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思瀚

曾思瀚博士,曾在英文及中文世界裡撰寫逾三十本書。自從香港的金書獎設立後,他的著作每一年均有被提名,並憑其士師記論著奪得最佳學術作者獎項。他在英國雪飛爾大學取得聖經研究博士學位,其論文 From Slaves to Sons 已出版成書,現於香港浸信會神學院任教講道學。他在美國西雅圖居住,同時經常跑到世界各地講學,熱心傳道。有興趣朋友可到訪他的臉書頁https://www.facebook.com/drsamtsang,或追看他個人網站裡的網誌:http://www.engagescriptures.org/

路加福音中斥責公民道德主義者的記述:反思路加福音13:1-9

umbrella

(此文章原載於曾思瀚博士的wordpress,題為 Luke’s Story against the Civic Moralist: Reflection on Luke 13.1-9,Rachel Yeung 姊妹翻譯)

正當那時,有人將彼拉多使加利利人的血攙雜在他們祭物中的事,告訴耶穌。2耶穌說:「你們以爲這些加利利人比衆加利利人更有罪,所以受這害麼?3我告訴你們,不是的;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4從前西羅亞樓倒塌了,壓死十八個人。你們以爲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麼?5我告訴你們,不是的;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6於是用比喻說:「一個人有一棵無花果樹,栽在葡萄園裡。他來到樹前找果子,卻找不着;7就對管園的說:『看哪,我這三年,來到這無花果樹前找果子,竟找不着。把他砍了罷;何必白佔地土呢?』8管園的說:『主阿,今年且留着,等我周圍掘開土、加上糞;9以後若結果子便罷,不然再把他砍了。』」(路13:1-9)

我曾就路加福音13:1-9發表過網誌。現在香港的雨傘運動並密蘇里州的費格遜示威事件既然幾乎告一段落,我想我可再解釋一下這段經文。

不少人跟在路加福音13:1裡與耶穌談話的人同聲同氣;他們都有個假設。耶穌的回應是:「你們以爲這些加利利人比衆加利利人更有罪,所以受這害麼?」耶穌的問題鑿破了他們的想法──他們的確認為,那些因不順服羅馬政權而受苦的人,道德水準遠遠落後於其餘所有人。很多人會恭賀自己,說:「我們沒有違抗政府的法令。」有些看見示威者在美國或香港被打時,甚至感到欣喜。

簡單而言,加利利基本上不是太平之地。這區域裡盤據著本地革命份子及民兵組織,各為不同政治議題而存在。耶穌在加利利講學,這地方從前卻一直並非以教導聞名;反之,激進的思想不時出現於此。事實上,公元70年在耶路撒冷發生的起義,乃受到加利利民兵的影響所至。福音書中從沒有詳論這事,因為當時的受眾對這背境熟悉不過。有興趣的讀者可看看約瑟夫對加利利的記載;他本人其實來自這地。

就像世界各地的現代公民道德主義者一樣,在這裡跟耶穌談話的人,十分推崇那些純因較他人更順服羅馬政權而得享安舒者。事實上,在這記述中,順服公民政府似乎是量度個人道德倫理狀況的唯一準繩。我們看見在美國(大都基於種族原因)和香港(大都基於民主訴求)發生的兩個抗命活動之際,不難發現當時與耶穌交談的群眾,跟現今世人類同──很多人假設,在當今之世作個好公民,就顯示出自己的高尚道德操守,並基督徒的品行。耶穌卻駁斥這種道德取態。這並非國度倫理;身為好公民跟作個好信徒並不相等。

與其由得對方只看見別人的弱點,耶穌便用了個比喻,叫他們聚焦於自己的問題上。路加福音13:6-9基本上是個有關結果子的比喻。路加福音13:9的希臘文寫法叫讀者豁然開朗,因為作者用了不同的方式,表達出其中結果與不結果兩種情況。耶穌只是假設性地道出結果子的情況(希臘文學者稱這種表達「第三類條件句」(third-class condition)),卻實際地說明了不結果的情形(希臘文學者稱這種表達「第一類條件句」(first-class condition))。為何路加要這樣記錄耶穌的教導?

答案顯然易見。耶穌沒有期望大部份這些公民道德主義者會結果子,或行善,例:賙濟窮人(這點我在之前的網誌中已提過);他們倒會繼續因自己不結果子的自義而沾沾自喜。路加在這裡提出的教訓是,我們一旦因自己的公民道德主義產生自義的情緒,那要結出真正的果子來就幾乎無望。在耶穌時代而言,那是殘酷的現實;對我們這現代信仰群體來說,也許亦然。自滿差不多是信仰群體的不治之症。這種情緒若顯露出來,信仰群體就會變得完全無用,跟一棵被砍掉的樹沒有兩樣。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