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重鈞

只是個傳福音的普通人

近年的教會改革勇者戰紀,與方法論

690---base_image_4.1424276022

難得工餘有空,寫下教會改革。

教會改革九十年代或更早的時候已有人提出。我們那年代不叫教會改革,叫「求教會復興」。我很尊敬有幾位牧者,e.g. 楊牧谷對壞鬼神學的討論,李思敬對從認真讀聖經為起點的改革…等等。
對這些的理解,我總聯想起小先知書:「願十二先知的骸骨,從墳塋中展現新生命;因他們安慰了雅各之民,以堅定的盼望解救他們。」(便西拉智訓 / 德訓篇 49:10)
神從不會放棄祂的子民。就算在最艱難的日子也正是祂最多僕人被差派去安慰解救的日子。

這些年,見過很多作改革的嘗試的人。
只見過有些很接近的人。但從未見過一個合資格的改革者。
怎樣才叫合資格?例如做任何事,就算是素人 / 非受過訓練的人士,都會對做那件事的方法論的判斷,或是否可行(feasibility)有相當直覺而且大致都準確的理解。舉個誇張的例子 e.g. 射支火箭上月球,專家出來解說,一般來說素人雖然未必可以精細明確明白,但素人也能聽得出大概是否可靠或可做到。這是種方法論上的廣泛常識的特性。
教會改革的方法論,也是有這種廣泛常識的特性。很多人作的嘗試,其實其他見到的人心中都大致有數。

常見有這幾類的嘗試:

1. 低級一點的,其實只是在罵。罵了就當建設。
好一點的,可準確指出問題癥結,但無提出建設方案。這等於是日日話其他同事做野差,但自己全無建樹。

2. 幻想自己是馬丁路德。一來以為馬丁路德是個成功的改革。二來以為馬丁路德果套可以照辦煮碗搬來廿一世紀用。三來以為馬丁路德就係改革。實際上意識形態上和幻想自己是耶穌或使徒或先知的那些長期住院病人無乜分別。其實是幼稚和中二病。

3. 大大聲話俾全世界聽上帝呼召自己做教會改革。然後就日日在寫天天在寫,都係尐不著題的文章。然後嘆息:「我做了,但世界心硬,沒有跟從」。這是種街邊唱歌幻想會出名,和按科學方法經營演藝事業的距離。真正識做事的人:是「意到事成」,是「廟算知勝」。成功的人不是幸運,而是日練夜練。

4. 大撈教會改革油水的人。往往換湯不換藥,用聖經的字眼就是舊酒新瓶。他們用與建制一樣的模式,一樣的路線,一樣的方法。不過打著自己勁過建制的旗旘。不少是往往鼓勵人番多幾間教會(所以可以番埋佢果間)。而且雖然象徵和口號很要強,但牧養方法和建制一樣欠奉。我很不想說這種方式簡直是披羊皮的狼,是打著拯救旗號實質謀利的機會主義者。我很希望他們會提供些不一樣的方法,致使印象改觀。

另外有兩種人很接近。

5. 其中一種是些方法論對,能力、動員力、工具配套都對。是咁多種中最接近的 candidate。問題在,靈性。
基督教的任何項目最難的地方,是它們都不是單靠才能和人多(聖經的字眼就是勢力),而是靠著準確無偽的「靈性」。靈性這回事,見過的人就知是甚麼。未見過的人,沒有那個詞匯,講俾你聽都唔明。而甚麼是靈性 / 聖靈,發覺很多這圈子的人都講不清,包括牧師,甚至包括很多名牧和學者。想像下:整套降龍十八掌,招式學晒,但最重要x10000 的內功就是坊間很多教人的都不懂。基督教現下就是這種狀況。

6. 另一種接近的人,是拾級而上的人。他們不斷客觀和用正確方法探索和討論,一步步摸住石頭過河。優點是他們方法論準確而持續耐性前進,缺點是他們往往是些沒有接受過項目方法和經營方法的素人。這類嘗試一般需時太長,一般會去到某個程度就被其他人越過,或人生階段所限能投入的時間越來越少,或去到某個樽頸位就因缺乏解決方法而寸步難進。

本來我打算這篇文章大致上都是做個只提出問題癥結但不提出解決方案的無建樹者。因篇幅和時間所限吧。
不過點都講少少吧。至少命題。

改革方法論大致要關注幾個問題:

1. 改革的目的地:甚麼是改革後的理想結果?很多人假設了馬丁路德的模式、或教會復興的模式、或使徒的模式、甚至或耶穌的模式,就等於是改革後的理想狀況。這是種 copy & paste,但沒有經過嚴謹的神學方法分辨的結果。舉例:亞伯拉罕、摩西的改革目標,和撒母耳的一樣嗎?希西家和約西亞?以斯拉和尼希米?施洗約翰?耶穌?保羅?就算是馬丁路德,和加爾文的目標都不一樣。

2. 改革的 scope:改革包括甚麼?這和 (1) 目的地差不多。e.g. 是否包括牧養方法?福音?神學方法?禮儀傳統?有無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很多人講的改革,基本上其實即是「牧養」或「培訓」:將尐信得唔好的人教到佢地信得好尐。其實他們追求的可能不需要經過改革。

3. 改革的質 / 定義:怎樣才算改革左?量度的客觀標準?若改革只是「讓教會似番間(你心目中的)教會」,咁其實不是改革,只是「睇唔過眼不如拆Q左佢」的挪威的森林。

4. 改革的方法。答到以上果尐咁難的問題,最後才是方法。方法還有 (a) 起始點 (b) 量度方法 (c) 演化演算 (d) 路線圖 (e) 資源管理 (f)…etc. 等等的經營方法論。

5. 最後點都補充一點:改革的 purpose。當然改革有其神學原因。但個人原因上,為乜而做,審察動機,係任何事奉人員的必須。事奉的大忌,係將事奉變成個人事業。建議呢類人不如正經去職場大展鴻圖發展事業,總好過事業事奉都兩頭唔到岸。

呢篇野講得好深。
不過教會改革本身就係個咁深的問題。
所以都係(中二病)抄馬丁路德去係某間教會門口釘下九十五條容易好多。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