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仁佑

马来西亚人,新加坡神学院道学硕士。目前在南马一所教会牧会,并部分时间于新加坡神学院修读神学硕士学位(主修旧约)。人生苦短,必须限制自己的研究兴趣在圣经研究上。已婚,育有一女、一子。电邮:lengyowk@yahoo.com

诗篇十七篇与香港的抗争

上主日在教会传讲诗篇十七篇,当时完全没有思想到香港的处境。传讲这篇诗篇是因为教会主题释经的编排,并非自选。这几天浏览脸书,看见许多抗争的消息,突然间察觉这首诗篇或能成为香港基督徒抗争者的鼓励。现将讲道化为文字,加入与香港处境的关联。

一开始读这首诗篇,吸引我注意的,是诗篇作者的品行。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作者真是好得不行。诗篇作者虽大多自认义人,但这篇作者自认为义的程度非常高,举两点为例。第一,作者认为神“熬炼我,却找不着什么;我立志叫我口中没有过失。”这让我想起雅各书三章2节的反对:“原来我们在许多事上都有过失;若有人在话语上没有过失,他就是完全人,也能勒住自己的全身。”如果作者真如自己所说,连神都无法找到作者的过失,甚至对于言语没有过失的立志也都实现,那作者真是世间少有的完全人。第二,作者还认为自己“的脚踏定了你的路径;我的两脚未曾滑跌。”从不曾跌倒过,试问谁能做到?此作者真是完美的义人。

若是按照传统的看法,认为应该把这首诗篇当作是大卫的作品,我们自然可以很快想到,大卫实在并非这里所说的完全人。大卫不只抢人老婆,还借刀杀人。谈到言语过失,吩咐约押数点百姓应该最为经典。由此来看,这首诗篇似乎更适合看作是对一个想像人物的描述,这位想像人物经过后期的发展,也许就成为了读者对弥赛亚的期望。

诗篇第一和第二篇可被理解为整卷诗篇的引言。这两首诗篇指出,诗篇经常处理善恶冲突的问题。这首完美义人的诗篇也是如此。事实上,并不因为义人的完美,冲突就得以减少。义人面对许多敌人,不只对他进行言语的伤害,还包括身体上实质的伤害。诗人描绘恶人欺压他,围困他,如同狮子一样要害他的命(被布袋弹袭击之人应有深刻体会)。

是的,我们或以为人生经常如同箴言所说,行义得福,行恶得祸。然而,当我们更了解所处的世界之后,我们往往发现,有时你行的义越多,遭到的反对越多,树敌越多。难怪有学者曾点出,箴言是初级的智慧文学教导(就像给小学生的道德教育),传道书和约伯记则是进阶的教导(就像让大学生学习的道德哲学)。诗篇也可被认为是进阶的教导。诗篇让人看见,义人还是面对许多敌人。义人不因为自己的义行而左右逢源,相反,就像诗篇十七篇所描绘的,这位想像中的完美义人,遭受到的可能是比一般人还要激烈的反对。

谈到对诗篇与弥赛亚的联系,耶稣不就是一个完美的义人吗?但他遭遇的反对比我们多数人都要强烈。耶稣的敌人真的要害耶稣的命,最后也成功了。可见,我们不能期望自己的行为越好,就越太平,与人的关系就越和睦。耶稣就说过:“我将真理告诉你们,你们就因此不信我。”(约八45)义人若坚持传讲真理,往往容易得罪更多的人。

义人面对敌人,要如何做?诗篇十七篇指出,这位完美义人向神祷告,求主拯救他脱离凶恶。关于这一点,我们没有意见,也符合基督教一贯的教导。然而,第13节的祈求,对我们今日的基督徒来说就有些突兀。作者呼求:“耶和华啊,求你起来,前去迎敌,将他打倒!用你的刀救护我命脱离恶人。”作者不只希望自己蒙救,也希望上帝亲自刑罚这些恶人,亲自上场为他争战,用刀将恶人打倒。

义人这样的呼求,神会垂听吗?还是这只是义人的牢骚,藉祷告向主宣泄不满,神不会当真?思索至此,我又想到了雅各书。“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他恳切祷告,求不要下雨,雨就三年零六个月不下在地上。”(雅五16-17)。雅各认为,义人呼求,神会垂听,并举以利亚为例。雅各用以利亚求雨为例子,虽说那时当地已经三年零六个月没有下雨,因此下雨真是罕见,但我觉得还有另一例子才算绝妙。以利亚不只求过下雨,还求过下“火”。火从天降,那就不只是三年零六个月没有发生,而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观。而且,好下不下,偏偏下在以利亚所预备的祭物上。

