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ala

Billy 一個喜歡每日多讀一點聖經, 神學未有耐畢業的讀經人,喪食"雜糧"的書蟲,自成一格的詞人 + 口水佬.
身在加拿大多倫多,自以為炒股勁過不少財經演員的投資人,日頭兼職做會計師, 為某銀行的國際業務做分析.

金融佬與教會之間的鴻溝

教會的牧者,總背負著一份關心身邊所有人又胸懷普世的偉大使命,像 Tony 在文中話齋:

牧者是上帝救贖之愛的見證人,為要引領受困苦的人,包括在職場上的信徒,再次幫助他們發現上帝的愛離我們不遠,而且也引領他們看見上帝的手還是引領他們在職場上宣告及展現上帝是唯一的愛1

 

Tony (以及一眾牧者與信徒)這份基督的心腸,為主牧養群羊的使命,我是由衷佩服的(因為我認識中的Tony不是齋talk, 乃是言傳身教).

68551-Gender_wage_gap_21000x416

鴻溝

然而佩服還佩服,朋友還朋友.

 

牧者和金融佬,在廿一世紀這資本主義社會相遇,恐怕永遠存在一道難以磨合(拉撒路與財主)的鴻溝.

 

最近追看由漫畫改編的日劇”深夜食堂”(參信仰百川對此劇的介紹),其中一集講一個三級片演員2,雖然貴為業界響噹噹的男優,被萬千毒男封為偶像,但他媽媽認為兒子居然幹這種有辱家門的勾當(真係生舊叉燒好過生你). 母子倆因而反目,廿年不再相見. 直到他媽媽患了老人痴呆,兒子才悔不當初地返屋企探望母親.

 

金融佬就彷如那位男優一樣,在教會眼裡,永遠是個庸俗污穢和邪惡的傢伙.

hqdefault

使命

牧者的使命是愛,金融佬,亦即係我,使命是什么呢?

就是賺錢,得銀如得魚. 而且要夠快,仲要比去年和比預期賺更多錢,令老闆同股東在每季業績公佈時,有至暫至輕的一秒喜樂,然後繼續為那無止境的增長和賺錢期望,花光我往後三個月的時間心力.

 

即使最卓越能像以利亞般呼風喚雨的金融佬(why not me?) 他的使命在教會看來,又有什么意義和價值呢?

 

除了十一奉獻,超過十一奉獻,以及分享如此奉獻,能換來教會在那至暫至輕的一刻掌聲(像香江正苦那波兒就係我地既好榜樣,邊囤地邊團契分享其感恩,連蘇牧師都讚不絕口).

其餘一切時間,教會都絕對亦肯定認為(我覺得): 金融佬所做,都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

 

我不會怪教會,連我亦有時用這角度看自己,在工作上也找不到有什么濟世意義可言,牧者不認為我這金融佬在犯罪,我已經哈利路亞鳥.

Achievement_Goal_Mission_Vision_Graph_Profit_Investment-512

首惡

因為聖經話貪財是萬惡之首,比那個與眾女優聯合,不與主聯合的AV男更為神所憎惡.

作為金融佬,即使”我不貪別人,別人卻因我而貪”這種瓜田李的罪名,恐怕仍是難辭其咎.

 

最緊要愛主,傳福音嘛!

地上一切?我呸!己經看作米田共鳥.

弟兄,一人不能事奉兩主啊!

你愛了世界,你怎愛耶穌?

 

金融

我覺得錢唔係我既主人,亦唔係我既奴才,好似戴志偉同足球咁,係我朋友,我唔明跟事奉主有什么衝突.

再者,金融絕不正義,但這個世界沒有金融,只會更邪惡,爭奪資源引起的衝突會更頻繁不止,金融的創新和幫助,帶來動盪又令這世界繼續推進和改革,也令歷史上幾乎是每一個腐敗政權因此倒台.

 

在這一行,我有幸認識幾個好叻好醒好勁知識面廣闊應用力高的前輩高人,有只需幾個月就將公司內部管治大大提昇; 亦有幾年來不斷在不同地方推陳出新金融產品令公司賺完勁多再賺勁多仍可賺更多的印銀紙人…..我跟他們差天共地,但在他們身上學到太多.

toronto-financial

但這一切,在教會眼中, 又算什么?你竟顧念它?

