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ala

Billy 一個喜歡每日多讀一點聖經, 神學未有耐畢業的讀經人,喪食"雜糧"的書蟲,自成一格的詞人 + 口水佬.
身在加拿大多倫多,自以為炒股勁過不少財經演員的投資人,日頭兼職做會計師, 為某銀行的國際業務做分析.

金融佬看電影 The big short 觀後感

尋晚睇 The big short 呢套戲,勾起08金融海嘯的回憶,好有感觸.

(純個人經歷分享,除故事大網外,零劇透)

故事講述一小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金融佬,在08金融海嘯前 big short 賺大錢.

如果你到現在還弄不清什么是次按,Asset back mortgage, CDS, CDO…..電影生動幽默的描述和比喻令人佩服,我無法將那些金融工具解釋得比電影更清楚明白,是 dummy 還是局中人我都認為值得一看.

The big short 簡直係一套教育電影(二級半果隻. 其中暴力,色情,粗口,貪婪包羅萬有. 不過,若這一點都會是巨大試探而令你跌倒的話,究竟係你太軟弱?還是你所信的神冇料到? 答案你懂的.)

 

作為一個金融佬,在全世界向好/向壞下力排眾議,獨斷專橫地做決定,並且堅持決定係好難又好辛苦. 尤其是當你要交數,當你唔能夠做得比人差太多,你會不知不覺,搭上這條可能會沉但目前仍然帶著你走往目標的爛船上.

 

我的公司如是,整個金融界如是,所有投資者和政府也如是. 事後諸葛亮,我們當然可以將一切簡單化,看成人無止境的貪婪,為求賺多一點點而不擇手段.

這也是我在海嘯爆發後兩三年之久,回到教會,找不到絲毫安慰,只聽到台上老生常談的指罵.

 

(他們真的明白發生什么事嗎?不,他們什么也不懂,但他們理直氣壯地發聲).

the big short book

為什么海嘯前我聽不見那些指罵呢?為什么平時教會著緊的只是建堂擴堂和十一奉獻?這不也是求更多錢么?

 

海嘯後痛罵整個社會貪婪,我看不出有什么建立性,只帶來更大傷害.

 

心靈上,對我這個大花紅冇我份的打工仔,做成無形的自我控訴,當時我日日番工都唔知公司會倒閉,還是亞視永恆,死極都死唔去. 管理層像走馬燈般換了四次,壓力大到死去活來,教會還要久不久逼我悔過?

 

實際上,這種罪疚感加上大市不斷下跌的壓力,會否令信徒在那大市谷底壯士斷臂呢?果真如此,真係乜仇都冇得報!

我眼白白睇住唔少成了大閘蟹的信徒將辛辛苦苦儲蓄的血汗錢蝕掉還換馬去一些較”穩陣”的投資組合.

 

某,”唔玩! ”

我,”你轉左追唔番. 揸住,個市會升番”

某,”我諗呢個係神既管教,唔想我玩股票,佢用今次去提醒我地太貪心既後果…..”

 

當我嘗試解釋多一點分析,就會比人鬧或冷處理.

images

情況跟故事某一主角雷同. 當我在海嘯前勸人真要投資就買政府債券唔好再買股票,被人怪責為何人家賺10% 而他們卻蝕了3-4%. 海嘯後,連分享自己入貨(我不敢再勸人)也會捱罵.

 

我公司好不了幾多,海嘯前,盡力揾生意,希望買多點AAA asset back 做保守投資. 海嘯後,盡力咁對沖,寧願唔賺都希望唔再蝕更多. 大部份公司同投資者都會聰明保守咁蠢兩次,但當你置身其中,所有人都在作出當下最明智的決定,那時侯對此提出質疑,即使多么有智慧,質疑本身就絕對是愚蠢,我在公司試過,在教會,在家中也試過,真的太傻仔.

 

當然,事過境遷之後,我們會把那些獨具慧眼,有膽有錢 all in 的人視作英雄高手 (利申: 我冇 short.).

 

金融海嘯,讓我對幾個道理有更深體會.

