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道平台

「思道」為獨立基督徒的思想交流及互動平台,旨在為信徒提供多角度但精闢的引導及討論。

「思道」是一個基督徒群體以會員制而建立的一個機構,針對教會、社會及世界議題所引發的信仰關注課題,及時提供建基於聖經及基督徒信仰的不同角度分析和評論,以裝備信徒,建立整全思想。此外,藉著對話與聆聽,促進信徒群體思考與反省。

今天生活節奏急速,社會瞬息萬變,若要迅速而簡潔回應社會事件和教會議題,影像和聲音是提供資訊的重要媒介,所以我們會邀請學者、牧者及相關專業人士以短片及網絡媒體方式分享看法,更希望在將來開放平台,讓更多人士以客觀及專業角度分析聖經,作神學及理性的分享,以致分享者與受眾都能以最短時間分享與接收。

「思道」為獨立基督徒的思想交流及互動平台,旨在為信徒提供多角度但精闢的引導及討論,故平台不提供時事評論或消暇娛樂等內容。

除了提供合時適切的分享短片外,本平台將定期舉辨:
.研討會/講座
.專題研習課程
.交流會(沙龍聚會)
.新媒體出版

負能量:「給我一個家。」

原刊於思道平台(C Prospective),2017年11月18日

思TALK@201710記錄

照片來源:「每天來點負能量」FACEBOOK專頁

照片來源:「每天來點負能量」FACEBOOK專頁

基督徒經常說「教會是一個溫暖的大家庭」,但我想問各位,你們在這個家裡有多久已沒有分享傷心難過的事呢?有多久沒有在你的「家人」面前痛哭流涕了?你是否已經撐得非常辛苦,因為你覺得在教會裡發放負能量是一種罪呢?23/10由思道平台舉辦的「思Talk」,有一群感同身受的弟兄姊妹聚在一起,就著「正能量在教會是否泛濫成災?」這主題來彼此交流和探討,透過真誠和有效的溝通,兄姊能夠互相安慰和勸勉,在正能量泛濫的教會中繼續掙扎求存、堅守信仰。

正能量泛濫的現象在香港教會非常普遍,而現象成因正是教會忽視了負能量存在,我們都不懂也不願去處理負面情緒,反而用泛濫卻虛假的正能量來掩蓋它們。有參加者提到他認識一位教友的女兒在半年前自殺身亡,那位教友在那時會常埋怨身邊一切事物,甚至到了不能祈禱的狀態,而且當聽到有人在團契分享子女的事情時也會觸景傷情,故他盡量避免出席教會聚會,也為了不想再聽到兄姊對他說「要常常喜樂」等正能量安慰句。參加者藉此例提到其實基督徒時常經歷生離死別,因教會是舉辦很多安息禮拜的,他質疑為何一個對生命、生死如此多著墨的信仰群體,會對「生死教育」的認識如此貧乏?為何經歷了那麼多,我們也不懂得去好好安慰人?

提到正能量泛濫的原因,有參加者認為是香港信徒普遍就是離地,貧富大眾所經歷的,基督徒也很少機會去經歷了。基督徒為物質生活越趨富裕而感恩並非壞事,但慢慢他們就只記得為物質富裕而感恩,當基督徒越來越進入中產的生活模式,家庭與工作相對穩定時,他們的信仰也慢慢失去立體性,不會再對基層人士或有困難的教友產生共鳴。而基督徒對另一個難以產生共鳴的群體,正是電影《一念無明》中的情緒病患者。都市情緒病在香港其實非常普遍,但基督徒生活離地時根本不會明白情緒病患者的處境,更遑論去處理和產生共鳴,當非情緒病患者在教會裡佔大多數時,情緒病患者就會被無形地排擠,甚至被傷害得非常嚴重。我們根本做不到「與哀傷的人一同哀傷」。

另一個正能量泛濫的原因正是教會為推銷耶穌,不惜扭曲福音的內容以迎合「市場」口味。香港是一個速食文化充斥著每個角落的城市,為此,教會所傳講的見證不但非常「速食」且「典型」,有參加者將這類見證比喻為「整容廣告」,見證宣講人正是大力強調他整容前後的分別,從而呼籲他人也來參加「療程」。有參加者曾在福音戒毒機構作義工,他毫不客氣地指出很多所謂「過來人」,是在「台上講見證,台下打毒針」,其實他們根本沒有成功戒毒,但教會的人不喜歡聽他還在掙扎當中,固他便要迎合大眾口味而訛稱自己已戒毒,因為若他不說自己已改變,就會被人質疑自己沒有信心,與非信徒沒分別。

基於這類速食見證的影響下,一些人就未能在教會中生存,其中一類是那些心腸善良的人。有參加者表示自己過去經常花時間和耐性,去聆聽兄姊的困難並為他們禱告,但當他自己出事時卻受到相反的對待,初時當他告訴兄姊自己出事時,還有些人會因著欠他一個人情而聽他訴苦,但在後期就開始指責他有問題、信心不足等。另一位參加者藉此再解釋,因教會很多時候將情緒狀態與靈命掛鉤,結果長時間放負的人則被定性為靈命差,在一開始時或許還可以得到別人廉價的同情和代禱,但最後他們都會被教會有意無意地趕走。而這種速食文化更嚴重影響教會去選擇傳福音的對象,教會不願意向貧窮人傳福音,因貧窮人口問題多多,相較於中產階級,教會需投放更多資源和人手在貧窮人口身上,但往往卻不是所有貧窮家庭在得到幫助後願意信耶穌,這種「高成本,低效率」的傳福音對象就理所當然地被拒諸門外。

正能量泛濫不止嚴重影響教會,還非常影響信徒個人的生命。有參加者認為因教會對情緒的教導非常平面也欠缺立體性,信徒在此教導影響下便變得盲目樂觀和正面,換句話說,他們因而失去誠實面對自我的能力,人生和情緒本是立體和多元的,但他們在如斯教會環境下其實已拒絕了那個負面的自我存在,竭力要遏抑這個負面自我。可是,生命中最真實的其實就是「問題」,當我們在處理問題時,我們才會將最全面的自己表露出來,我們會接觸到快樂的情緒,但同時也能接觸負面的情緒,學習擁抱並接納自己也有不開心的一面,才是一個健康的人生。

面對如此正能量失控的情況,教會其實在慢慢塑造並鞏固自己的一套「成功神學」,要改善這個情況,有參加者提到「失敗神學」的概念,指出若聖經大部分屬靈偉人的人生其實也一敗塗地,教會可容許失敗出現在聚會、見證、信徒當中嗎?失敗一定是非常壞的事情嗎?還是失敗比起成功,能夠給予我們更多學習機會和更大進步空間呢?有參加者亦鼓勵信徒,即使不可能一時三刻改變這情況,但我們每個人也可深耕細作,先由自己的小組和團契開始做起,慢慢去學習接受負能量的出現,讓身邊的群體慢慢改變。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