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保羅

啟田浸信會牧師,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召集人。土生土長香港人,參與堂會牧養工作超過四分一世紀,喜歡打籃球、打橋牌和一個人看電影。

跟那大魔頭講和?永不!

在電影《黑暗對峙》中,我最深刻的幾幕戲,包括(一)主張向希特拉議和的前首相張伯倫和哈利法克斯子爵對邱吉爾的步步進逼,要求邱吉爾透過墨索里尼向希特拉求和;(二)英皇佐治六世夜訪邱吉爾家,首次表達對邱吉爾主戰策略的支持;和(三)已有很多人都談論過的邱吉爾坐地鐡到西敏寺,在地鐡車箱中與市民對話那場戲。

當時是1940年5月,納粹德軍在歐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轉眼間便吞併了捷克、匈牙利以至比利時等多個國家,法國危在旦夕,英軍也被逼到鄧冦克退無可退。面對如日中天的德軍,張伯倫和哈利法克斯主張放棄抵抗,向德軍求和。他們的理由無比充分,就是與其送英國的年青人上戰場去死,與其打一場沒有戰勝機會的仗,倒不如趁仍有議和的籌碼,主動向德軍求和,免得生靈塗炭,死傷慘重。

問題是邱吉爾深明希特拉是一個怎樣的敵人,既然明知對方狼子野心,對個體生命毫不尊重,對任何敵人毫不留情絕不手軟,是整個人類社會的威脅,那還應該向這個人求和嗎?還應只為苟延殘喘而向這個大魔頭卑躬屈膝嗎?

這樣的歷史背景對我們香港人來說,怎能沒有共鳴?

當年希特拉推倒了德國原來的民主體制,實行獨裁統治,鼓吹激進的民族主義和愛國思想,又大力打壓反對聲音,殺害無數異見者,還因嫉妒殺害了六百萬猶太人,又藉著強大的軍事力量侵略其他國家;今日中國共產政權不也是實行一黨專政,剝奪近十四億中國人民的基本人權,鼓吹愛國思想,又大力打壓反對聲音,殺害無數異見者,還為了自己政權的穩固,興起一波又一波的政治運動,殺害和逼迫了數以千萬計的中國同胞嗎?

香港人能接受這個違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莊嚴承諾,並威脅要實施對香港全面管治權的政權嗎?

教會作為上帝國度的子民,理應單單以耶穌基督作為生命之主,以耶穌基督作為首先效忠對象,並視耶穌基督為香港和中國的真正掌權者,願意上帝行公義好憐憫的旨意實踐在中國和香港。那我們可以漠視中共政權的暴行,對這個政權仍公然剝奪近十四億同胞的基本政治權利,和剝奪人民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出版自由、結社自由、集會自由、宗教自由等實況視若無睹嗎?

當1月9日山西臨汾市金燈台大教堂被北京政府強行以爆破方式拆毀,當1月19日再有維權律師余文生被公安帶走後失去聯絡,當維權律師王全璋在709大抓捕失踪後至今仍音訊全無生死未卜,當劉曉波遺孀劉霞至今仍無理被剝奪自由和承受沉重心理壓力,我們仍能對這個政權維護和擁抱嗎?當習近平在其治國方略的第一條強調,要堅持共產黨在「一切工作」上作領導,當國務院剛修訂的宗教事務條例要求宗教團體要配合中國社會主義價值觀時,我們仍能寫出如《三一上帝與一帶一路》這種認為習近平政策流露三位一體原則和教會理應協助中國一帶一路發展的荒謬文章嗎?

我們可以像張伯倫和哈利法克斯般,為了苟且偷生,主動向暴君投降議和嗎?

我跟寫《邱吉爾的本土關懷》的Chan Hon Ming一樣,看著邱吉爾在地鐡車廂與市民對話那場戲時,都難忍淚水。

要我們為了苟且偷生向那個魔君妥協議和嗎?

永不!永不!永不!
Never! Never! Never!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