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城網上教會 Umbrella City Cyberchurch

藉着最虛擬的網上世界,關心最現實的生活與生命。不滿足於象牙塔中的生活,學習把聽過領會過的基督價值踐行於人間。不敢忘記貧窮的和受壓迫的。把關心化成行動,活像天城降臨人間。

錯愛

原刊於牧羊犬,2017年10月6日
Photo Credit: https://phoeberelationalart.files.wordpress.com/2015/02/dscn8808.jpg

Photo Credit:
https://phoeberelationalart.files.wordpress.com/2015/02/dscn8808.jpg

國慶剛過,有說氣氛一年不及一年。足球國際友誼賽唱國歌時又有人喝倒采,香港人對「國」似乎難以「越難越愛」,但社會卻充斥「愛」,「愛」字頭愛國愛到社團一般。

當下有些「愛」之團體,在公開場合,不時把愛國掛在咀邊,把鈔票塞進荷包裡邊,以權力排擠「愛得唔夠揚」之輩,甚或有豪情者使用粗言辱罵、出動拳頭皆有之。

現在愛國更是進階版,要做到敵我分明,進入批鬥時代:製造「港獨」言論,沒有回鄉卡的,不反對某某的,就是支持港獨!藉此抬高愛國身價。

但到底何謂「愛國」呢?

聽到某博士說起國家多年來被欺負,內亂元氣大傷,現終於強盛起來,應該報以同情,而非作無用的指罵。我亦反對為鬧而鬧,但對那些為撐而撐,偷換概念的歪理更覺反感。

我愛國,也愛我的民族,但為何一定要迫我也愛當下的政權?

以愛國愛民族的情懷去包裝,但過去的歷史和殘暴的政權,其實抹不走發生過的事實。是誰讓列強侵華的?是誰令我國元氣大傷的?豈不都是專制獨裁統治的後果嗎?

現在的政權仍舊繼續傷害人民,這樣明顯的根本問題,是不能用「國家富強了,其他的就慢慢來」輕輕帶過!更不是簡單一聲要「愛國」就能包容過去的。

難道愛裡面沒有責備,沒有管教嗎?
難道愛就等於容忍不義,容忍不講道理了嗎?聖經教導:「凡我愛的,我必管教」,又說愛是:「又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

明明有很多要堅持的理念,為何要容忍劣幣驅逐良幣的欺壓?

更甚的是為何愛國就一定要愛黨?這捆綁式的愛,弄盲了幾多人的心!有說黨與國是分不開的,這就更明確地指出一黨專政的問題。沒有對衡的制度,執政者只會越來越專制!又有說若不是黨的領導,國何以富強?這說到底,根本就是向錢看!

愛國當然沒問題,但使人最不明白的,是為何愛國的人不愛眼前的人?看不到眼前的問題?難道民生問題、制度不公義全是外國勢力造成的嗎?

明顯就是因立場不同而出現的離地雙重標準。

如果所謂為了保護國家統一性而使用各種暴力可以理解,那何以為保他人家園而衝擊立法會會議的東北十三人不可以被理解?為何重奪公民廣場的學民不可以被理解?為爭取原本承諾了的真普選而佔領街道的人,不可被諒解?是因為觸犯法例嗎?掌權者可以弄權,無權者的反抗就有問題,這是何其悲哀的奴性!

有人說要愛國,要順服掌權的,但基督徒有更重要的責任:就是要愛天國和順服神權!我們要展示並堅持神的公義;讓神的帳幕在人間,以愛去守望孤弱。

在極權之下,人民已經別無選擇,只有抗命!

如出埃及記年代:法老因見以色列民日漸強大,生怕他們作反,就殘害他們的嬰孩和修改政策打壓和苦待。若非他們最後選擇公民抗命,離開埃及,恐怕他們就無法經歷耶和華的帶領、供應和保守;聖經也沒有過紅海,經歷嗎哪餵養、雲柱火柱引路,入迦南應許之地的記載!

我不推崇港獨,也不反對愛國;然而基督徒要緊記耶穌對門徒說最大的誡命:不是愛黨愛國,而是愛神,和愛鄰舍。

教會不是政黨,不需要支持任何政黨,但不等於要政治潔癖;教會為世代的燈台,有作先知的角色去指出社會中,包括政治當中的不義───當掌權者利用制度欺壓無權弱勢,教會更應該義無反顧地守護他們。

牧羊犬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