以利亚求火从天降的经历,也是义人对抗邪恶敌人的经历:以利亚一人力战450巴力先知(也许还有另外400名亚舍拉先知)。神垂听以利亚祷告,火从天降。结果百姓一拥而上,把这些敌人都杀死。就如这首诗篇所说,以利亚经历的,真的是神“前去迎敌,将他打倒!用你的刀救护我命脱离恶人。”可惜,且慢,450人也好,850人也好,原来义人的敌人是杀不完的!以利亚忘了邀约他真正的死对头耶洗别,以致后来只能在耶洗别的威迫之下落荒而逃。

要套入香港的处境,可以从耶洗别的女性性别着手?我觉得这样的类比也太随意。倒不如说,即使当时耶洗别真的倒下,这样的腐败,这样的制度,仍会产生类似,甚至更加邪恶的继承人。我意识到,以利亚的经历指出,向神祈求消灭敌人的经过,不只就如火从天降一样,非常少见,更重要的是,消灭敌人,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

当我继续阅读诗篇十七篇时,惊觉似乎作者早就意识到这点。接续祈求神用刀应战之后,诗篇十七篇14节指出:“耶和华啊,求你用手救我脱离世人,脱离那只在今生有福分的世人!你把你的财宝充满他们的肚腹;他们因有儿女就心满意足,将其余的财物留给他们的婴孩。”我几乎怀疑我看错。作者好像已经猜到,这些敌人仍然会继续享有福分。神不只没有用刀把他们打倒,还继续用财宝充满他们的肚腹。他们有儿有女,财物也得以流传后代。

作者是否精神分裂?13和14节的呼求反差太大。这是为何?答案在第15节:“至于我,我必在义中见你的面;我醒了的时候,得见你的形象就心满意足了。”作者的意思似乎是说,人生最宝贵的,是得见神的面。敌人得着财宝和儿女就心满意足,那是他们低级的思想,真正的人上人,是以神为乐的人。换句话说,即使神没有垂听义人在第13节中,消灭敌人的祷告,也无所谓。这些敌人以为神祝福他们,让他们在世尽享福乐,却不知道,他们其实错失了人生最大的福乐,就是能与神同行。

关于这点,约伯是另一个例子。约伯也如同想像中完美的义人,就连神也向撒旦指明这点。这位完美的义人最终感到满足的,并非那些抢夺他财物的迦勒底强盗被杀死,也并非幕后真正的主使——撒旦被丢入无底坑(约伯甚至到最后都不知道是撒旦搞的鬼)。约伯最终感到满足的,是从前风闻有你,如今亲眼见到神。诗篇十七篇的作者特别指出,单单有神的同在就让他心满意足,即使义人不一定拥有一般上被认为“有神同在”所带来的祝福。也许正因如此,完美的义人耶稣,被钉十字架时,觉得最痛苦的,就是被神离弃。因为真正的福乐,是知道神与我同在。

这是否意味着,既然与神同在就有真正的福乐,就从此放弃与敌人对抗,归隐山田?再回头看以利亚的例子,神对他的吩咐是不要放弃!以利亚是正义的抗争者,反抗权势。他虽然取得一些小成果,但被耶洗别追杀后,就想放弃,自寻短见。然而,就如约伯一样,神至终用特殊的方式向他显现和说话,让以利亚心满意足,打消了自杀的念头,甚至有力量继续延续抗争的事业,委任和训练抗争的接班人。

经文是这样记载神对以利亚的吩咐的:“你回去,从旷野王大马士革去。到了那里,就要膏哈薛作亚兰王,又要膏宁示的孙子耶户作以色列王,并膏亚伯·米何拉人沙法的儿子以利沙作先知接续你。”(王上十九15-16)走笔至此,我在犹豫要不要把王上十九17节也写出来,因为实在有些暴力。如果抗争者只懂得以暴易暴,恐怕又会落入前面所说的困境:敌人是杀不完的。以利亚所膏立的耶户虽然最终把耶洗别杀死了,恶人的首领被除灭了,但以色列的问题并没有因此就完全解决,拜偶像的问题已深入民间,以色列最终也难逃亡国的命运。

可是,圣经就是如此写的:“将来躲避哈薛之刀的,必被耶户所杀;躲避耶户之刀的,必被以利沙所杀。”(王上十九17)暴力吗?非常暴力。如何与新约圣经许多崇尚非暴力的经文协调?我不想假装我知道圆满的答案。我只想鼓励无权无势的抗争者:不要放弃作义人。不要放弃想方设法,既要维持自己行义,又要与敌人抗争。既要爱你的敌人,为逼迫你的祷告,又要祷告求主起来,前去迎敌。我提醒自己,也希望勉励每一位信徒,当我们活在这不完美的世界中,却坚持要学习作个完美的义人时,我们不要忘记,有神同行是人生最大的福乐。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