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關於愛滋病,我還有想說的話

在過去的普世關懷愛滋病日,我撰寫了一篇短文來呼籲基督徒關注愛滋病議題,並要對愛滋病有正確的認識才可真正與感染者團契。而和我預期一樣,在文章刊登後引來了不少回應,其一是讀者對愛滋病是否上主祝福的禮物抱有懷疑態度,其二是仍有不少讀者認為愛滋病感染者要先悔改才配進入神的家。我希望能用此文章對以上兩點作一些回應和澄清。

對於應否視愛滋病為上主祝福的禮物這一討論,我個人認為愛滋病就是一種普通不過的長期疾病,人們並不需要過分將愛滋病美化或醜化,情況就像當我們遇到糖尿病患者時,也不會因他所患的疾病而歧視他或刻意疏遠他,因為我們知道糖尿病就只是一種病,並不應因而影響身邊的人與該患者的日常生活。我認為最理想的狀況就是大家都將愛滋病視為一種長期疾病,大家都視愛滋病感染者為普通人就可以了。可是,愛滋病感染者在日常生活中面對的不止是大眾對愛滋病的醜化,更是嚴重的汙名化:有團體強烈抗議政府撥款支持醫護界治療愛滋病的工作、間中便有電視劇失實描述感染者的狀況、而感染者會因為自己的身份而在工作環境中受嚴重歧視,更甚者會失去工作。

在越黑暗的地方更要顯出光明。面對大眾對愛滋病的嚴重汙名和恐懼,我認為愛滋病更必須常被拿出來討論,以抗衡汙名和恐懼的文化,就是當有基督徒說愛滋病是上主對淫亂的人作出的懲罰時,我便要提出愛滋病可以是上主祝福的禮物。我知道有些讀者的看法,覺得只有感染者本身有權定奪愛滋病對他們的意義是甚麼,但我想感染者作為社會的一份子,而我也有份於這個社會時,愛滋病就是和我有關係的疾病,而感染者也不再是我的他者,而成為了在社會大團契中的弟兄姊妹,我便希望用正面的態度來與他們相交,而我也懇切希望他們明白我的想法又願意與我相交。因此,我說愛滋病可以是上主祝福的禮物時,我並不是像一些讀者所認為的在奚落感染者,當一般人都習慣了以負面的態度看待愛滋病和感染者,我是希望透過使用與大眾相反的看法來對待感染者,刻意提出與主流不一樣的觀點,希望藉此再次挑動基督徒讀者對愛滋病的想像,打破固有的「愛滋病=上主的懲罰」的觀念,呼籲讀者以正面的態度來對待愛滋病感染者。

在概念上,愛滋病可以是上主祝福的禮物,其實與聖經裡「將咒詛變成祝福」的概念相類近,將愛滋病視為一種得到祝福的禮物,就是把保守基督徒以為的咒詛和羞辱變成一種祝福,當中涉及的正是非感染者對愛滋病和感染者對自我觀念的轉變;在現實中,根據愛滋健康關注社總幹事Duncan所說,對大部分感染者而言,他們儘管未必會將愛滋病視為一份禮物,卻認為這疾病為他們帶來了一個重新檢視人生的機會。大部分感染了愛滋病的朋友,若然他們經歷過病發的階段,曾與死亡擦身而過的話,他們自然會更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包括身邊所愛的人以及自己所有的時間,而即使他們有幸未曾病發,也因為自己所背負的汙名而對生命有不一樣的看法,得到勇氣完成自己一直以來的心願。當然也有感染者因著自我歧視而陷入非常自卑和絕望的境地,但絕大部分的感染者卻會因這個病而更注意健康,因為愛滋病病毒會令感染者的身體免疫系統減弱,感染者因而多去健身和多服用保健產品,以確保自己不會受到外界病菌的威脅。Duncan總結,感染愛滋病對他們而言總是得比失多。

我也知道當我不再用保守基督徒往常的態度對待愛滋病感染者時,一定會引起他們的反感,因為我否定了他們自以為擁有的審判別人的權力。保守基督徒很大可能有審判別人的情意結,認為自己相信耶穌後就是一個潔白無瑕的聖人,然後有權審判其他人:歷史裡的基督教會先是批評女性是為人類帶來原罪的人,然後又以聖經的經文來合理化黑人奴隸制度,而現在就在審判愛滋病感染者,要求感染者認罪悔改。可是,感染者要認甚麼罪、悔甚麼改呢?假若他們悔改了就會使他們的疾病痊癒嗎?但最大的問題是,人為何感染了疾病就要悔改呢?難道患感冒的人就要悔改自己沒穿足夠衣服?難道患糖尿的人就要悔改自己不節制飲食?難道患白內障的人就要悔改自己常用手機和看電視?那患癌症的人要悔改甚麼呢?以及患有「先天性Cajal氏間質細胞增生合併腸道神經元發育異常」與一切我們都唸不出名字的疾病的人呢?若有人患有的疾病是連現今醫學界都未能診斷患病成因,那他們又應該怎樣悔改呢?

以上一切問題的出現,正是保守基督徒「不問如何,只問為何」的惡果:保守基督徒不關心愛滋病感染者現在的景況,卻只希望找到感染病毒的原因,而他們認為感染者需要認罪悔改,我想這很大程度是因他們將愛滋病與同性性行為掛上必然關係,所以當他們誤以為感染者必定做出了違反保守基督教「倫理道德價值」的性行為而感染愛滋病,便認為感染者必需要悔改而得救。這是對愛滋病的一大誤解,愛滋病病毒除了可透過體液(包括在性行為中的精液和前列腺或陰道分泌物)傳播外,更可透過血液傳播和母嬰感染的,保守基督徒以為只有同性戀者感染愛滋病,更認為他們必定發生了同性性行為而感染,那是錯得非常離譜的誤解。事實上,任何性傾向的人都有可能感染愛滋病,而就發生同性性行為的人而言,若參與在性行為中的人都不是愛滋病感染者,他們是不可能感染到病毒的,而即使當中有感染者,只要他們採取適當的安全措施,那愛滋病病毒同樣不會傳播開去的

另外,其中一個人們會感染愛滋病的原因,是他們與感染者發生了不安全的性行為,但不安全並非不道德,兩者是沒有必然關係的。保守基督徒認為感染者要悔改,是因為他們都曾做出不道德的性行為,但現實情況是只有部分感染者曾發生不安全的性行為,即使我假設他們的不安全性行為以保守基督教的價值觀而言是不道德的,我因著這少部分的感染者的不道德行為,來審判全部的感染者都是不道德和要悔改的人,那對他們也是有欠公允,是以偏概全的判斷。

因此,我在先前的短文提出基督徒在對待愛滋病感染者時,要持著「不問為何,只問如何」的態度:基督徒要多關心感染者現在的心靈狀況,試著同理他們在日常生活中的處境,讓他們在上主的大愛中尋著安慰與醫治,而非時常「八卦」他們為何感染愛滋病,找不到他們感染的原因就誓不罷休一樣,找到了又強迫他們認罪悔改,因為使人真誠悔罪的是聖靈的工作,基督徒可以做的就是老實地與感染者團契就可以了。耶穌是在世人還作罪人時便死在十架上,而非要求所有人都悔改才願意為我們死,今天的教會作為基督的身體,為何卻有權拒絕那些他們所認為的罪人呢?況且愛滋病根本就不是一種罪而是一種長期疾病,為何他們就應該被拒絕在教會的門外呢?

下載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