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關於近日崇拜衣著討論的一點想法

all-paper-doll-clothes先說一個親身經歷。

某一次去到本地一所超大型教會崇拜,教會的禮堂應該是由舊戲院或舞台改建而成,講台兩傍都安裝了座位,並且斜度十足。崇拜開始後,我就坐在講台側翼的高座上,突然見到司事拿著一張毛氈走過來,二話不說就蓋在前幾排的一位年輕姊妹的大腿上,姊妹愕然,與司事爭持了好十幾二十秒,才讓司事將毛氈蓋在她身上。過了一會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姊妹穿了一條及膝裙,雖然不算短,但在當時環境可能、有意無意、或者、說不定、有機會、不為意之間走光,司事為了擔心「絆倒低層軟弱的弟兄」(這是我的猜測),所以拿毛氈遮蓋她的下半身。

端木皚兩篇關於崇拜衣著文章出台後,另一百川作者Gerry Kwan寫文回應,我非常認同當中一段:

「筆者認同在聖經之中並沒有指定的服飾,但卻不是完全的自由:端莊、正派的衣飾也有其聖經根據(如提前二9-10及彼前三3-4)。在具體細節、理解和實踐上,地方堂會有權柄、自由和傳統去作指示。」

然而,所謂崇拜衣著的「具體細節、理解和實踐」,大部份時間是針對(年輕)女性,要求她們「不要絆倒別人」、「照顧軟弱的肢體」,這種做法算不算得上victmin blaming呢?恐怕不容易分說。明顯地,男性縱然背心短褲懶佬鞋,所受到的指摘(若有的話),也不會有同樣的高度。因此,崇拜衣著,對今天信徒群體而言,不止於端莊、正派與否,還隱含道德及屬靈判斷。假如我們認為衣著只是一種社會規範(social norm),可以根據各自堂會的自由和傳統因時制宜,不同堂會之間應該不會出現類似的傾斜(針對年輕女性),而是男女老少一視同仁。

將話題延伸一點,信徒在信仰實踐中,很容易地將教會傳統和文化中約定俗成的做法,混合萬用金句「凡事都可行」、「不要絆倒人」、「要造就別人」,將之賦予一個屬靈意義。背心短褲迷你裙,不單止是不合宜、不端莊,往往還被視為不屬靈(不尊重上帝)及不道德(引誘別人犯罪)。

因此,Gerry Kwan提到「地方堂會有權柄、自由和傳統去作指示」,固然無錯,但實際上不見得普遍教會能夠達到,大家對崇拜衣著是有一套不明文的規定。沒有甚麼人能準確地說出該穿甚麼出席崇拜,是Smart casual 還是 Business casual?但卻可以斬釘截鐵地說:「總之背心短褲就唔得!」 誠然,今天福音派教會中,相信沒有人會強制禁止人穿短裙背心到崇拜,但教會之內也不是沒有其他方法,令穿短裙背心崇拜的人之後很難過,使她們「重回正軌」。

說回文首的經歷,在一個上千人的禮堂中,要人刻意留心「誰穿了短裙會走光」,其實殊不容易,來到崇拜的大多端莊得體,瞥伯恐怕也不會專挑來一飽眼福,以該教會的財力,在座位前安裝不透明的護欄來「照顧軟弱的弟兄」及「不要絆倒別人」,相信也是輕而易舉的事。但,律法是叫人知罪,越多規矩,就越察覺問題存在,若不是那位司事突兀的舉動,我也不會注意到姊妹的走光風險。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