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榮光

擁抱三一信仰,踐行多元中的合一。深信沒有多元的合一,是浮淺,甚至是虛假。

躺著也中槍

躺著也中槍

現代信徒和牧者,該習慣聽見不同的聲音。

上週《門徒媒體》以「基督教雙梁一鄺附和政府涼薄論」為題,評論小弟上週在所屬堂會之facebook專頁中所發表之牧函(題為「別對傷心的人唱歌」)。在一眾友好的邀請下,週二在同一專頁中作了簡單的回應。今午略作修改,也在堂會的週刊在牧函中發表(文章標題:「『附和政府』的涼薄論?」),在此不多說,只想分享心中的一點感受,用上陳克勤近日回應謝偉俊指被簽名一事所用的回應內容,他說:「躺著也中槍」。他這樣說,在表達無辜,不明不白地成了被攻擊的對象,有倒楣和無奈之感。就我而言,還不能說完全無辜,將堂會牧函放在公共平台中發表,該留意大眾錯解的可能。跟陳克勤加說一句話:「經一事,長一智」。

友好苦心相勸,專心牧會,少說話就免麻煩。我的回應是:現實上並沒發現有甚麼麻煩。正如在堂會牧函中所說:「不同意見現於網絡媒體,該感到欣慰。追求民主自由理想的,總不曾想過強求一錘定音這回事。容許異見是基本的,歡迎異見,以致鼓勵異見,才是理想。」再者,在追蹤不同意見者的聲音時,眼界闊了,長了知識,是好事。事實上,在講臺中無數次與會眾互勉,社會需要不同聲音,教會更需要。

月初,出席了《時代論壇》「守望我城我鄉我時代」之分享祈禱會,在數以十計的分享中,令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位對我相對陌生的,是一位神學生,名叫彭淑怡,她說:「在今日的社會裡,資訊流通給我們一種假像,就是以為掌握資訊就是掌握真相。」她又指出社交媒體背後的操作都有傾向同質的理念,物以類聚,接收和發表都是與自己意見相類似的意見。我不禁自我提問,作為堂會牧者,在所屬堂會中,對歡迎你的群體中說出群體受落的說話,得到掌聲是可預期的。不過, 彭淑怡同學往後說:「這有甚麼意義?會否反而形成一種對表達、宣講自己立場及標籤意見的偏執,會否助長自以為義、自以為真理的傾向?」走出堂會表達,不只為宣道或為宣教,同時也有助修正個人偏見的作用,過程可以是痛苦,卻是健康。聆聽他者不同的聲音,可以突破個人偏執的限制。回望民建聯陳克勸的說話,就是在說了「躺著也中槍」之後說:「建制派很應該團結一致」──這話就顯得無知而可笑!可惜的是教會也有同樣的意識形態:「教會很應該團結一致」!屬靈的合一是當走的路,但若然團結一致背後的假設,在於要求所有信徒都講同一說話,那麼在偏離了馬丁路德對「蒙恩的罪人」之認信相違,也忘記了加爾文所強調的人類罪性是如何的完全墮落。基督徒有了聖經,但在人性中把真理扭曲的慣性下,需要不斷從被批判的聲音中不斷修正。 陳克勤若講黨內團結一致,就是說大家既然是自己人,就不要開槍。依此論,可以肯定,站著即使站錯位置,也永不會中槍。這是採取有黨性無人性的套路,也就是劉夢熊對建制有過的批評。

我以為,現代信徒和牧者,該習慣聽見不同的聲音。這是「守望我城我鄉我時代」的態度,積極看待各自表述現象,在理性和靈性的多元對話中,理出靠近真理的最大可能性!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