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ala

Billy 一個喜歡每日多讀一點聖經, 神學未有耐畢業的讀經人,喪食"雜糧"的書蟲,自成一格的詞人 + 口水佬.
身在加拿大多倫多,自以為炒股勁過不少財經演員的投資人,日頭兼職做會計師, 為某銀行的國際業務做分析.

走過大峽谷(2) 拉斯維加斯一賭風采

原刊於Bilibala blog,2014年4月17日

想當年的機鋪是黑漆一片,煙霧彌漫. 我讀小學時,那是個只有老師口中常常咒罵的壞學生才敢去的鬼域.

  移民外國,那裡的機鋪是燈火齊明,禁煙了,光鮮了,就升格為兒童樂園,歡樂天地. 於是我的中學生涯,逢周六日都是在這樣的機鋪蹓蹥 (睇人打機,做過關指導,做幫腳,執死雞….)
 
賭場這機鋪 來到拉斯維加斯,有回到中學機鋪的感覺. 原來當賭場換上各式各樣主題: 什么獅身人面,海盜船,火山島,音樂噴泉….加上多元化設備(配套)如會展中心,大型歌舞,渡假俱樂部….賭場就能水鬼升城隍,變成合家歡暢老少咸宜的娛樂大都會.
以威尼斯人為例,雖然澳門比”拉斯”(bilibala 對拉斯維加斯的簡稱,純粹懶,諧音有冇貶意就睇你用什么語言)多兩條室內水道, 我總覺得拉斯的渡假心情同娛樂氣氛更 nice. 因為在澳門街,只要有一張檯,一個荷官,一副牌或三粒骰,就算乜都冇,照樣客似雲來(雖已改頭換面,感覺上仍是”小學機鋪”果班客.)
賭場這博物館 在 strip (拉斯的賭場大街)穿梭,逐間逐間賭場入去觀光(在不少人眼中這叫運桔),最印象深刻的是位於中段的羅馬凱撒 resort,花都巴黎 resort 同埋之前已提及的威尼斯人 resort.     就算我曾經去過法國和義大利,也不能不盛讚他們能在這一個原本荒蕪的沙漠中,將世界各地古跡的倫廓重現人前,又讓人淺嘗某些地方的一點點文化特色,風土人情.
除了博物館,那裡能比賭場更不惜工本地令世人享受如此多fun的穿越觀感?
賭場這名勝 曾站在真正羅馬鬥獸場的一片頹垣敗瓦之上,我彷彿聽到昔日尼錄為造私家水池而燒掉全城時侯的變態笑聲,以及後來國君提多在原址建起娛樂大家之競技場的呼喊聲. 在凱撒賭場只有不絕於耳的吃角子老虎 bilibala 聲.
 