1. 傳道書話日光之下無新事,所重要的是人如何享受人生,以及在其中學習敬畏神.

 

頌聲背後,他們仿佛從未賺過百年一遇的巨款般,還是一如以往,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分析估算,享受估算成功的快感,和優化從失敗而得的數據,去更新現有的金融模型. 他們為到自己的所擁有和追求感恩.

 

當日蝕到血本無歸的人,也仿佛從未蝕過一分一毫的幸福快活的繼續生活. 他們為自己能謙卑,順服和學會知足感恩.

 

每個人都仿佛因此得到些體會,學到些人生道理.

 

2. 但以理書話,許多人潔淨自己,但惡人仍是惡人,無知者繼續無知,智慧人總能明白一切(12.10)

 

原是形容災難/審判過後的死性不改現象.

 

所有人還是依然故我.

賺錢,蝕錢

教會繼續向信徒要錢去營運和植堂.

直到下次金融風暴再臨.

又有一班人賺好多好多,而所有人在蝕錢後完全放棄離場,教會又再次勸人唔好貪心.

不過風雨過後,不管你是誰,還是會照老方式活下去.

 

3. 以西結書話在任何一個時代,就算像挪亞,約伯,但以理般的義人,充其量只能救到自己

(潛台詞: 無奈地眼白白睇住身邊人一個個倒下,站在破口守望又如何?人總是聽不進耳)

 

4. 不要有理冇理指責人貪心,不如教曉人如何把握時機. 也就是在世人貪心時憺心,在世人擔心時勇武(貪心).

 

這句股神到師奶都識講既說話,到你真正可以實踐既時侯,你要先有得罪全世界,斷埋六親繼續任性的固執才好,做唔到,就乖乖做羊群中的一員,你蝕完不要緊,三四年後依然幸福快活,總比斷完六親,跟住把持不定蝕得更多,到時真係賠上生命.

 

5. 教會由一班普通人,一班羊群組成,它儼如一小社會,

所以不能期望它在什么問題發生後會有異於羊群心理的安慰和鼓勵,我不再對此有任何期望,也不會分享作金融佬(成功定失敗,冇分別)的壓力和掙扎,看一齣 the big short 或者 margin call, 甚至 the wolf of wall street 比返教會安慰大得多呢?

6. 教會是個好怕有風險的機構

查經怕解錯, 事奉怕做錯, 為社會發聲怕講錯, 投資怕蝕.

我唔係反對保守, 但作為一個每時每刻都在計算風險同面對風險的我, 我會覺得無風險不代表敬畏神, 而且有許多時是怕失敗又一事無成.

我建議人人玩下些會贏會輸的運動或遊戲, 練下個胆, 在教會為神服事畫力, 做錯咪改, 翻不了天! Just all in!!

7. 金融界改革,聽起來非常諷刺,不是為了悔改,不是為了不再貪心,

而是為了將來賺更多又蝕更少的這份”貪心”,這貪心成了新的動力,將現有問題解決,修補漏洞.

 

更諷刺是: 這份貪心所帶來的更新改變,比教會和信徒的下巴輕輕滿口仁義道德更有效,更實際和更徹底. 唔係得把口講,唔係心態上以為變左但乜都冇變不過自我感覺良好. 說到尾,最唔想金融核爆的是金融界,if party is over, 仲賺乜?

 

想對這幾年金融改革了解多一點,建議讀前 Federal Reserve 主席 Ben Bernanke 的著作 The Federal Reserve and the Financial Crisis, 薄薄的一本由講座變書深入淺出的尾尾道來.

the finl crisis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如果泡沫是由貪心和過份信心所產生,谷底反彈也是貪心和信心回復所帶動.

所以教會要指責人貪心,要在泡沫之時,才算是智慧.

在谷底,要鼓勵人有信心.

 

鬧人貪心不過在人傷口灑鹽,叫人更失信心,曲線令市場插多尐. 雖然這也是人之常情, 善良的教會說善良的勸勉, 我完全理解, 所以我唔會再因此對教會失望了.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