教會賺錢用錢就屬靈,我們如此行就屬世,我行之有道就係更是撒該,又怎能辯白呢?

 

感受

我相信大部份金融佬,以及唔少為”揾食姐”; “唔賺錢你養我呀”既平信徒打工仔在教會彌漫著這種意識形態/教導(內置鴻溝)中的感受/回應,也許會是這樣:

 

(我唔代表你,我只一廂情願的相信,冤枉你請原諒)

 

1. 阿愁

常存一種罪疚感,像稅吏在神面前錘胸,唯有獻金同在教會謙卑地做些可有可無的事奉一班上級豬,才可以憑此換取一張有 expiry date 的”贖罪券”(即透過事奉同奉獻令我重新找到存在感,感受到”主的妙愛,像我這樣主竟還肯愛我”的窩心快慰).

 

呢類人和牧者的鴻溝是這樣:

你(牧者)這樣偉大,你這樣(對主)堅壯,你似上帝我卻似螻蟻.

我知我抵死,但我都有奉獻架,仲想多尐,喂!真係做唔到,我做唔夠,我衰仔 lor,好未.

11351654_896162023784375_71818188_n

2. 阿樂

經常罪疚地返教會,會癲架!

神有赦免嘛!再加上神好愛好愛我,我知架!我人生既大小際遇都暗合神既心意同安排.

既然係咁,我賺錢就係神愛我祝福我既確據,其他人你可以話佢貪財,我?我叫替天行道,話俾世人聽,信耶穌啦!信耶穌就會得祝福架. 睇下我!

事奉神,十一奉獻啦,耶穌就會得祝福架. 睇下我!

 

呢類人和牧者的鴻溝是這樣:

你講神點愛我?我知,你再同我講這不過係錦上添花,要背十架什么的.

你提醒人不該貪財,我知,所以我已經事奉同奉獻咁多,我好感恩架!

看似樣樣認同,實際上一句都聽唔入.

 

當然牧者如果識做,和光同塵,這些人對教會的愛會更多,金會更多,鴻溝也就變成一份河水不犯井水的默契了.

download

3. 阿厭

唔認識自己亦唔想認識自己

來教會可以拋開一切唔諗佢,多好.

你唔好問,問我都答唔出,”冇乜特別,都係咁架啦!”(咁 personal,叫我點答你呀?)

 

4. 阿謎

這是一班在十字路口,在教會對金錢的教導下無所適從,又有喜又有愁,主愛滔滔分不清歡笑或悲憂的一群.

困局是: 教會攪的什么職場工作坊,無法助我找到做金融佬的屬靈使命(本來為賺錢根本亦為賺錢又何來找到教會講果套”屬靈”?),同時間我又冇波兒那份禮義廉,每次都將神愛世人這教導變成神好愛好愛我,為我安排最美好生活光輝,一切所以我做乜都係神祝福的明証…..

 

正是這份爭扎使這第四類朋友裡外不是人. 前無成聖的出路,又不願回頭,不想內疚,但亦不願禮義廉般成功神學.

 

同行

牧者如何做信徒(ie. 金融佬)的同行者呢?

images

Tony 話:

教牧同工一見信徒出現問題時,我們立時就講道理、教真理。這本來是一件好事,可是我發現教牧同工未必能夠在聽清楚他人(包括在職弟兄姊妹)的心聲就開始講道理、教真理,因而使這些人感到教牧同工不明白他們的情況而亂下判斷。其實,我們作為教牧同工需要與他們同行,聆聽他們的心結,關心他們身處的處境才祈求神智慧而開口說話。我們作為教牧同工真的要知道我們與這些受困擾.

當教牧在接觸在職信徒時,真的需要用心聽他們的心結,聽聽上帝微聲的恩言,才向他們分享。有時就算不說什麼,默默相伴也是一種的安慰,因我們的出現是提醒在職信徒:「祂在」。

 

我同意先聆聽而後分享真理和主的愛(包括默然)這種關心方式. 大部份當代信徒也喜歡同接受這一套.

 

但假如基於前述的內置鴻溝,”你唔明架啦”的前設早已烙印在信徒心裡,而教會看世界又真的是那么黑白分明,殘過粵語殘片,根本就兩個世界,那么牧者關心就變得困難重重.

 

暗湧

更嚴重的暗溝,正正是牧者有這為主關心人的使命.