在過橋多過過馬路的水都威尼斯,那些黑木舟(“掉多啦”)划船的水手不會像拉斯般浪漫,他不會唱歌(索價卻比拉斯貴四五倍). 但在拉斯只會由一間名店划到另一間名店 ,在威尼斯才能讓我見識到這個曾經最”接近”亞洲大陸,名正言順最踏水之商港的盛與衰.
當然,你可以話一切都能 google street + wiki. 冇野講,我還是偏愛旅行.
賭場這產業 在拉斯觀察到的是怎樣經營一盤搏彩娛樂事業,那些主題只是 promotion 中的 packaging. learned a lot, 在此集中分享兩方面:
1. 在strip 這幾十年”新建”賭場發展得有聲有色,又近機場,就把原先在市心的舊賭場比下去(註一). 市心為了競爭,將馬路變成行人專區,開放街頭藝術,賣藝表演,食海鮮同鋸扒都有免費. 如此成功將本來計劃留 n 日的遊客s,將一晚時間投放在市心. 香港政府,除了everywhere 清潔香港及 every moment 社會安寧,值得參考,或許能分散一點人流(註二).
一男兒當入樽檔口,入左冇獎依然客似云來
2. 在拉斯點少得觀賞歌舞表演? (它令我想到教會的事奉) 雜耍劇 mystere,純技術而論, 跟從前看中國雜技團不分高下,同樣是老小咸宜(冇賣弄色情,亦根本冇靚女靚仔),但在服飾,燈光同表演者互相配合,硬橋硬馬的雜耍多了幾分藝術美感同故事情節.
  它 那舞台(每塊木板都似乎可以隨意升降和旋轉),音響(不止環迴立體聲,係每個座位都有細小喇叭),排舞過場(看歌劇過場也會有關燈落幕換道具的休止時間, 它卻能做到一幕接一幕,要不是擺道具過程震撼到一地步本身成為一個表演,就是在舞台一角弄一場歌舞,等到精采過後回過神來,道具和佈境已經搭好)…真 係歎為觀止!
拉斯製作的認真沒有因為它只是賭場的”二奶”生意而馬虎了事,反而投入大量資源做到最好做到第一,真令我覺得羞愧得無地自容. 我為主而活,有幸事奉神,我怎能得過且過?(註三)
賭場這禾場 在拉斯街頭遊蕩,遇到一個拿著十架,穿著耶穌愛你 T 裇的男子,旁邊有賣藝,唱歌跳舞, 穿小布的女子,他卻是這樣的不開口保持必要的沉默, 站在紅綠燈前, 型!
過了兩天,在行人天橋,擦身而過三位神的滅命使者,指住我(路人甲乙丙)破口大罵,”你這敗壞墮落的衰人,為何留在這罪惡城市?神快要毀滅一切,到時你一切歡樂就會變成哀哭.” 一見到蠻不講理的耶青真係令人氣憤,傳福音可唔可以高裝d, 唔好一枝竹打晒一船人好嗎?
忽然一途人怪叫一聲,呼天搶地的大連滾帶爬的迎著三位使者方向跪過去,把口不斷說,”耶穌救我,救我,我係罪人,快救我” 心諗,”咁都得?果三個使者係約拿?我唔敢信 lor, 造馬?”
那罪人跪到使者腳前,他的救我救我開始夾入無數助語詞,一抬頭,見他哭號中帶笑,和他同行的友人也發笑,原來真係玩野. 在場群眾包括我在內也都笑了,見到三位使者面容鐵青,罵得更肉緊,就更好笑.
賭場這賭場 拉斯加埋睇show, 唔落場玩兩手的話其實三日真係夠, 有時間寧願花在周邊乜乜 canyon 和 LA 唔 落場唔係因為什么道德宗教原因,而是賭本身一定輸這定律. 賭場的玩意多是跟數學上的或然率有關,或然率實在是彰顯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公平公正,但當賭場在這數學程式加入不平等的遊戲規則後,賭就成了最有保証毫無 疑問die hard 的遊戲. 我,有自知之明勝不過神給的數學定律,二,算牌記心不成破不了不平等條約這魔咒,三,沒有黑錢變白錢的需要. 所以,一定唔落場.   入賭場似入機鋪,唔落場但好鐘意睇人玩,見盡人生百態. 在賭場而言我擺到明係運桔既
賭場這股票 你可能話如果賭客定輸,賭場定贏,那投資博彩股不就定賺么?
博彩公司的確是定賺,君不見銀河娛樂成功令大股東呂志和先生的身家水漲船高,更一度超過身家被嚴重低估了的李超人么? 他是港人之光,唯一一位做非地產行業而發過地產之人,當然佢都係地產起家.
基督徒可以買這板塊的股票嗎?在道德而言,冇人逼你賭,變病態賭徒係你自制力問題,rules are not fair, 你係要玩能怪誰?
但既然有這么多間接害處(註四),博彩這板塊的公司,作為投資人,我會避而不沾手,但身為分析員,我仍然享受分析過程和學習機會. 不沾手有損失么?
九陽神功有一句,”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
從 投資角度,博彩業極受經濟景氣影響,稅重,酒店娛樂設施 fixed cost 大,所以賭即使必賺,在寡頭競爭激烈下盈利能否持續每年增長有不少未知數,再者必賺這考量已經 priced in by the market, 所以,我覺得市場上有更好的投資選擇. (註五)
遊子旅遊 系列
  1. 走過大峽谷(1) 峽路同行
  2. 走過大峽谷(2) 拉斯維加斯一賭風采
  3. 走過大峽谷(3) 橫行壩道
註一 其實 strip 卅一間賭場實際由兩間企業瓜分(凱撒在北,南是美高梅, 佔廿一間. 什么金沙,永利,四季只有一間起兩間止),downtown 則是 boyd 和 barrick 的地盤,現在較弱雞
 
註二 街頭是自由,不是叫愛港力青關愛動不動就去踩場之處,否則冇用. 講真你係遊客,who cares about 什么法輪功,人力?你去踩場,反而提醒人人關注他們
註三 事奉唔係靠自己,靠神 我冇能力但主能夠 要祈禱先成就一切 我要謙卑不靠血氣(才幹能力?)
我越來越覺得我唔可以用上面呢堆令任何人瞬間成聖的言詞做借口去掩飾自己的無能同懶惰,更不能因此拒絕進步和改善.
註四 沉迷賭博帶來家庭問題,以及許多寄生於博彩品流複雜的地下行業問題固然值得關注,就算這些都只是個別例子,關乎一小撮人,某一城市過份專注單一產業發展是否健康?汽車城底特律,以前印度的棉花,愛爾蘭種薯仔,甚至今日非洲賣的公平咖啡,如果遇上衝激,會否被陰乾? 就算可見的將來有快速GDP growth,繁榮安定,做強做大,對廣大市民有是否最得益? 欣欣向榮的騎著老虎,的確難下,問心,點捨得下來?
註五 申報: 娛樂事業,bilibala 只持有 the walt disney company (dis)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