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重鈞

只是個傳福音的普通人

跟從神:跟從的是甚麼神?

ej13111153922632915910892

又是回家後早睡,然後半夜起床,頭腦清醒,晚禱的時間。

晚上看過某信仰台在中環的直播。有個神學生本來講得不錯,但去到結論仍是「跟從神、跟從聖靈」的論調。很不滿足。感覺很可惜。若坊間仍是普遍接受這種程度的論調,香港基督教起碼要等五年以上,才可能有些微的改革效果。

「跟從神、跟從聖靈」在基督教圈內有甚麼問題?
這是個教會現況的問題中,一個重要的問題。所以我擇文寫一 下。

講到跟從神,其實大部份人的理解是其他人不跟從神。寫多一次:其實絕大部份人都覺得自己沒有不跟從神。若以這個為問題,花時間去做,也不能解決現況需要。

癥結在,「跟從神」這句話,有兩個字節。一個是動詞「跟從」,另一個是名詞「神」。問題不在那個動詞,而在於名詞:你說他不跟從神,他跟從啊,但問題是怎樣的「神」?

這個一直是基督教上溯典內典外歷史,幾千年都重覆出現的重要問題。

而現在坊間,山頭主義、百家爭鳴,仍是沒有溝通個共識:上主是怎樣的神?
好聽是和而不同。說穿了是各自表述。

具體說,例如很多人批評堂會內那些建制派和食屙瞓玩的俱樂部信徒,你認為他不跟從神嗎?他反倒認為你批評堂會、又論斷弟兄,不跟從神。
那些只專心傳福音的人,覺得真心關顧基層的人,不明白神不明白聖經;倒轉來,關顧基層的人,一樣覺得那些只口講福音的人,不明白耶穌和神的心賜和眼睛。

堂會的右派建制派,覺得左派離經叛道,不跟從神。左派一樣覺得堂會內右派無所事事,虛假偽善,更不跟從神,寧願取個兩害取其輕。
靈恩派覺得福音派不跟從聖靈不跟從神,福音派一樣覺得靈恩派跟從的是甚麼喔?不跟從神。

跟從神這問題,涉及幾個問題:(1) 理解/釋經、(2) 道德批判、(3) 團隊協作的方向。

  1. 有些人理解程度差太遠,例如堂會內一些平時都無乜操練和實踐的俱樂部信徒,和一些經常走在前線、持續不斷學習的委身信徒,講同一個概念,有時是表面不明顯分別出來。但當事人理解程度差太遠,就會有 DK 效應,就是「程度低到看不出程度的差距」,未經歷過那個自感無知的歷程,以為自己知的和對方一樣,以為世界就只有井口那麼大,然後坐井觀天。坐堂會觀世界、觀信仰、觀上主。
    用聖經支持,未必能解決問題。因為現下的釋經往往也是各自表述。從釋經多元起的神學多元。至於釋經能否達到共識,又回到開放、誠實、聆聽、謙虛等人性問題上。
  2. 跟從神也連攜了道德批判。將對方視為不跟從神,然後進入「路西法效應」:站在道德高地,用光環效果,將對方打成走狗派黑五類,然後就將施加在對方身上的任何手段,都合理化和合法化。然後將對方的反對,形容成叛逆或不順服,無視之,然後再進入路西法效應的無限循環。
  3. 團隊協作方面,因為方法論的基礎已不同,那麼方向也自然很不同。大家都在走各自的方法,各自用自己的方法論合理化自己的方式。然後群體內便不斷工作互相消耗對方的力量,各自都覺得自己在事奉神。

我同意有某些人是心智態度都是已墮落需要悔改的。他們以利益為優先,所謂溝通也只不過有預設的agenda議程。
但我亦見到亦相信不少人是仍然願意和值得開放討論的。否則我也不會寫分享。

共識之前,必先理解、建立關係、溝通、彼此調整或修正。信仰群體必需開放、協作、溝通,在足夠的互動與開放討論下,整個系統內彼此修正;個別人士可能經驗或見識豐富,放進系統內,保持開放互動的討論,誠實、協作,也提升一些不那麼成熟、但有心學習的弟兄,整體基督教是有可能提升到另一層次,快速克服積壓的問題。

若做不到這個,基督信仰的群體,只會被社會與時代洪流淘汰。

結論的方向是,如上所說,基督教內必需開放、協作、溝通,在誠實與彼此調整和修正的文化下,整體便能導向一個更美麗的明天。這個模式的量度,是在於:系統內層級或人之間討論的開放度(例如有沒有一言堂中央發佈?有沒有固步自封的圍爐小圈子?有沒有小氣方丈?);各人自己的直接討論和開放誠實(例如有沒有 hidden agenda 預設的議程?有沒有聽而不改?有沒有不敢或不能說出口的話?)

資訊系統和科技的先進,也不能改變問題的樽頸:人性的開導(enlightment)。民智未開,信徒若仍然在日復日、月復月的循環宗教積習中,基督教的啟示本有的光輝,也不能顯露出來,讓世人見到真道的見證。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