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閱讀者

Woman reading a book

漫長的工作佔據了生活大部份的空間,也教我們變得難以感受閱讀的樂趣。那怕你是一位每星期也要預備講章的牧者,也未必擁有恆常閱讀的習慣。

昨天相約一位大學朋友午膳,閒談時說起各自的閱讀習慣。朋友說大學畢業以後,生命就似是為了工作而運轉。書本放下了,也就再難享受閱讀的樂趣,就是後來以兼讀生身份修讀碩士課程,觸碰過好些建議讀物,感覺卻似是遇到一些從未認識過的陌路人,那怕自己花上多少時間也未能好好建立關係。

朋友感慨說:「有時候看到你的臉書分享閱讀體驗,也真羨慕你有這樣的魄力。」

朋友父親是教會執事、自少在教會的薰陶中成長,也明白傳道人培養閱讀習慣並不會比其他行業來得輕鬆。畢竟教會的工作就是極為多樣:教材編纂、牧養關顧、講章撰寫、按排聚會等等。若教會屬於小型堂會、未有精細的分工,以上工作基本上佔據牧者百分百的生活時間。

我半打趣的說:「只好感恩自己每天用上下班需要兩小時車程,否則我也沒有充足的閱讀時間。」

事實上,堅持閱讀並不是因為乘車的路程上閒來無事。正是因為教會工作的多樣性,迫使自己必需要向外探索更多、好幫助自己過濾工作或生活上遇到的各種問題。閱讀,就是探索的其中一個途徑、亦是最簡單的方式。

記得昔日走到某大宗派的堂會實習,督導牧師說自己的重點任務並不是要安排神學生體驗各項事奉崗位,卻是要我跟他分享各種書籍的閱讀心得。督導牧師表示,因應時代不斷的演變,事奉崗位的性質和要求也會隨之更新;惟有通過對處境和現象的思考,傳道人的生命才能夠歷久常新、帶領著他們所牧養的群體穿梭不同的世代。閱讀,就是要訓練傳道人對各種現象的思考方式。

督導牧師的說話,至今依然扎心。當互聯網成為了生活的必需品、專上學歷成為普遍的工作門檻,昔日的牧養板斧已不能滿足新的世代。早些日子一位高小學生跟我分享信仰的疑問,說到自己在學習的過程上不斷感到上帝的模糊。當他聽到別人告訴他萬物不可能純粹透過爆炸而變得井然有序、背後必有一位造物主成就一切;他卻會想到若爆炸不能自有永有,那麼上帝自由永有同樣也說不過去。這位高小學生告訴我自己並不是否定信仰,卻明白信仰不能全然用理性解釋,更多時候需要感性的投入,亦希望往後我們有更多的探討。學生想法的成熟,讓我深深感受到牧者的思想不能夠故步自封,否則他們所帶領的教會只會成為更多人接觸信仰的絆腳石。

只是當我們明白需要往外探索、發現並思考教會當下面對的處境,生活卻依然帶來種種限制。就是在一個工作時間比任何一個城市都要瘋癲的社會裡,香港人就是下班後享受一個充足的睡眠,就仿似在旺角夜市看到流星一般夢幻。要教會群體願意踏出探索的第一步、要大家願意分別一點珍貴的時光閱讀多一點的文字,需要的可能是一種比香港足球代表隊挑戰世界盃冠軍更大的動力和勇氣。

因此,牧者更需要成為這份動力和勇氣的推動者。相信無論傳道人的工作如何辛勞繁重,他們的OT時間也未能趕上任何一位上班族。甚至好些弟兄姊妹忙過每天的工作,周末依然為教會預備小組團契,其委身的程度往往比傳道同工有過之而無不及。牧者比一般弟兄姊妹有著多一點的閱卷空間,也更有需要成為推動者的自覺:透過培養自己的閱讀習慣,增加信仰的內涵和體會,繼而成為其他信徒的榜樣。若牧者沒有良好的閱讀習慣,他不能夠期望弟兄姊妹會在閒暇進行閱讀;若牧者不願意探索當下處境與信仰之間的互動,他亦不可能期望弟兄姊妹成為關切周邊事物的基督徒。

記得初任傳道的時候,一位教會好友向我說了一番語重心腸的話。他說自己就是典型的港式信徒:每天朝九晚九的工作,星期六、日參與教會事奉。本身就是極度缺乏休息時間,遑論讀經靈修。若傳道人沒有好好透過閱讀增加自己的信仰底蘊,每次講道只懂不斷炒冷飯,卻未有為弟兄姊妹疲累的軀體帶來滋潤和鼓勵,參與崇拜的人只會更加乏力與迷茫,大家亦只會為牧者的身份感到羞恥。

傳道牧者,請不要再給自己任何藉口。我們就是教會的推動者、有著帶領信徒群體進一步發現上帝的使命。正是如此,我們更不應懶散,必須要有成為閱讀者的覺悟:擴闊自己視野之餘,亦帶領弟兄姊妹走過每一處信仰關口。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