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ry Kwan

Gerry,2009年畢業自建道。大學主修物理,副修數學,也在這途中信主。從前喜愛霍金無神思想,如今週旋在信仰與科學之間的整合。閒時喜愛動漫,並從中反思人生。
盼望生活像鬆弛熊,不為生活緊張,放鬆、自由自在地活在主裡。

這3天我是這麼過的

我不打算寫甚麼禱文和分析甚麼,我只寫這3天是怎樣過的。

由學生衝入本為公共空間的廣場那日開始,我就很晚才睡。我睡得著是因為太倦,我不睡是因為一直注視網上的直播。
我見到facebook有人說他不肯睡,因為他生怕睡醒後香港少了人。我也怕。

主日(28/9)上午,返教會事奉。我只睡了兩個多小時。常常勸弟兄姊妹主日之前要有充足睡眠,但昨夜所目擊的仍在腦中,深宵仍與同工討論主日上午需否有任何應變。
主日有很多事奉,下午有一個時間衝撞而去不到的按牧禮。跟同工一起事奉很喜樂,見到同工被按立也很感恩。

當一切完滿,有感動走去教會附近一家要結業的咖啡小店,享受最後的歡樂才回家去。
途中一間破舊的回收店,有一群人擁在電視前。我呆了,第一發催淚彈!我竟然目擊直播。

我立時在facebook和Line上跟我的好友、同工聯絡,他們十分震驚和憤怒。
我走到小店,他們正在開結束派對,更請我飲了一杯我想飲很久的特色咖啡。
我開口說:出了催淚彈……結果我們有一個小時,一同看直播,一同為香港痛心疾首。

我想金鐘太亂不能去,所以打算坐港鐵從港島東經東隧回旺角。
車還未上,收到消息金鐘已封。
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回到旺角,終於聽到廣播說警方要封鎖金鐘,我即時心寒。
途中極多的市民很沉重,我們都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因為所有低頭族都不是在打機。

我去了一家我常去的集玩咭店。我沒有心情去玩,只打算拿取我訂了的東西。
一開門,往日喧嚷的店子鴉雀無聲。平常講「爛gag」的店主從未如此嚴肅過,他說大家都知道了。
他知道我是傳道人,他問我會否去OC。
就是這樣,我可以跟店內的玩家們分享我的信仰和看法,而且他們聽得明白也表示認同。

終於回到家中。我開始了「作戰」。
我整晚都在不斷聯絡在外的青少年人,尋找他們的下落,又做「鍵盤戰士」密切留意事態發展。
我沒有停下來,不斷的聯絡、代禱,直至大概凌晨3點,我才較為肯定我可以去洗澡休息,大家都安全了。

我要向教會致敬,特別是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香港堂,他們甘心樂意通宵守候、救急扶危。
我要向醫護人員致敬,他們無畏無懼的服侍必被記念。
我要向我牧養的青少年致敬,勇敢果斷,知所進退,亦能彼此記念。你們確實長大了。
我要向我的同工致敬。我好歹也是安坐家中,但你們除了在線上,也有留在教會通宵留守。
我要向香港市民致敬。無論是前線的還是我生活圈子附近的你們,讓我看到大家對香港和香港人的承擔和修養。
這一刻,我才認識「家是香港」到底是甚麼意義。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