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不再河蟹

有人曾說:「教會分裂的歷史不是因為有批判和討論,而是因為逃避問題而粉飾的假太平。」用現代的術語,叫做「河蟹」(和諧的諧音) – 封閉、掩蓋負面消息,控制言論自由。現今華人基督教充斥著許多河蟹勢力,令不少信徒被邊緣和被傷害。「信仰。不再河蟹」志在展現一種對話空間,希望還信仰一種敢於反思、批判、更新的精神。
部落格(blog): http://nocrab.wordpress.com

讀神學的一點小攻略

作為神學生過來人,我不敢說自己是學霸或補習天皇,但經過三年的洗禮,也總算累積了一點學習上的經驗,希望跟打算讀或正在讀神學的人分享。我認為有三個心態必須擺正,讀起神學來才能事半功倍。

1)讀神學不是參加培靈會

許多人以為讀神學的首要目的是為培育靈命,即是培靈。我不認同這種講法。當然,讀神學的過程必然會加深自身對信仰的體會,但如果單單只為培靈,在教會或日常生活中也可以,為什麼要花費巨額金錢和時間去參加培靈會呢?而且,一心以為讀神學只是培靈的學生,一到開學時大部分都會不斷叫苦連天,或經常需要用敬拜讚美或祈禱會等方法來「回氣」。

這其實是不必的,只要我們一開始就將讀神學的目的搞清楚。我認為,讀神學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讀書」,而讀書就是為了學習知識。這聽起來好像很世俗,但讀學位本身就是一件很世俗的事情,除非我們自己在深山上修行。必須承認的是,現今的神學體制是一種高等教育,畢業後一般是碩士起跳(如MDiv)。如此,讀神學是追求學問的一回事,是講求學術的一回事。

唯有將這種心態擺正,我們才能勇敢面對即將要讀的學術性科目,諸如原文、聖經研究、神學、哲學、歷史學等等。讀書,雖艱澀,但有益。

2)學習要有優先次序

認清了讀神學的目的後,我們也必須搞清楚學習上的優先次序,簡單來說,就是謹慎投資自己的科目與時間。

既然我們花了金錢和時間投身於神學院學習,我們就應該嘗試將學習的經驗最大化。該知道,一般神學課程所涉獵的東西實在是五花八門(如MDiv會加入很多實用性的科目),三年根本是不夠時間學習所有東西的。那麼,我建議神學生應盡量選擇一些在神學院以外很難學到的科目來讀,譬如原文是非常值得投資的領域,因為沒有老師指導和同伴氣氛,靠自己是很難學成的。甚麼靈命塑造、輔導技巧等就不要投資太多了,因為一來這些並非神學專業本身,二來在神學院外要學習這些的機會多的是。

另一方面要注意的投資是,我們應多花時間在第一手資料上(primary source),而不是整天都在讀第二手資料(secondary source)。前者是最原始的資料、是學者們在討論的資料,例如聖經、次經、偽經、第二聖殿時期猶太文獻、早期教父書信等等。後者是學者們為這些一手資料寫的書籍和文章,例如NT Wright的著作、DA Carson的文章等,這些是無窮無盡的。況且,如果我們沒有讀過第一手資料,即使我們不斷讀第二手資料也是無法明白,因為我們只能做旁觀者而無法加入討論。所以,要讀就讀一手,不要死攬住二手貨(更不要說三手、四手貨了,如維基)。

3)繪製學術地圖

另一件值得做的事情是盡量為每個學術領域繪製地圖。意思是認清每個範圍的重要文獻和代表學者,這是為了將來如果你要自行進深研究該領域時能夠有一枚指南針。

這不是說你要讀完所有有關文獻和學者才行,而是要「知道」有哪些文獻、哪些學者。例如,提起第二聖殿時期,你能夠說出Josephus、Philo、Dead Sea Scroll等;提起詮釋學,你可想起Augustine、Gadamar、Vanhoozer等;提起歷史耶穌研究,你會想起Albert Schweiter、John Dominic Crossan、Dale Allison等;提起講道學,你會想到Thomas Long、Fred Craddock等。即使你沒有讀完他們,但最少你知道他們存在。當然,十年後可能這些名字都不再流行,所以知道就可以,不用詳細閱讀(噏得出名聽落都勁d嘛)。

要取得這些地圖也有一些捷徑。通常教授第一堂派發的課程簡介最後會有參考書目(Reference/Bibliography),這些都非常有參考價值。如果那教授是正常的教授,一般來說代表性的人物和著作都會放進書目內。你也可主動問教授有哪些文獻和學者是這個領域重要的。總括來說,就是不恥下問「取地圖」啦。

最後,我衷心祝願所有將讀或在讀的神學生在未來一年學業進步。不要當讀神學是培靈、謹慎投資科目、注重第一手資料、努力繪製學術地圖。如此,我相信三年的神學院學習不會白廢,這些學問將引領你更深地認識上帝—不是虛浮的感覺,而是扎實的知識。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