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跨界先知與堂會山頭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伯特利的祭司亞瑪謝打發人到以色列王耶羅波安那裏,說:「阿摩司在以色列家中圖謀背叛你… 亞瑪謝又對阿摩司說:「你這先見哪,要逃往猶大地去,在那裏糊口,在那裏說預言,卻不要在伯特利再說預言… 阿摩司對亞瑪謝說:「我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門徒。我是牧人,又是修理桑樹的。耶和選召我,使我不跟從羊群,對我說:『你去向我民以色列說預言。』亞瑪謝啊…你說:『不要向以色列說預言…所以耶和華如此說:『你的妻子必在城中作妓女;你的兒女必倒在刀下…. (阿摩司7:10‭-‬17)

先知阿摩司是上帝的僕人眾先知中很特別的一位,與其他先知有點不同。他本有其他職業,被上帝揀選作先知,但又不是往本家猶大講預言,要跨境向北國以色列說預言。特別在第七章這段與祭司亞瑪謝的對質,充分顛覆了今天教會的文化。

亞瑪謝要求阿摩司離開以色列,不要在以色列“搞搞陣”,要返猶大“揾食”….這裏不是阿摩司的“地頭”。亞瑪謝自己抱著“糊口”心態,要求阿摩司離去,不要踩過界,各為其主,好像合情合理,但是先知作為上帝的代言人,不分地域界線,telling the truth to the people of the Lord is the mission,不會因不是自己地頭便作“通達人”閉口無言,這有違上帝的差派。亞瑪謝以為他作的是討好主人,但卻違反上帝心意,最終遭上帝懲罰。

先知與祭司都是上帝的僕人,但有時會對立。先知指斥罪惡,祭司維護君王。這也是聖經研究裏某觀點提到列王紀與歷代志的分別。撒母耳記及列王紀屬先知傳統,揭示與指斥罪惡,沒有隱藏大衞犯姦淫的罪,以及大衞家族中一些君王所作的惡;歷代志卻屬祭司傳統,把大衞及其家族眾君王的過錯隱藏抹掉,看似隱惡揚善,但也可以是塗脂抹粉,粉飾太平。

堂會及宗派主義是現世信仰一個很大的罪惡根源,人人把堂會看成為自己山頭、幫派、競爭企業,劃地為王,卻忘掉真理只有一個,上主只有一位。天國原是無界線,是我們劃地成王,造成競爭與傷害。這種將信仰地域化私有化的處理,完全扭曲了天國觀,並把堂會變成私有企業,打著上帝名號辦理著以信仰為幡子的公司,其實在滿足自己的宗教慾念,甚至在欺騙著自己,以為自己真的單純在事奉上帝。因此,耶穌曾說:“凡稱呼主啊主啊的,不都能進上帝的國”,又說“進天國的人是少的。”

堂會只是信仰平台之一,今天網絡文化盛行,更擴濶了思考信仰的領域。信仰生活原不只是堂會,真正的教會亦其實不是指堂會,而是可到處游走的信徒,這個顛覆現今堂會文化的觀念,也叫亞瑪謝這樣事奉上帝的人好好思想,看似彼此尊重,“河水不犯井水”的做法,其實只是人的自我製造出來的產物,有違天國觀的教訓,甚至得罪上帝。

記著,事奉的是跨越界線的真理之主,而不是給你薪酬糊口的堂會負責人。

樟木盒
(初信於基要派,在福音派神學院經歷蛻變,於掛名禮儀教會任職超過四分一世紀,
見盡堂會,宗派及教會圈子光怪陸離,現於某福音派堂會事奉。)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