵人。許多參與COP21的基督徒都可以肯定,根本沒有什麼神秘精英或不能見光的議程。那些在COP21的參與者涵蓋政治頻譜裡左、中、右各派,帶著廣泛不同的議程,基於一系列的宗教和非宗教的觀點,其中包括來自許多國家的委身基督徒。

耶穌經常警告,指出貪婪成癮和財富累積的危險。但同時,我們也得認清楚,我們需要懇切祈禱,從各方努力,對抗那些為保護化石燃料和污染行業中強大的既得利益而散佈謊言的靈界力量,並且那些崇拜消費主義、奉個人主義和不受約束的經濟增長為偶像而漠視貧困不公和環境遭破壞的諸般勢力。那些嚴勵批評世界各國領袖聚集在巴黎會議的人,應好好記住羅馬書13:1和提摩太前書2:1-3的忠告。聯合國和國際領袖需要我們的祈禱代求,懇請上帝的靈帶領及感動,使他們可以打破僵局,達成有效協議,減緩溫度升幅,應對氣候不公義的情況,服侍和維護這個上帝宣稱為「非常好」的大地和其中萬物。


作者布克雷牧師(Revd Dave Bookless),曾任英國聖公會Southall教區牧師,在任內發起會眾及社區人士將教區鄰近一處十多公頃遭棄置的荒地「還原」為城市郊野公園,繼而擔任國際基督徒自然保育組織A Rocha英國分會的創辦總幹事,2011年起擔任A Rocha International的神學主任。著有 “Planetwise:Dare to Care for God’s World“(IVP,2008)[中譯《耶穌的環保學》,校園書房,2015年出版]及 “God Doesn’t Do Waste“(IVP,2010)。

英語原文:http://blog.arocha.org/en/climate-theology/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