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超人類:卓比觀後感 ─ 作為基督徒的過份讀入

Chappie_poster
本文極含電影內容,小心閱讀

頭盔:本文擺明以信徒心態過份讀入。

看完戲之後,在網上看了好幾篇影評,只是圍繞講家庭關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之類,我覺得將電影看得太簡單。

電影中明顯放入了不少宗教隱喻,甚至可以與列尼‧史葛的《普羅米修斯》相提並論,講及創造者與被造物的關係,兩套戲的創造者不是偉大完美,只不過是他們有能力如此,亦不能完全控制被造物的發展方向。他為何要造你出來?沒有甚麼解釋可言,他有能力便做,為何一定要向你解釋,即便向你解釋,你能否明白?

對卓比來說,迪安是上帝,但這位上帝連自己也無法兼顧好,只能夠有空來探卓比,迪安也完全沒有想像過創造卓比後會怎樣。迪安要求卓比承諾,不打劫,不犯法,不殺人,就如上帝在人心放入良知,而迪安這位上帝也帶了一點真善美給卓比,教他畫畫,送故事書給他。但面對一個兇險的世界,作用有限。再會時迪安拿出初見面的塑膠雞給卓比,卓比也不為所動。

全套戲令人印象最深就是,卓比知道自己的電池將於幾日內耗盡又無法更換,質問迪安:「點解你造我出黎又要我死!」何止卓比,根本全地球人類都向上帝問同一個問題。

忍者家庭只是反映出現實的殘酷,大家爭扎求存,被騙也好,自騙也好,將自己的良知放下,將殺人說成睡覺。寧做錯的活狗,不要做對的死狗。

另一方面,雲信不相信人工智能,背後是宗教原因,破壞所有機械警察的程式叫創世紀,但雲信最後失敗,充滿反諷意味。

卓比最後解脫的方法,是運用科技,掌握意識的秘密(不得不讚導演這裡的置入式廣告做得天衣無縫),令大家毋須「去另一個地方」。結局被造物能力超越創造主,由被造物拯救創造主,事實上頗為突破,而非爛尾。(雖然我覺得應該先送迪安到醫院)

到最後這個世界沒有上帝,沒有天堂,靈魂只不過是一支USB,大家用科技齊齊達到永生。

不知道導演與編劇Blomkamp兩夫婦,是不是無神論者呢?

我是不是看得太悲觀?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