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Koo

小傳道一名,接受上帝的呼召,祈求能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盼望藉寫作來讓自己更謹慎思考,反省信仰;也盼望藉分享所寫的,來讓信仰群體共同思考,好讓我們能更認識所信的上帝。

關於「版權」,其實我想說的是……

圖片取自wikipedia.org

圖片取自wikipedia.org

這幾天,不論在電視新聞、網上媒體,都在激烈的討論著現正在立法會二讀有關版權條例修訂草案。有關的言論不斷在流傳,不同的「簡易版」解說也在不同的媒介中廣傳。而對於教會,談論得最多的,以我的觀察,似乎是有關詩歌在教會中的使用,將會如何「被影响」。

過去,教會所「頭痕」的,可能是關於「影印」詩歌的問題。而以我的觀察,這些年間,教會已相對幾十年前,更著重尊重版權。這從教會所「購入」的原版 詩歌,和「銷毀」的(從歷史遺留下來的)覆印版可見一斑。我們的出發點,似乎並非由「法例主導」,更重要的是從信仰的層面出發,是出自一個悔改的心:因為 我們相信詩班獻詩是一個「獻祭」,而「影印」是一個「偷竊」的行為。(很難想像在獻詩的時候拿著一份「版權所有,不得翻印」的影印本作祭物獻上)。而另一 方面,一些具有規模的出版商(包括詩歌創作團體),對其版權(包括練習時所容許的影印,在崇拜時所打出的投影片等),都提供了比較可行的指引,能讓創作者 與使用者可以更好的合作,將詩歌好好的在敬拜中成為一個美好的祭。

然而,最近幾天的討論,所引申的「後果」似乎十分嚴重。因為這次有關「版權」的問題,包括「認真翻唱」的事,這已超越了過去我們所關注的有關「印刷 品」的覆印之事,而進入了我們每個主日在崇拜中不段重覆在作的敬拜行動。這些「法例」,到底是否會使我們的敬拜,變成了詩歌less的禮序?而且,再推遠 一點,其實我們有可能連「翻讀」最近50年出版的聖經經文也可能有問題,因我們是非常認真的在「翻讀」,而非「玩玩下」。

這如何是好?

我非法律專家,法律方面可能要由這方面的專家來作詮釋。我所想到的,是作為一個「普通人」,應該如何理解在我們的信仰中如何作出合適的踐行。若果,法 例背後的精神是與我們信仰一致的,我們其實就應該要好好的從過去我們所作可能是「虧欠」了詩歌創作者的行為中,悔改歸正,好好的實踐我們在信仰中所教導我 們的。

第一點我所想到的,是這些「法例」的修訂,是因著時代與科技的變遷而作出合乎時代步伐的修改,為的,我相信是要「保護」創作者的利益和理想,不因著現今的科技與人的行為受到虧損,並讓創作者的創作得到最理想的發揮,完成創作者希望達到的目標。

因為所談論的是歌曲,我會想到歌曲(及歌詞)的創作者之理想是什麼。我估計,在現代樂壇的流行曲的創作者中,很大部份是以這專業為生,所以他們的其 中一部份「理想」是賺取金錢,以達成他們能以此為生的目的。當然,我也相信他們也希望能以他們的創作娛樂(又或是鼓勵,視乎歌曲內容)他們的聽眾。而娛樂 事業,始終是一個商業行為,買與賣是必然的。所以若你要從這些創作出得著娛樂(又或是鼓勵,whatever),無論是「聽」,是「唱」,若你在其中得到 「享受」,就得付出代價,而「法例」,為著使得創作人之「理想」得著保障,就要確保這些歌曲(無論音樂又或是歌詞)的使用,不會使創作人從「應得」的被虧 損。

然而,這在基督教信仰中的詩歌使用,又應如何理解?以我上面的思考方向,我就會問到,作為基督教詩歌的創作者,他們的理想會是什麼?以我的理解,若 以信仰角度作出發點,基督教詩歌的創作者會以「事奉」的角度作出發;而其創作,則有點像舊約世界所獻的祭,是以最好的來呈獻上帝。所以,創作人的理想,是 盼望以上帝所賜與的「才能」(在基督教這應該稱為「恩賜」),奉上為祭,讓上帝的子民能以其創作,獻上最美。創作人的期望,創作人的理想,可能會是讓世上 所有教會都能在其崇拜中唱出其創作,在「大公教會」中,以他從上帝所領受的恩賜,彼此服事,並叫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當然,詩歌創作者應 該是有以此「恩賜」為生的,但他們應該不會視其創作為「娛樂事業」,所以也不會以其「使用者」得娛樂作為賴以為生之來源。在信仰群體中,或者他們會依靠信 心奉獻作為其生活的支柱,問題是,使用者(包括個別信徒又或是教會)是否也能「各人照所得的恩賜彼此服事」,讓「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但 無論如何,詩歌的創作人的「理想」是其創作得以更廣泛及更自由地得著在敬拜中使用,而非處處面對限制。這或許是近年來各機構都會比較更清楚的表達出詩歌使 用之法,和對其使用者提出清楚的步驟的原因,讓大家能用得安心。

所以,若「法例」的原意是希望保障創作者,或者所需要的就是了解創作者的意願和理想,免得「亂保障」,最後卻完全違反了創作者的理想和意願,最後反而「殺死」了創作者。

當然,這只是站在一個「普通人」的理解之下所能作出的思考。若「法例」的原意並非如此,以上當然就會完全不成立。

若果真如此,教會的下一步就需要作出選擇:一就是「順服掌權者」,一切按其所需,處處做足功課,又或是在教會訓練大量創作者,每教會每主日中的詩歌 都是原創,這或者會使教會回到巴洛克時期,或者會出現了如巴哈,韓德爾等,因著要為教會崇拜而在教會的供養下專心創作崇拜音樂。這或會成為一件非常美好的 事。(當然,詩歌可以創作,但聖經呢?或者每教會都要自我從新從原文作出其翻譯,以確保其原創。)另一個可能性的選擇,或許就是一個之前熱談,但現在已放 涼了的課題:「公民抗命」。然而,今天的教會,在「順服掌權者」的長遠教導下,又會否even輕輕諗一諗這個option?Probably not.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