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流

人微言輕卻愛自由

這場瘟疫是出於上帝的審判嗎?

有些比較保守的基督徒,會以一種「還原主義」去解釋及應用聖經,即是凡聖經有的,都應該保留;凡聖經沒有的,都應該禁止。他們主要來自基要派群體,基要派翻出來就是「原教旨主義」的意思,所以他們傾向凡事按聖經字面的意思為依歸,以為這樣就是最正宗的釋經,走在最接近神的道路上。例如聖經不許女人講道,他們就反對女同工負責崇拜講道,也反對按立女牧師。聖經說要順服掌權者,他們也反對公民抗命。聖經沒有提到民主,所以也否定基督徒應該參與民主社運。聖經提到六日造天地、挪亞洪水等事件,這些事件就必定是歷史事實的記錄,所以就算花上巨額資金前往亞拉臘山尋找方舟遺跡,也在所不辭。

按他們的思路去推論,瘟疫理應就是出於上帝的審判,因為聖經每每提到瘟疫、地震等災禍,均與上帝施行審判有關。不過,我們卻較少聽到這些保守派信徒會認為瘟疫是獲罪於天,這跟他們一貫的釋經思路顯得相當不一致,實在令人感到奇怪。

其實原因不難理解,因為他們多有愛國情意結。他們當中有些KOL更認為中國是上帝偉大的器皿,上帝要藉中共的一帶一路,將福音傳回耶路撒冷,甚至藉全球華人基督徒將福音傳到地極,試問他們在感情上又怎能接受上帝要審判他們所愛的國家呢?只是他們與荷蘭叻一樣,看不到宗教逼害、看不到中共拆十字架、看不到大抓捕、看不到暴政;卻只看到基建發展,人民富起來。

筆者也不認同以還原主義去解讀瘟疫,理由是聖經作者乃是按古代的世界觀寫作,與現代人的世界觀好不相同,例如古代的人會認為天圓地方,雷電是上帝在密雲中擊打出來,冰雹是藏在上帝的倉庫裏;細菌病毒是近百年才被發現的東西,古代未有這方面的科學常識,因此他們以為疾病、瘟疫均是來自超自然的力量。這並不是說聖經有謬誤,而是說作者乃是以當代的世界觀下去表達他們的信息。所以按還原主義去應用聖經是很容易會跟現實處境脫節。

現今普遍信徒比較受著人文主義影響,認為上帝已經設立了周全的自然規律,上帝讓整個世界在這既定的規律下運行。例如我們生病會求醫,需要戴口罩防疫,我們也會減少聚集,極力要求政府封關,不能一味單靠信心禱告,因為現今普遍信徒相信,上帝一般都是讓人服於自然規律,按常識去生活行事,超自然神蹟是十分罕見的。當然,人文主義也會帶來一些弊端,就是會令我們過度重視理性,信仰具超越性的信心會被削弱,宗教也會被限制僅為主觀的經驗。

若按著人文主義去推思想,我們便很難去確定某些事情是出於上帝的直接作為了,我們所能看到的,全都是各人按本身自由意志所作出的活動。至於這場瘟疫是否出於上帝的審判嗎?選舉大勝是上帝的工作嗎?「發叔甩轆」是上帝的幽黙嗎?我們一概都很難確定,恐怕永遠找不到答案,往往只能在過程中用信心倚靠,或事件過後才體會到上帝在當中黙黙保守,但這並不能客觀地被驗證。

既是如此,我們也不能期望上帝會以超自然力量去扭變社會不公義的制度,我們也不能單單靠禱告就能令政局一夜翻天,我們還需長期努力行動,方能將社會帶回正軌。而在我們一直以來的親身經驗上,上帝並沒有施行人皆可見的超自然神蹟去改朝換代,而是在各人心裏作出黙黙的感召,而各人又按著本身的自覺性回應,起來行動。

最後,回到本文的題目:「這場瘟疫是出於上帝的審判嗎?」,正如上文所說,我們不可能知道上帝有沒有直接出手,很難斷言說這是或不是出於上帝,這屬不可知論。

但坊間對於武漢肺炎疫症的起源有兩個說法:一是源於野味市場,致命病毒由野生動物傳到人類,最後造成人傳人。二是源於生化實驗室處理不慎,誤將病毒流出社區,引發軒然大波。而這冠狀病毒是經人工基因工程製造的,甚至據說是從別國偷運到武漢實驗室,想用來發展大殺傷力生化武器,藉此稱霸世界。

不管那一種說法是真相,兩種說法均指向人的罪性,加上官員隱瞞疫情,只重經濟發展和政局穩定,才導致今日難以收拾的局面。這等任意妄為的行徑肯定是破壞了上帝所設立的自然規律,最後必定為自己和別人帶來痛苦的結果。就好比一個人若暴飲暴食,缺乏睡眠,懶做運動,必定自食其果,累己累人。

所以,當一個政權妄顧自然生態規律,違反普世價值,打壓言論自由,只顧及經濟和維穩,終竟難以持續地發展下去,而最後也必自食其果。我們雖不能確定這是否一場從上帝而來的災害,但卻可以百分百肯定這是人禍。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