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福增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鑑古可以知今?歷史不會重覆?

鑑古可以知今?歷史不會重覆?

1949年後,中共對付基督教的手段如下:

(1)將基督教領袖按政治立場分類,左中右(中間又分中左、中中、中右,右再分右與極右)。中共首先出重手對付的是「極右」,先後在不同政治運動中,以帝國主義走狗、反動、反革命罪、右派分子名義整治他們(因為他們威脅性最大)。此舉有助分化教會,令那些右及中右,向中左,甚至左靠攏。當中共打壓基督教內的壞分子時,其他教會領袖相信了中共策略,那些基督徒或教會被打是因為「政治問題」,與信仰無關,故大多教會領袖也以政治中立為名,保持沉默。

(2)與此同時,中共統戰部會主動去團結中間派教會領袖,跟他們說,中共只要求他們「愛國」,參加基督教三自愛國組織是愛國表現,完全不會干涉信仰,可以繼續傳福音。當時,屬靈派教會領袖出現分化,一條路線是為了福音,可以與政府合作,底線是如果政府干涉信仰,他們再退出三自;另一條路線是堅持不與政府合作,反對三自。

(3)反對參加三自的教會領袖,後來在1955及1956年的肅反運動中,被徹底整治。為了福音而與中共合作,參加三自的,中共一直以某些教會發展的條件來吸引他們,並授予某些三自組織的要職,以及人大及政協的名銜。他們甚至可以在三自內表達對福音的關注,抗衡三自內的神學自由派。

(4)這段政教合作,福音實力得以保存的「蜜月期」,可惜只維持至1957年底。反右鬥爭後,三自組織內不少屬靈派自身也逃不過被劃「右派」(或內定右派)的命運。三自組織全面由左派掌握,屬靈派受徹底清算。1958年,中共進一步改造基督教,以「去殖民主義遺產」之名,取消宗派;又以配合大躍進為名,合併教會,傳道人被視為剝削階級,接受教育。中共開始實驗無宗教區,為日後全面消滅宗教作預備。這些為了福音而加入三自的屬靈派,在巨大的政治壓力下,繼續守著愛國的紅線,並「向黨交心」,接受黨的一切改造,自身沒有能力反抗。事實上,原來那些教會內僅餘的敢言者,也早已在歷起政治運動中被中共整治。到這時候,已沒有人為教會的厄運發聲。

也許,今天中共已沒有消滅宗教的計劃(因為文革消滅宗教計計劃證實失敗,故改為管理、控制與改造)。但其統戰手段來打擊及分化基督教的手法,始終如一。

歷史沒有如果,但是:

1949年的他,如果活在現在,會作相同的抉擇嗎?

2018年的你,如果活在過去,又有不同的看見嗎?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