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透過雅歌,尋覓上帝恩典的痕跡

前言:想詰問每一個活在父權當道的華人教會的男仕一條問題:「你真的看見女人是誰嗎?」

一直不明白舊約「雅歌」是說什麼的,於是十多年前去上楊錫鏘牧師的課,在遠東金融中心的港福堂,他逐字講解原文之意,於雅歌成書時,頸長、臍大如盤的女子方為美。

數年後,同一講員在另一處(具體地方我忘記了)講同一卷書,印象中,他講解得更奔放,沒有避諱一些敏感的詞彙如「體位」,我覺得自己明白多了。

然後是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九日週末,漢語聖經學會的郭罕利博士請了楊醫在窩打老道信義會真理堂再分享「雅歌」,幾百人擠在一個禮堂,今次,我忽然開竅了,很有衝動結棍地好好分享一下感受,如下:

雅歌由始終,到頭尾都不是講「神人關係」,楊醫認為必須將之收編入智慧文學,與約伯記、箴言、傳道書並列;整卷書碰觸到創造神學一個很重要的概念:那就是禮物(gift),另一重要概念是:秩序,在傳道書、箴言、約伯記俱有推敲、論述。

整卷書洋溢著男女傾情之戀慕,有些描述,露骨得叫人臉赤,實不易明白作者背後之用心良苦,要開啟雅歌此卷書之鑰匙,原來在創世記二章18-25節。

在那一處,一劈頭,The Goodness of God就呈現於二章18節:那人獨居不好!要停駐默想的是,上帝並不是造了一隻金毛尋回犬來陪伴Adam(原文衹解作男人),而是一個女人(路得,以斯帖就是此性別),她可以體態誘人、風情萬種,一顰一笑俱令人驚心盪魄,朝思暮想。壓根兒,每個男人都有潛質當波阿斯,又或是亞哈隨魯王。

正正就是因為女人的出現於地球,突然之間,婚姻、交合變得可能,那是三方面的向度:physical, emotional and spiritual.

At the risk of being judged as male centre,我想説:「就神學而言,女人是神造給男人的禮物,既是禮物,也就不是他entitle的!故此他要珍而重之,而不是肆意消費、剝削、踐踏。」於創世記二章18節:伴侶原文解作同尊同榮之helpmate,她並不是男人的附屬品,從來都不是!香港好多有錢佬一定不同意。

女人可以為男人解寂寥,伴他去聴馬勒,在他事業低潮時鼓勵他,亦可以在床上帶來翻雲覆雨的歡娛,你可以想像這個世界,若果缺少了女人,是多麼的乏味嗎?

箴言五章19節:「願她的胸懷使你時時知足」,此與雅歌七章露骨的描述遙相呼應…..

西方社會有很多Donald Trump’s mindset的賤男,輕蔑女性、克林頓也是此一窩之蛇鼠,並不顯得有什麼高尚,我們要追溯尋源,回到最初的起點,返回創世記二章,返回雅歌,re-imagine上帝創造女人,背後究竟是出於怎樣的善意,亦唯有如此,我們才懂得愛,方可慢慢細嚼「愛情如死之堅強,眾水不能息滅」(雅歌八章6-7節)究竟在說些什麼…….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