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Koo

小傳道一名,接受上帝的呼召,祈求能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盼望藉寫作來讓自己更謹慎思考,反省信仰;也盼望藉分享所寫的,來讓信仰群體共同思考,好讓我們能更認識所信的上帝。

變種流感與佔中的因果關係–從611的禱告指引思考什麼是禱告

611

圖片取自852郵報網頁


從朋友在Facebook中,share了一篇由852郵報刊登出來的文章,題為〈611靈糧堂發「禱告指引」 指變種流感因佔領叛逆權柄帶來〉,馬上去看,發現內文所指611靈糧堂發出一篇題為「為香港人認罪禱告」的禱告指引,內容以民數記的記載,摩西和亞倫因著耶和華向以色列人發怒(因著他們向摩西亞倫發怨言),所引起的「瘟疫」而贖罪,瘟疫得以停止,雖然已死了好些百姓,以色列民族還得以存留。並以此引伸成為今天的教導,認為教會同樣也要為「眾民贖罪」,以止瘟疫。文中就帶出了他們如何詮釋這段經文:

這是在曠野中因利未起來控訴摩西、亞倫擅自專權,地張口吞滅了他們;其後
百姓埋怨摩西、亞倫殺了百姓,瘟疫發作;摩西著亞倫百姓獻贖罪祭,雖有遭
瘟疫滅絕,但終也止住瘟疫。

起來!擔起祭司的職責;百姓贖罪,止住瘟疫!

似乎非常處境化:有「控訴」,有「專權」,有「瘟疫」。而且也以這段經文將其「因果」關係連上,指出「瘟疫」的原因是「控訴專權」,唯有「擔起祭司的職責」,「為百姓贖罪」,瘟疫才會止息。

果然,「禱告指引」後半,就引用了提前二章的一段經文,直指香港市民對政府的敵對態度,是違反了提前「為掌權者懇求、禱告、代求和祝謝」的教導,所以「真是做夢也想不到香港會淪落至此」。間接地將民數記與提前兩段經文連結,並處境化,將今天的流感變種大爆發,與先前佔中的「控訴專權」拉上關係,所以要「求袮止住因叛逆權柄帶來的瘟疫」。

其實,這只是一段611內部的文件,只是關乎611內部的信仰踐行,本不應有太多的評論。若不是這「指引」給放了在611的教會網頁上,也不會引至這段新聞的出現。(我估計這是一次意外,因為在看這段852郵報新聞時,為了求證事實的真確性,我到過611的教會網頁,也在一個連結中(http://www.church611.org/Shalom/HK.pdf )找到這「指引」。但在行文時,想再找這份網上文件,已出連Error 404–找不到文件,所以,我相信這文件其實並不是打算放在網上的。但852郵報之後將這文件的全文放上了報導中)

然而,這段新聞實在給教會帶來了一些反思:到底禱告是什麼?在信仰群體中又應如何帶領禱告?

第一,我會問,禱告是否需要「指引」?若需要,「指引」應該如何?若禱告是對話,作為信仰群體與上帝的對話,又應如何?我還記得611在早前有一次證道中,堂主任張恩年牧師曾指出「佔中」「不佔中」並不是問題(參611 2014年7月12日題為「耶穌為永恒國度作更激進的擺上」之證道),所以其「指引」是否應該對著當下的處境(流感大爆發)而向上帝呼求止息,而非將之「原因」同時放在「禱告指引」中?

我覺得,當禱告是一個群體的信仰踐行,就會是當群體有共同異象看見時,一同作出的「同心禱告」,不需作出帶著強烈指引性,甚至是帶著政治取向的指引。在禱告中,聖靈會帶領我們走向某些「共通點」,是一些來自平時信仰群體中的聖經教導的共通點,就如在聖經中所說的公義與憐憫、對弱者的看顧、對有權有勢者的「要求」等等。相反,當禱告中出現如此「教導性」的指向,這些「指引」會否成為一個「操控性」的禱告,是一個「從上而下」的禱告,多於一個出自群體認信的同心呼求呢?以611這些禱告指引為例,若在2014年7月牧者說過「佔中」「不佔中」不是問題,而現在卻又說「瘟疫」是「佔中」的報應(套用852郵報的看法),對於2014年7月因著牧者之話而參與佔中的會友,又能否「同心禱告」呢?

所以,以我愚見,群體禱告並不需要非常detail的指引,也不需要大量經文詮釋作為支持(這些應該是在平常的主日學和教導中,一同得出的異象和信念),只要像是小孩子來到父面前,將我們心中所求的向祂述說,而不帶著指控,就足夠了。

最後,我們作為信仰群體的,真的要為這次疫情禱告,為那些失去親人的求安慰,為那些為官的求良心求智慧,求主憐憫和救助我們。

(後記:有網友發現,其實這篇「禱告指引」的後半部其實只是取材自2003年以勒基金出版之《「我們應當如此行」–百萬小時萬民禱告運動》之其中一篇–參連結封面連結。所以,這樣的看法並非611啟始,也並非單單只有611有如此的看法)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