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

一個創作人,目前為【娛樂為主】的主腦。

讚美之泉現象

原刊於此網站,2017年6月20日

多年前,我好似有一篇討論「讚美之泉現象」的文章,好多年前了,都忘了在哪裡post過,也找不到了,近期講開,不如再寫一篇。

西伯對以粵語為主的香港教會,竟然樂此不疲地大量使用讚美之泉詩歌,認為最少有以下原因:

  1. 普遍曲式簡單易上口;
  2. 普通話填「金句」(即引用經文)遠較粵語易,金句較原裝又完整,好多牧者認為唱完=背誦(=洗腦?),是件甚好的事;
  3. 香港已回歸,下一代普通話已是必修科,唱普通話成了常態(竟然?);
  4. 大量普通話人在香港生活,教會為配合服事這群眾(潛在市場?),選歌都要作出配合;
  5. 粵語詞需配合聲調,即協音(啱音),好多曲詞同寫的作者為協音而改音以遷就金句歌詞(以音就詞),大大減低歌曲流暢度、優雅度,失去音樂上的美學,亦令人難學(因為音跟從了詞,而非從屬於上下的音/和弦,人會較難估計和記得);
  6. 英文、普通話填詞相對易,粵語填詞極難,填詩歌又要有一定神學功夫,就算神學了得,填粵語詞是另一個範疇,往往顯得吃力,功力不足,便更易給簡潔有力、用詞從心的普通話詩歌比下去;
  7. 讚美之泉曲式由當代流行短詩變奏而成,好多也加入中國調/曲風(用「扮中國調」會更貼切),比英譯中的英文短詩更易為華人教會接受;
  8. 短詩興起初期,特別好聽的短詩,幾乎皆來自靈恩派,較傳統背景教會都忌諱引入,讚美之泉的形象相對受落;
  9. 看香港詩歌發展史,不難看見香港一直都慣性地被動地靠賴外來供應,傳統一代靠英文翻譯為主,到外國現代詩歌興起,也靠翻譯;良久,才有ACM之類機構推出協音廣東話原創詩歌;到短詩敬拜出現,又過了不少翻譯詩歌日子(例如《讚之歌》),香港作曲人才稍微掌握短詩敬拜的神學與特性,才有自創作品。相對一直浸淫在美國敬拜場景與文化中的讚美之泉創作人,創作功力、神學表達、用字用音、氣氛營造等,難免被比下去。簡單來說,我們一直在「追潮流」,加上粵語先天的難,就有月是外國的圓的感覺。

今天,新一代原創無疑如雨後春筍的多起來,但按我觀察,有神學深度的粵語歌,仍然缺少,這好大可能和我的第6、8及9點(689,好敏感喔😜!)提出的原因有關。

創作人要自己先曉得誠實深深敬拜上主,常常沐浴於敬拜愛海中,謙卑又充滿熱誠,對聖經真理熟識,更有神學洞見,再要有一定的粵語填詞功力,甚至有先知講道等恩賜配合,才有機會寫出精采又言之有物,簡潔又不流表面膚淺,華美又不落俗套浮誇,有屬靈能力和深度的詩歌來。

難?!寫詩歌,一向是「小眾」玩意,好多香港創作人,甚至放棄粵語改作普通話詩歌,就明白是如何的難。要創作詩歌事奉神,不是單單有點興趣就可以,而是要十分認真,十分勤力,還要切切祈求恩賜。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