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稱為基督教的品牌


Willis Wu 2019年2月28日


我算是半個果迷。

從iPhone、iPad、MacBook,我都慣用了蘋果的產品。

只是我並非完全的果迷。

畢竟我家沒有Apple TV,左手也沒有戴上Apple Watch。

然而果迷應該如何定義?若我認同蘋果那種簡約耐用的理念,繼而買上少量蘋果產品,我算是果迷嗎?抑或要成為正真的果迷,全家必須要配上蘋果產品?不過無論如何,我選用的品牌正在向人告訴我的喜好和身份。

最近讀過路恩哲(Andrew Root)的作品Bonhoeffer as Youth Worker1作者在其中一章重新演繹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的作品《追隨基督》(Nachfolge or The Cost of Discipleship),並且視之為現代青少年事工的神學基礎,尤為有趣。

路恩哲認為今天基督教信仰就似是Gucci、Samsung或Apple這一類品牌。品牌背後帶著某種理念(idea),讓穿戴這類品牌者顯出某種獨特的品味和身份。然而,當我們過份種視品牌的外在價值,卻會逐漸忽視它們的內在質素。結果我們漸漸無視了品牌背後的真材實料,甚至樂於選購冒牌的山寨貨品。這些山寨貨品雖然看似無異於原裝正貨,但耐用程度往往有著相當距離。

路恩哲指出《追隨基督》裡提到廉價恩典的概念,就如這些徒有品牌名稱、卻沒有真材實料的山寨貨品。廉價恩典強調基督無條件的犧牲和寬恕,卻沒有為大家提供信主以後的回應方案。在入門條件不高的應況下,信徒輕易戴上基督教的品牌、滿以為自己背負著信仰的理念,卻是經不起實際的風浪。

畢竟,真實的信仰需要人完全委身、在處境上不斷的回應。誠如潘霍華所言:「十字架是放在每一個基督徒的身上。每個人所必須受的苦,是始於基督宣召他撇下這世界的一切。人與基督相遇之結果,就是老舊人之逐漸死去。」2

不過無論品牌如何貨真價實,路恩哲對基督教作為一種品牌的概念依然存有質疑。他指出品牌既然反映某種理念,則可以隨用家的好惡選擇或撇棄。今天我被基督教的某種價值感動,於是立志成為信徒;他日我怯於承擔從信仰而來的某些責任,於是毅然否認基督徒的身份。信仰,在此依然是一種憑藉個人好惡而選取的商品,卻沒有任何代價可言。

回顧我們今天的處境,不像是路恩哲所批判的現象嗎?教會為了保持人數上的增長,於是落力塑造一個美滿的聚會環境、安排多種文娛康樂活動,務求令參與者能夠坐得安舒、樂意每星期走到教會參與崇拜。

我們都把教會打造成某種商品,希望為基督教建立某種品牌理念。然而單純受到品牌魅力而入教,他們真的能夠成為緊隨基督的門徒嗎?與此同時,又有幾人願意著力於講壇的教導、門徒的培訓、慕道者的牧養,以致他日風暴突然到來,教會再沒有安定的聚會場所,大家依然抱著對上帝一份不屈的信心?

最後還是想說,筆者牧養的教會處於深水埗石硤尾的交界,教會附近有一處面積不到四百呎的小型公園。每逢主日經過公園,總會看到二、三十位菲律賓女傭,或牽著手唱詩敬拜、或圍著坐下聽人講道。她們沒有華麗的聖殿、沒有可見的康樂活動,也沒有任何鋼琴結他,卻有一種我們沒能看見的信心。我常告訴身邊同行的教友學生,是她擴闊了我們對教會、對基督徒的理解。


  1. Root, Andrew: Bonhoeffer as Youth Worker: A Theological Vision for Discipleship and Life Together (Grand Rapids: Barker Academic, 2014).
  2. 潘霍華(Bonhoeffer, Dietrich)著,鄧肇明、古樂人譯:《追隨基督》 (The Cost of Discipleship)(香港:道聲出版社,2008第八版),頁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