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木盒

初信於基要派,在福音派神學院經歷蛻變,於掛名禮儀教會任職超過四分一世紀,見盡堂會,宗派及教會圈子光怪陸離,現於某福音派堂會事奉。

讀神學所為何事?守護教會的內功心法

「這家就是永生 神的教會,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摩太前書 3:15下

過去在教會圈子事奉多年,間中便會聽到有神學畢業生表達,神學院的訓練未能應付踏出教會工場的牧職挑戰,極端的甚至認為神學訓練其實只是象牙塔的學習,閉門造車;當踏足工場見真章時,除了教導聖經和講道是出自神學院的訓練,神學院並未有教導同工如何在教會推動事工,策劃教會方向,與執事及會友相處….;於是神學訓練便顯得看似軟弱無力,可有可無。

這樣的論說當然顯出神學院的課程訓練似乎與堂會對任職傳道同工的要求有距離,值得神學院與堂會一同反省,究竟是神學院的課程出了問題,變成學術象牙塔般離地,還是香港的教會堂會變得現實功利,只是要營運堂會的工人。筆者認為兩者均有其不足,需要檢視修正。

不過,當神學院的教導,畢業生所學未能對應堂會對傳道的要求時,除了個人因素外,可能是大家都忘掉了神學訓練的核心信念,又或是對堂會事奉的基本價值失去了原有的焦點。

保羅強調教會是永生上帝的家,而其中最重要的是作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換言之,教會所以作為上帝的教會,其存在意義最關鍵是守護教會,傳遞真理,亦以聖經真理作教會的基礎;教會若不是建造在聖經真理上,教會就不成教會,再不是傳遞上帝真理的地方,而淪為與世上一些招聚人集在一起的團體組織無異,可以是一起圍威畏娛樂的會所,也可以是提供會員福利的社團,可以是追求成就的公司,甚至互相照顧保障自己同聲同氣同族人利益的宗親會….。

馬丁路德強調「惟獨聖經」,教會必須建造在聖經真理基礎之上,這看似沒有一間堂會,沒有一個信徒會反對,看似人人均接受,放於四海而均準確的道理;不過,現實上在追求量化效績表現的社會,或尋求不被淘汰的競爭文化裏,堂會就是會偏離聖經真理,引入能激發外在增長的手段去追逐外顯的成績表現。甚麼SWOT analysis,策略發展模式,群眾心理學,音樂形式及樂器的運用,潮流文化分析,人事管理及工作動力誘引研究…等等,都在高舉今天教會發展的大前提下,通通應用在牧養教會的專業服務裏。

筆者不反對應用這些社會甚至商業管理方法在堂會牧養中,始終教會作為一個人群聚集的地方,類似社會心理學對群眾參與一個組織的研究,也是對堂會饒有啟迪。但關鍵就是並非每一套管理策略理論,都全然適合教會所用,有一些甚至乎會是扭曲聖經的價值的,就如多年前某堂會為了增加堂會建堂籌款額,設定價高者得,能付出一萬元的參加者就可以與國際知名講員同枱用膳;又如某堂會為激勵同工努力傳福音,便用公開比較羞辱方式,指責同工表現不夠努力,堂會崇拜人數不及宗派中另一堂會人數多。這些手段完全違反聖經的真理教導。

讀神學所為何事?神學訓練不完全純是教導如何管理堂會及催谷增長的職業訓練所。神學訓練,最關鍵是如一般大學訓練,在訓練牧者「明德格物」,首要是分辦是非對錯,辨識不合乎聖經真理的教導及堂會運作,作出修正,守護教會立在聖經真理基礎上,有正確從真理而來的教會觀及牧養文化,免得教會沉淪,與世俗以利益為主導的公司無異。這是上帝話語的代言人之職事,守護教會與世界分別為聖出來,也是傳承著教會改革家使命的負擔。

套用不少同道的用語,讀神學是內功心法的修練,正確的心法內功使人能有正念,若只學曉外功的兩招半式,或用九陰真經葵花寶典快速練成看似顯赫的外顯功夫,最終只是成為「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倒被棄絕了」的東方不敗,或是假冒偽善的偽君子岳不群,不是真正學道的人應有的所為。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