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neth Ho

少年時喜歡閱讀和發白日夢,曾幻想自己成為小說家、科學家和哲學家。現在是一名小傳道,仍然喜歡閱讀和思考。有感於基督信仰需要更多對大自然的關懷,所以,同人行山就是我的牧養。

關於福音,我們還有什麽可以說的?

kids-in-church 1

最近基督教界對「傳福音」和「佈道會」有不少批判。這些批判有很多地方值得我們深思,但我想說,過去教會所傳的福音離地,或傳福音的方法錯誤,並不代表傳福音本身是錯的。在我們繼續批判過去錯誤的同時,我們仍然要問,這時代在哪些方面需要被救贖?這時代需要怎樣的福音?作為青少年牧者,這是我一直思考的問題。我没有確定的答案,但我覺得這時代的青少年至少在兩方面需要被救贖。

第一,這時代的青少年的自我價值需要被救贖。今天的年青人活在一個充滿競爭的社會中,從幼稚園到小學、再到中學和大學,没有一樣東西是和競爭無關的,甚至連起跑線也要爭回來。我們不難想像,這一代青少年的自我價值是如何被成績和成就定義。近年越來越多學生選擇以自殺結束自己的生命,除了情緒問題,其關鍵原因仍離不開競爭帶來的挫敗感。事實上,我們的社會製造了不少善於競爭的勝利者,但更多的卻是覺得自己無用、抬不起頭的失敗者。作為基督徒,我相信,這問題的出路在於顛覆世界價值的十字架。十字架是世人眼中的恥辱和失敗,卻是耶穌的高升和榮耀。十字架代表了價值的顛覆,高端的君王和社會菁英被低端的基督超越,相反,這位低端基督與一切低端人口認同、其神性擁抱一切醜陋、軟弱和無能。因此,十字架打破了高端與低端的分野,讓人在基督裡變得平等。今天,對應自我價值的問題,教會需要的並非找更多成功人士來做見證、分享自己如何因依靠上帝而成功,而是找更多經歷掙扎、最終不再以成功來定義自己價值的人來分享其生命故事,如此才能打破成功至上的社會文化,贖回因競爭而失去了自我價值的一代。

第二,這時代的青少年的夢想需要被救贖。今天的年青人活在被規劃的人生中,很多小學生和初中生連興趣班也是由父母安排、為的是更好的升學前景。我有時問教會中的DSE考生,究竟他們想讀甚麽科目、有什麽興趣,我發現,很多人是答不出的,他們只知道DSE的成績很重要,卻没有想過自己喜歡甚麽。年青人按著父母和社會的期望而活,結果就是失去了生命的想像力和活力。然而,這問題的出路並非單單尋問自己的心,然後豁出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因為這樣做只會否定一切外在於自己的意義,帶來空洞的虛無主義。真正的出路在於找到人生的感召、活出回應感召的人生軌跡。對基督教而言,所謂感召就是上帝的呼召。我相信,十字架不單顛覆了世界的價值,更帶來一種與世界徹底不同的生命型態,因為十字架打破了一切權勢,同時批判一切自我中心的存在方式,叫我們不再為别人而活、也不再為自己而活,而是為那位與我們認同、並呼召我們的主而活。今天,教會是一個充滿規劃的地方,還是讓青少年勇於發夢的地方?教會能幫助青少年發掘自己的特質、尋找自己的呼召嗎?唯有重新回到呼召的課題,我們才能贖回因人生規劃而失去夢想的一代。

最後,我想說,十字架在不同時代對應不同的問題,或許「耶穌已為我們的罪而死,因此我們信耶穌便可以上天堂」這類論述已無法對應時代,但這並不代表十字架已失去意義。我相信,福音的核心仍在於十字架,但關鍵只在於我們如何向新的世代詮釋這古老的符號。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