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的「以馬仵斯」之路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2017年4月30日

踏入宗教改革第五百個年頭,究竟在靈修方法上天主教與基督新教有甚麼分別?靈閱(Lectio Divina)這個靈修方法究竟是屬於天主教或是基督新教的?當然靈閱始於五世紀,是修士用來研讀聖經的方法,這方法一直在修道院沿用,至今仍沒有任何改變。唯獨在十六世紀,宗教改革之前,路德將這方法修改,目的是將它應用到神學治學法之上。

受著唯名論(Nominalism)所影響,整個中世紀後期的神學思想,重點放在救恩論的形而上的神學分析,就是契約神學的討論上。當時的路德,不單是一位奧古斯丁修會的修士,更在威登堡大學教授神學及聖經。作為一位神學教授,路德當然對當時有關救恩論的神學爭議瞭如指掌,但他一心想將神學脫離形而上學的討論,在他的靈性師傅Johannes on Staupitz(1469-1524)的指引下,路德全心去鑽研聖經,將神學回歸聖經的基礎,因為他深感受到形而上的神學思辨,從沒有為他的靈性爭扎提供出路。他行在這條「以馬仵斯」路上,與他的同伴不是爭辯耶穌有沒有復活的問題,乃是:「我這個罪人,如何才能獲得神完完全全的寬恕?」

路德一心要將神學回歸信心,故他將一貫靈閱的讀經步驟修改,以往靈閱的步驟是:誦讀、默想、口禱及默觀,他轉變為:口禱、默想、試驗(oratio, meditatio, tentatio),他指出這才是正確的神學治學法。口禱是存著謙卑和誠懇的心來祈求神,父才會藉著子將靈賜給我們,我們才能領受真理;默想就是將神的話藏在心裡,反覆思想;試驗是生命因著遵守神的話而受到試探,這時才驗證到神的話是何等真確和實貴。路德提出「口禱、默想、試驗」的神學治學法,主要針對當時神學被哲學思維支配著,只求理性的辨識,沒有用信心來尋求理解,對路德來說,神學不是理性的運作,乃是由聖靈與禱告而產生出來的,因為人的罪,我們是帶著盲點來看聖經,因此,我們必須依靠聖靈的光照,才可明白真理。作為一個神學人,路德從沒有用理性的辨識來蓋掩他內心對信仰的爭扎,路德這樣說:「我晝夜思想作為一個罪人,我怎可得救?甚麼是神的義?…直至我將神的義與「義人必因信得生」兩個觀念關聯在一起,我領受到甚麼是恩典,純粹在神的憐憫中,我們才可因信稱義。基於這個領受,我獲得重生,並且打開了天堂的門。」(Luther’s Works, Vol. 34:336 [Electronic edition])靈性的爭扎是不能用理性來解決的,就正如我們不能理解為何神在人受苦中沉默。靈性的突破從不是因思辨而獲得,乃是從默想中頓悟,心就開廣了。

在理性測不透和分析不到的聖靈工作下,路德終於領受到因信稱義的真理,真理必使我們得自由。終於,基督新教解除了大公教會的七個聖禮,只剩下關乎救恩的二個;而基督新教徒不再被太多的禮規所束縛,信仰生活變得簡單和輕省;在信徒皆祭司的觀念下,信徒不須透過神職人員來到神面前,我們可直接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基督新教因著路德的靈性爭扎就這樣走出了自己的信仰天地,教會生活不再一樣。

袁蕙文博士(靈閱文化社社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