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超越人性道德底線!

喪子之痛,人應當予以關懷、安慰與支持,但竟然有人在教育大學民主牆貼上幸災樂禍字句,引起社會輿論的批評,「涼薄」、「冷血」、「無人性」、「超越人性道德底線」的說話都用上了。的確涉事者做錯了,言論雖是自由,也不應過份。但我盼望這些批評只是針對行為,而非指人。有傳言指校方會取消一些學生實習機會,即令他們不能畢業;有校長甚至宣稱「永不錄用涉事者」。假若是這樣的話,個人認為這實有失教育真義。

當發現此行為時,如果校長知悉是那位學生,理應先找他個別交談,予以輔導,給予悔改機會,並向當事人道歉。除非涉事人死不懊悔,才應將予以譴責。假若說「永不錄用涉事者」,那麼犯了法坐牢的人,他們的行為有沒有「涼薄」、「冷血」、「無人性」、「超越人性道德底線」?假若他們悔改了,是否也永不能成為他人的老師,或作他人的模範?但這幾天,我們看不出有這過程出現,只是公開譴責,甚至將有關錄影片段公開,這做成文革式的公開批判。

幸災樂禍,咒詛他人,實在不該。但俯心自問,或許沒有付諸行動,誰人沒有曾在內心生發過這些念頭?耶穌說:「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這人心裏已經與她犯姦淫了。」(馬太福音五章28節)心中的念頭有時比見到的行為更可怕。假若我們不能饒恕行這事的人,沒有給與改過的機會,那麼我們也不應饒恕自己。

開學不到一個月,不論是大學或是一些中學,學生會會長的致辭,或是校內的學生牆上,都發現有對社會不滿的言詞,包括「港獨」。只是指責打壓,能否停止此類事件發生?「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過去幾年,社會怨氣大增,撕裂情況嚴重,但當權者從沒有好好面對,只是用釋法,DQ,捉捕,監禁等方式,打壓異見者。這只有造成社會更大的矛盾對立。相信教大的風波也是因這對立而產生。如果我們只是批評學生們的行為,而沒有反思當權者或是我們所造成的問題,那只會造成學生們內心更大的不滿,不合理的行為將會延續。

學生的不滿,更由於我們對事和人有不同尺度。我們批評學生的行為「超越人性道德底線」,但當我們看到一些權貴所作的不公義之事,郤閉口。學生特別提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和他太太劉霞之事。劉犯了甚麼罪大惡極的罪?但他郤被中共以言入罪,囚禁多年至患病,臨終前也不能如願,保外就醫。太太多年被軟禁,被失蹤,迫使她患上了憂鬱症,但中共仍不放過她。這是否「超越人性道德底線」之事?行這些事的人有沒有自覺不妥?有沒有改變過來?假若學生出言冒犯已「超越人性道德底線」,個人更深信當權者所做的更超越底線,甚至是沒有底線!可惜的是,我們看不見有名望的校長們,指責這些事情,只為權貴護航,「河水不犯井水」。我們的尺只來用量度社會中弱勢社群,郤沒有去量度權貴,那我們的良知在何?

耶穌說:「你們怎樣評斷別人,也必怎樣被審判;你們用甚麼量器量給人,也必用甚麼量器量給你們。」(馬太福音第七章2節)當我評斷人「超越人性道德底線」,其實我們也因不對不公義的事說「不」時,我們也被人評斷為「超越人性道德底線」。

上文所說,並非為涉事者開脫,而是盼望我們能明白,要解決問題,不是解決了涉事者,就沒問題了。我們看見東北案13子和雨傘運動雙學3子,被重判入獄,數以萬計市民冒着炎熱天氣走上街頭抗議。他們入獄後,繼續收到市民的信,以表支持。所以打壓不是良策。香港社會的怨氣撕裂,有賴當權者更多聆聽異見者不同的聲。社會需要更大的民主,才能給納更多不同意見,才能建立「和諧」社會,而不是「河蟹」的社會。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