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身穿紫袍的財主

圖:Hidden Agenda Facebook

圖:Hidden Agenda Facebook

臉書有一功能,可以將你的一年前登上去的文章再次展現在你面前,問你:「你想再share一次嗎?」

過去十二個月,香港整體形勢變得更暗晦難明,林鄭七月會上台,鄺主教之政治立場及身型俱不動如山,主流教會之信仰論述因循,青山依舊。

昨天因為白事我碰番一些舊人,播道會天泉堂八十週年堂慶千辛萬苦請回來的講員是梁家麟及蘇穎智,我大概祗係會去聚餐,道不用聽了,因為我大概知道他們會說什麼…..那些東西救不到香港!此無關學養,而是政治光譜及對如何守望這個城市之了解!如果你冇讀過周保松、練乙錚、邢福增,你還可以講什麼?我有一個大得很的問號。

腦海裏之另一個問號是:「誰是財主?」讓我們的想像跳越過「有錢佬」之狹義,財主可以泛指有才華,有恩賜的基督徒,則香港十多間神學院院長俱是,敢問:「他們可以如何謹愼自守,以致不會重蹈財主的覆轍?如果明明是活在上帝審判之下,而仍然自我感覺良好,那是何等可悲的一回事呀!」

「天天穿紫袍….」我的解讀是「有風駛盡𢃇」,這種資本主義,威權社會所擁抱之核心價值,聖經容許嗎?上帝容許嗎?

作為一個心懷歉意的父親,一個懂英文的曾志偉(電影:一念無明),我好想幫女兒置業,然而近港大的新樓盤翰林居是二萬八千元一平方呎,你知道那是多少錢嗎?我連樓盤也不敢去看,我不想面對一個殘酷的現實:原來我已經變得那麼窮!

特區政府容許高地價政策,剝奪了下一代向上流動的機會,香港最好的大學,碰口碰面都是講普通話的學生,主流教會領袖連陳雲的書也提不起勁看,遑論對本土主義之反思,亦分辨不到誰是陳浩天,誰是梁天琦,總之他們俱是要悔改的「廢青」,五月初發生於官塘工廈之拉人封「艇」行動,Hidden Agenda(獨立音樂的紅館)負責人面對警犬之窘境與小弟(主內小僕)無關,小僕最關心是何時擴堂?

我身邊的基督徒朋友陸續退休,最普遍之安排就是不斷去各地旅行,那令我的心十分不舒服!那救不了香港,亦無助承傳…….大家不用費神爭論我是否feel錯咗,因為feeling是無分對錯的,they are just being there!

昨晚信箱收到譚沛泉的新書,同樣亦是遺作,他回港時我嘗問他:「你下一本書會寫什麼呢?」他瘦弱了容顏堅定地說:「也是默觀,此題目一生也寫不完!」

他在日光之下的日子完了,沒有人再可以為新書簽名,香港這城市在淤泥中陷落,教會、神學院、後雨傘講座碰口碰面都充塞那些身穿紫袍的「財主」,在台上及台下,那是你嗎?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