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neth Ho

少年時喜歡閱讀和發白日夢,曾幻想自己成為小說家、科學家和哲學家。現在是一名小傳道,仍然喜歡閱讀和思考。有感於基督信仰需要更多對大自然的關懷,所以,同人行山就是我的牧養。

釋經講道以外的想像

Speech

我是一個喜歡釋經的人,也很喜歡釋經講道。可是,這一年牧養中學生的經驗卻令我重新思考講道的方法。

我發現現在的中學生至少有兩點和以往的中學生不同。第一,在DSE的學制下,現在的中學生每天都在學校聽九至十個鐘頭書(還不包括補課和補習),30至45分鐘的釋經講道只會令他們把講道視作上堂,吃不消之餘又容易感到厭煩;第二,現在的中學生比以往的中學生更習慣用圖像和互動的方式接收資訊,例如我教會轄下的小學就採用了iPad教學法,每位小學生上堂時都拿着一部學校配給的iPad。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這一代的中學生自然不再習慣以聆聽和閱讀的方式學習。

那麽,青少年牧者應怎樣向中學生講道?我没有既定的答案,我自己也在探索中。不過,我最近嘗試放下釋經講道的框架(不是放下釋經),以不同的方式講道,我暫且把這種講道方式稱作演繹式講道。我最近一次講道以《雅各的獨白》為題,代入雅各的角色,分享自己一生的掙扎。我之所以稱這種講道方式為演繹式,是因為它算是一種話劇,雖然没有華麗的道具和鋪張的舞台設計,但我卻要演活雅各的情緖和行為。但它又不完全是話劇,因為我要不斷與台下的年青人互動,遊走於台上和台下。令我驚訝的是,一些平時聽道發呆的初中學生竟然專心聆聽雅各的獨白,甚至踴躍回應雅各的提問。

除了表達方式,這種講道在本質上有兩點與釋經講道不同。第一,這種講道以一個聖經人物為基礎,但不是將所有關於這人物的細節都系統地鋪陳出來。另一方面,由於聖經很少描繪人物的内心狀態,因此講道者需要補充人物的心理,甚至連貫一些聖經没有交待的劇情轉折。因此,簡單地說,雖然釋經講道也可把焦點放在一個聖經人物上,但釋經講道比較著重分析,這種講道卻著重對聖經人物的重新詮釋和演繹。

第二,雖然釋經講道和這種講道都有一個失落的焦點,但這種講道比較著重提出開放式問題,而不像釋經講道般透過分析而達到結論。作為雅各,我最後拋給年青人的並不是雅各一生的總結,而是一條關於雅各一生的問題:「為什麽我一生都要靠自己爭取才能得到我應得的東西?究竟係我錯定上帝錯?」開放式問題提供了反思空間,能激發從小到大都習慣聽故事式說教的信二代對聖經的想像,打破聖經就是沉悶的觀感。

我寫這篇文章,並非否定釋經講道的價值和重要性。我相信,釋經講道對大專生和職青仍是不可或缺的,而且,演繹式講道並不是釋經講道以外唯一的可能性。這是一個充滿想像而不滿足於道德說教的世代,作為青年人的牧者,我們實在需要探索新的方式活化聖經的故事,讓聖經繼續向這世代說話。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