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教能人》

《耶教能人》是一本實體雜誌,結合社交網絡以毒攻毒,用神學荼毒被耶教長期荼毒的信徒。命名為「耶教」,是因為編輯團隊認為耶教與基督教在教義上衝突雖然不大,但耶教教徒「不加思索」的信仰態度,卻足以影響信徒生活見證。所以希望透過文字揭示「耶教」弊病,引導信徒反思。《耶教能人》實體雜誌訂購表格:http://goo.gl/forms/JVdey5VEB3。

關於暴力,耶能想說的是……

10828141_568369589930281_9036928582895541475_o

「你臉上披血,我心中淌血。」──取自「譴責警黑暴力」專頁

最近忙著編製《耶教能人》第二期,雖然預計在12月中出版,我卻一粒字也寫不出來。談撕裂,我沒有這麼愛與合一;談盼望,我沒有這麼剛強壯膽;談退場,我沒有這麼識見智慧;談戰略,我沒有這麼掌握局勢。

我們知道現在旺角轉打巷戰,日日鳩嗚,謝絕監管。此舉的確會影響市民生活,而政府則完全漠視我們的訴求,更揚言「天朝以外別無真普選」。金鐘呢,星期日晚行動升級失敗,昨晚三個學民孩子宣布無限期絕食。絕食是玩爛了的死橋,而且從六四的經驗可知,這肯定是不能成功的,但我們別無他法。即或嘲諷不絕,我只能善良地期望,那些人心底是「唔捨得個仔咁瘦,仲要為左我地唔食野」。

有說「和平非暴力」是個近乎病態的迷信,甚至只要行動幅度稍大,便會被視為暴力。可是,如果「教會不分差異地全面譴責暴力,就是將受壓迫者『反抗的暴力』(counter violence),和驅使受壓迫者如此背水一戰的『制度的暴力』(violence of the system)視作同等。」(《耶穌與非暴力》,頁16-17)

因此若我們認為立法會爆玻璃、紙皮盾牌中夾著木板是「暴力」,便必須清楚明白,這種「暴力」與立法會的組成和分組點票機制、政制的問題、警察的催淚彈(和催淚水劑,即掌握公權力者所使用的武器)是絕不等同的。如果我們對暴力有更多層次的理解,說「非暴力」便不會是畫地自限,而是反思的結果。而無論往後抗爭的路線為何、會否支持行動升級,這個想法也會成為我們判斷的基礎,以致我們堅信和平之餘,不會「關心自己的正義多於別人的受苦」(同上註)。

絕食是沒有用的,流血衝突也開始使我們麻木。可是誠如龔立人教授曾言:「他們的面容就是聖像。在他們面容中,我們面對生命的召喚,也從他們的面容中,我們經驗受苦上主的同在。我們對生命召喚的回應不一定可以改變對方的遭遇,但我們不容他者的面容變為他者的面色、他者的美容,或被掩藏。當看見從一副扭曲的面容到可以微笑的面容,從一副無望的面容到可以露出希望的面容時,這就是社會、他者和我們最大的平安。」(〈他者的面容就是聖像〉,全文按此

起來吧,因為我們當走的路甚遠。

 

作者:金正恩,《耶教能人》總編輯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