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開學

跟一位區內任職教師的朋友聊天,談到9月2日學校的情況。

他說,老師之間的看法立場不盡相同,在校內也少談政治。在平淡的歲月裡,大家之間仍然能夠相處融洽。

然而9月2日日漸臨近,大家都有說不出的緊張和擔憂。在過去的幾個星期,校方跟學生代表討論各種9月2日可能出現的情況,也在8月尾得出共識。只是大家都明白,經過三個月而未見終點的社會撕裂,學生內心總會出現大大小小不安情緒。校內共有千多名學生,也不是單靠校規和制度就能化解校園的氣氛。

作為青少年傳道(應該係,除非唔係),過去的三個月經常接觸在不同程度上參與這次運動的青少年,也比部份老師早一點了解部份學生在這段時間的心理變化。對話之中,不難發現他們對運動投入之餘,卻帶著一種未見前路的無力感。在同行之時,他們會跟你訴說對社會前景的無奈;不過另一方面,他們也告訴你自己早已視這地方為家園而拼力奮戰。

朋友不希望按照教育局的開學指引而對學生說「不知道」,也問我會如何理解當下的困難。我只能說,感恩自己過去三個月能夠聆聽他們的聲音,也多次激發起我對有關「盼望」的理解和探求。信仰經常提醒著我,在前景未能看清的時候,只能夠抓著那一位無形的同行者;同樣,當學生經歷眼前的難關、摸索他們未能看見的前路,我們也只能夠在有形無形中與他們同行,在路上默默支撐著他們。

說是容易,在大時代下卻是寸步難行。

對老師來說,相信2019年9月2日將會是近百年以來最令人忐忑的開學日。大家不知道這一天將會是怎樣的情況、也擔心事情會進一步帶來一連串的後果。我們都希望縱然活在一個社會撕裂的世代,學校依然能夠為學生修復紛爭而來的傷痕。只是老師們著力縫補學生每一處傷口的同時,他們卻背負著從白色恐怖而來的強大壓力。

老師們,9月2日加油。

無論當下教育工作帶來的壓力多大,我們彼此之間一直並肩同行。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