“我早知你會咁睇我架啦!你係講台/查經咪咁教導,你依家走來關心我,聆聽我,為了什么呢?

你就算做一套(關心呀!神好愛你呀等等),但你平時講另一套喎!

你關心我因為你有使命,你聆聽我因為這是你要實踐使命而採用的溝通技巧,但不代表你明白,認同,你亦幫唔到我.”

 

“因為我想繼續留在這教會,又欣賞你羨慕你這愛主的使命,我覺得被關心始終係件好事”,所以我見你來關心我,我不會像那拒絕跟董伯伯握手的大叔那樣, 而選擇開放一點點 – 被”被關心”.”

 

既然是被”被關心”,只為了大家好來好去令人好向神交帳,那么分享除了關乎生老病死(那是因為生老病死會令一個人沉默,唔出聲到一地步又好想找一個聆聽者這樣的矛盾狀態),就多留在最近好忙,呢排好辛苦永遠冇死錯人的層面上.

images (1)

實況

這也是團契小組的普遍實況.

我們要彼此相愛,這是好的,這是使命.

所以我要關心人亦容許別人關心我,但我又唔覺得你會明,分享三分鐘也交待不了什么,咁點好呢?

解決辦法就是我們要被此相愛,學”被”關心和”被”被關心,來一套屬”零”建立,作用是令我們不再內疚又可以宣告教會弟兄姊妹比外面的人更膠心,更真.

 

好比金融市場上的買賣交易,升升跌跌,不過是場零和遊戲,但過程中建立了活動,也造福了提供交易的平台,金融市場造福了金融佬,互相膠通造福了教會增長.

 

我不知道這是否不少人內心的想法,就算有,連我自己也沒有勇氣繼續想下去,太衰仔,太傷害教會弟兄姊妹的感情罷!

但這可能是實況.

 

微妙

深夜食堂這日劇場境是個俾得起錢就任點任食,夜鬼才會去的餐廳,它不是哈利路亞充滿愛的教會,理論上只有食肆和食客間的食品交易,”愛”本身不是理所當然的調味料,而廚師(主角)好明顯沒有這份關愛食客身心靈的崇高使命,這不是他 job description一部份.

1322986174-2373662128

多奇怪,為什么教會有心栽花花未必開,不經意的廚師反而關心到別人? 這只是套日劇橋段,還是現實生活呢?

 

關係建立係件非常微妙既東西.

 

有的人一見如故,相見恨晚;

有的水溝油,點都撈唔埋,勉強冇幸福還不如保持一點距離;

亦有的識於微時,儘管性格不同,長大後又各奔前程,彼此間那份情誼打風都打唔甩.

人夾人,出於自然.

監硬嚟,會好辛苦.

 

了解

我是平信徒,至少有一個從上而來的福氣,就是有自由地關心和被關心,去選擇順其自然地發展友誼.

我不介意教會 mix and match 我的團友組員,我亦會嘗試關心和被關心,但我不會強求,我亦不會為唔 work out 而 feel bad.

 

我亦勸牧者/什么導師/團長,不要強求. 也不要將難擔的擔子使命強加於人以增加人的內疚和更大的虛偽.

 

作為平信徒,我覺得我們要理解上述牧者的限制和苦況,要幫他們和他們關心不了(但我們偏又關心得了)的朋友搭橋. 不是挽強他們”被”關心和”被”被關心. 而是讓他們知道不管關係發展如何,我們都同在基督裡也在主的愛裡.

be_strong_by_itaq-d45v4iw1-640x6402

當然,我長氣地再強調,老病死除外,作為主的門徒,是付出時間行動 etc etc 關心的時侯,如果對方肯亦不出於勉強.

  1. 我唔認為上帝是世上”唯一的愛”,末信之人的父母愛,情愛,友愛,性愛是什么?若說它們不知仍是出於神是否太打橫來講呢?若我們所有愛都絕對來自神么?那我們溺愛,私慾,迷戀又是否出於神?還是你不把它們定義為愛呢?

    因此我會話上帝是世上最偉大的愛之一(亦好可能係最最偉大的),而愛係多面多種表達.

    我唔係上帝,所以恩澤萬邦的愛冇乜人做到係正常,但我仍然可以宣揚這份愛,同時在付出同接愛各種人間愛的過程上,注入上帝偉大的愛的元素.

  2. 影射加滕鷹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