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走入人群,看清世界

建道

一月份的《建道通訊》,梁家麟院長以《迷失方向的香港教會》為題,講到現今香港教會面對三大問題引起迷失,依次為「佈道與植堂發展模式有待轉型」、「領導層轉換帶來的失焦」、「教會輿論被政治騎劫」。文章出台後引起不少年青信徒關注,掀起茶杯裡的風波。本以為梁院長會回應一二,豈料在187期的《院長的話》,他寫道:「筆者從不打筆戰,也對有心人士為促進合一而安排的對談興趣缺缺,各自表態的喊話,徒然浪費時間。寧可自由組合成不同的工作團隊,氣味相投,志同道合,合則來不合則去。事實性的多元便已夠好。」呼籲大家不要作無謂的口水戰,做實事建立教會。

本以為事情已告一段落,殊不知到最新一期,梁院長又撰文《拒絕失敗,勇毅前行》,再次炮轟他口中的反對派,各位讀者可以行到建道神學院的網站下載。

筆者也不喜歡打筆戰,秉承「作者己死」(簡稱作死)的原則,通常任由讀者解讀而甚少回應反駁,所以今次也不會如上次逐點去回應,只想回應一點。

在香港,恁誰都看到大型佈道會效果未如理想,但今天我們真能尋出更有效的佈道策略嗎?那些恣意攻擊大型佈道活動的人,除了提出以友誼佈道、關懷佈道、公義佈道等無從證實其果效的所謂出路之外,多數只能提出兩個荒誕的方案:一,派飯已是傳福音,向人微笑已是傳福音;二,根本不應將傳福音視作教會的首要使命。

無疑近年很多人抨擊大型佈道會,尤其針對主愛臨香江福音盛會,指出在香港當前的氣氛之下,耗費千萬計的大型佈道會,不單難以達到大會聲言的預期效果,無法有效修補社會撕裂,祝福香港,傳揚福音,甚至有反作用,令人更討厭教會,拒絕福音,造成教會內更大分裂。

然無法提出更有效的佈道策略,但沿用一個明知有問題的方法是更好的選擇嗎?這種想法,不啻是寧濫毋缺,「有殺錯無放過」。當手頭上沒有更好方法時,不一定要堅持下去搏反彈,也可以先暫停一下,集思廣益,尋索前路。今時今日,香港的教會有必要一定在今年內搞一個全港性的大型佈道會嗎?這些反對者的疑問,有人認真回應過嗎?完全是為反題而反題嗎?試舉一例,眾所周知大型佈道會跟進困難,不少決志者事後難以找到適合的教會落腳,今次的福音盛會的大會有沒有針對方法處理呢?這豈不是將種子撒在淺土上的比喻嗎?

再者,誰說友誼佈道、關懷佈道、公義佈道等一定不行,梁院長在文中不是說「言說從未改變世界,世界只被行動所改變;並且是在有人行出一條可行的另類選擇(viable alternative)以後,才讓其他人敢於離開舊路,邁入新的路徑。」為甚麼院長又可以斬釘截鐵地否定其他的佈道方式,認為無從證實果效呢?

跟據2014年教會普查的結果,堂會過去三年經常採取佈道方法,友誼佈道/一領一的方法超過一半,成為第一位。至於大型佈道會「也如同派福音單張一樣,失卻了其原先的吸引力,由1994年的44.1%,歷屆下降至2014年的4.0%。

而對於佈道方法的效用,「教會普查問卷由堂會教牧自評經常採用不同佈道方法的成效。2014年首三項最有效: 友誼佈道或一領一(703間,54.6%)、其次為堂會佈道會或福音主日(598間,46.5%)、福音餐會或愛筵(377間,29.3%)。」至於大型佈道會,僅得3.9%。

結果清晰可見,根本毋需激進反對派恣意攻擊、反題,本地堂會已經揚棄了大型佈道會,友誼佈道成為主流,一早有人「行出一條可行的另類選擇」,並已取得的成效。如果說「友誼佈道是無從證實其果效的所謂出路」,那麼,大型佈道會則是「已證實失去果效的一條舊路」。

想必是梁院長公務繁忙,無暇細閱教會普查的結果,才有此誤會。希望來年院長退休後,有更多時間,接觸不同資訊,多和年青一輩溝通,看看他們是不是真的為反題而反題,再作評論未遲。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