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佩玉現象對教會的提醒


馬保羅 2018年2月28日

立法會新界東參選人趙佩玉,由於高調宣稱受上帝感召而參選立法會補選,惹來不少網民的冷嘲熱諷。我有很多教牧朋友們都為此搖頭嘆息,感到趙姊妹的參選行動,讓外界以為基督徒多為不理性、自以為是和妄稱上帝名字之輩,令基督的名受到虧損。

事實上,趙佩玉只是近年多位表示領受了上帝感召的參政者之一。現任特首林鄭月娥於2016年底籌備參選特首時,也曾在一次政府內部研討會上,向一班公務員同事表示,參選特首是出於上帝的感召。立法會議員梁美芬,也曾在一基督教論壇公開宣稱:「作為一位建制派,是神給予我的政治角色」。

不少未信主的朋友也許會感到納悶和疑惑,為何近年這麼多從政者都公開宣稱自己是基督徒,又高調表示自己參選議會又或出任公職的決定,是因為上帝對他/她說話。究竟是什麼原因,會令越來越多人走出來,說「神同我講(叫我參選)」?

我認為出現這種濫用「神同我講」現象的背後,有以下幾個主要因素。

首先,因為「上帝會向個別信徒說話和作出指示」這本來就是很多教會恆常和重要的教導。從信仰群體角度來看,上帝願意也確實會向個別人士說話、溝通,這的確是整本聖經的見證。福音派的傳統,便包括強調上帝對每一個人的救贖,和願意建立與每一個人互動的關係。

我還記得自己仍是青少年時,在教會團契的聚會中,便經常討論「如何聆聽上帝的聲音」、「如何辨別上帝的旨意」。大約二十年前,布克比牧師所撰《不再一樣》這本有關屬靈操練的書曾大受歡迎,並且有很多堂會開辦研讀班鼓勵會眾閱讀。該書內容就是談如何明白上帝對個人(或對信徒群體)的心意,教導信徒如何辨別和聆聽上帝的聲音,然後作出行動上的抉擇。

因此,當面對很多從政者濫用「神同我講叫我參選」的情況時,教會必須反思的問題,就是在有關「上帝會向個別信徒說話和作出指示」這教導上,有何不足甚至是偏差了的地方。

其次,很多牧師和信徒領袖有關「神同我講」的言談,成了其他信徒學效的榜樣。事實上,不少牧師和傳道談及他們的呼召或所領受的使命時,都會談及自己如何緊隨主的引領,並如何聆聽到主的話語,確認所領受的呼召。就如每一位申請入讀神學院,希望全職事奉上帝的信徒,都要先向神學院寫一篇「蒙召見證」,當中必然談到,那位信徒如何聽到上帝的聲音,領受上帝對他/她的呼召。

事實上,在華人教會各大大小小聚會中,當有信徒分享生命見證時,如分享者在他的故事中,加入「(在某情況下)神同我講,叫我…」,這往往能加強見證者的「屬靈」指數和可信性。當上帝的說話和指引越神奇,故事情節越曲折,便越能贏得會眾的掌聲。這情況在重視聖靈工作的堂會特別嚴重,只要我們檢視一下例如趙鏞基、Binny Hinn、Cindy Jacob等大牧者、大「先知」的見證故事,便會發覺「禱告–神同我講叫我做一些奇特的行動–我憑信心去做了–奇妙的事出現了–有人或我自己經歷上帝很大的祝福」這故事模式,經常重覆出現,而且每次都大大激勵人心。因此,在這氛圍下的信徒由於耳濡目染,不知不覺間也會把「神同我講,叫我…」這句話經常掛在口邊。

所以,為了見證自己是一個信仰認真的人,提升自己生命的「屬靈」指數,和加強自己行動(例如參選立法會)的說服力,我們便看到越來越多人左一句「神同我講」,右一句「主耶穌叫我參選」。據傳媒報導,趙佩玉姊妹這次參選,便是因為2016年她在以色列禱告時聽到上帝的呼召,而後來在某個祈禱會中,更有人向她發預言﹕「話見到天父畀咗個皇冠我,比咗權柄、權杖同埋斗篷我,話我係政治界會得勝,(當時)有電流觸動我成身嘅感覺」,因此她便踏上參選之路。

這篇短文並不是要深入探討上帝是否會向個人說話或作出指引,又或探討上帝如何與人對話,又或如何辨別上帝的聲音,我只盼望簡單地就著近年濫用「神同我講」現象,從堂會牧養角度作出幾項建議。

1.堂會牧者在教導有關「如何聆聽上帝的聲音」或「如何辨別上帝的旨意」時,應避免令基督信仰變成一種只關乎尋求個人福祉的信仰。意思是牧者們除了要幫助信徒聆聽上帝聲音和認識如何與上帝建立緊密同行的關係外,要幫助信徒明白何謂「先求上帝的國和上帝的義」。意思是耶穌門徒要看上帝國度的拓展和上帝旨意實踐於地上,這遠比信徒個人的福祉更重要。上帝當然會保守和引領每個信徒的人生旅程和指引信徒如何面對前路,但上帝更希望每個信徒都關心世界上被壓逼和在困苦中的民眾,同時也希望信徒能在社會上活出公義和憐憫,成為世上的鹽和光。

2.牧者們應該教導信徒明白,個別信徒對上帝話語或某些行動指引的領受,必須接受信仰群體的察驗和印證。意思是教牧應鼓勵信徒彼此守望,互相提醒,避免獨斷獨行。信徒不能因為某件事是「神同我講」讓我去做,便自把自為,不理旁人的規勸。事實上,單就「聆聽上帝的聲音」這件事,無論是資深的教牧人員、長老執事,以至普通信徒,其實都會有聽錯、誤解又或被自己私慾瞞騙的時候。(我個人相信一般信徒聽錯上帝聲音的時候會遠比聽對的時候多)所以,任何「神同我講」的言論,都應接受信仰群體的察驗。

3.牧者們應教導信徒不能只高舉「異象」、「神同我講」或禱告中領受的圖畫等超然的經歷,也應重視人的理智和處世經驗。因為聖靈對信徒的引導工作,若只限於超自然領域中展現,便是對聖靈工作的大大扭曲。

4.對信徒來說,我建議在日常生活中,儘量減少使用屬靈詞彙,因為即使我們滿口屬靈詞句,那並不會讓我們變得更屬靈,反而會令我們變得虛偽,和活在一種虛假的安全感中,自以為與主很親密。若我們真的希望能為主作美好的見證,便不應隨便「奉上帝之名」行事,更重要的是常思想主的話和遵行主的道,讓我們的生命自然地展現仁愛、喜樂、和平、溫柔、忍耐、良善等聖靈果子,並且能自然地見證主耶穌在我們生命中的實在。

我的盼望和禱告,就是越來越多耶穌門徒在參政又或參與社會行動的過程中,不會妄稱上帝的名,但卻能讓公眾感受到上帝超然的能力與他們同在,甚至因而有興趣知道他們心中盼望的緣由。

(立法會新界東參選人還包括黃成智、方國珊、陳玉娥、鄧家彪、范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