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讀《牧養,就是回到原點》有感 – 回應UCC按牧爭議(一)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牧職不是職業(Profession),而是召命(Vocation)。1

知道我們的牧職不是由我們的感受、甚至不是由主教、會督所批准,而是由上帝所准允 — 這是莫大的恩典。2

在最近大家熱烈討論按牧問題時,小弟自知才疏學淺,想惡補不知從何做起。記得牧羊犬曾寫了一篇《讀牧養,就是回到原點的隨筆》,有幸得牧羊犬推薦此書,讓小弟有個入門之路。

牧職是召命

坦白說,掛了牧師職銜不等於受人尊敬,而小弟由衷尊敬的牧師大概屈指可數。當中我很尊敬的一位是本身是工程師的牧師,每當有人向他透露想做牧師時,他一定樹熊吐葉、臉露驚訝,然後搖搖頭地說:「我自己當初根本不想做牧師,是上帝呼召我,我又逃不掉」。事奉三、四十年,彷彿還在為逃不掉上帝的呼召而感可惜,真是除了他本人樹熊吐葉,聽的人也樹熊吐葉。事實上,這位牧師愛主非常,我對他身體力行的信仰沒有任何懷疑。可是他卻不明白為什麼真的「有人會想做牧師」。無獨有偶,本書作者韋利蒙在同一章導論中,就以四世紀教父拿先斯的貴格利(Gregory Nazianzen)為例,他覺得牧職太崇高,自己不配,所以被按立是不情不願的。即使被按後,這位教父竟然逃到山上,會眾還去求他回來。3

筆者得知有人透露希望按人牧職的其中一原因就是:「因為基督徒很喜歡聽牧師話」。如果該教會是因為教牧的身份名銜左右了自己是否聽從該教牧的教導,使牧職變成一種令人趨之若騖的身份,表達這種心態的人,我也真的不禁樹熊吐葉。

無可否認,神職人員在所屬教會有其權柄與威嚴,但是神職人員同時是信徒的生命榜樣。主耶穌就是反倒虛己,手拿權柄卻甘願不用,而要服侍微小的人。可見牧者的角色本身就是有張力存在。過份傾向頭銜中所附的權柄與威嚴,其實就與商業世界的老闆無異,不能稱作一位好牧師。

教會作為道德的群體

據韋氏所言,在牧職中事奉的倫理是社群主義(communitarianism)式的。雖然上帝造人各有不同,但信徒由教會影響,教會與教會之間互相影響。社群主義就是強調人與群體的連繫、強調即使不同的小群體也有共同的歷史文化。
韋氏說:

基督徒並不整天只『只想及自己』,或者面對道德抉擇時『只考量個人來說是正確的事』。我們嘗試跟隨眾聖徒的所思所行,跟大公教會的基督徒同心同德。4

大家均用同一的信經,相信「一聖、大公、使徒的」教會。我覺得「大公教會」真是一個很神奇的概念。我們雖然再有不同,因大公精神我們很少宣稱自己有著絕對真理,而其他教會(或其他所有的教會)都錯了。雖然我們不能隨隨便便指控某群體是異端,有這種「我全對你全錯」對立傾向的群體也不一定是異端,但是這種態度是令人擔憂的。

既然基督教的牧師應該跟「大公教會的基督徒同心同德」,我不認為韋氏會同意某教會可以畫地為牢,並不面對主內肢體。這種「不面對」隱含了對別人的質疑懷嗤之以鼻的態度,我認為這並不符合基督的樣式。

香港教會的按牧傳統

香港教會按牧標準不一,但一般大概至少全職事奉五、六年或以上,生命得到教會會眾認可。經教會同意後,組成具公信力的按牧團,廣邀親友在上帝面前見證,受按接受聖職。筆者固然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整理自近期各方的討論,有以下簡單觀察:

一)由上而下的按牧觀

基督為教會之首。 使徒是由耶穌呼召,職份是由耶穌賜予。耶穌擁有「天上地下的權柄」(太28:18),耶穌也會將權柄分給門徒(可6:7、太10:10)。在十二使徒傳道時,將聖職透過按手,站在使徒面前,交給「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的受按者(徒6:3)。二千年前的耶穌基督將作為牧者的權柄一代傳一代,是為「使徒統緒」(Apostolic Succession) 。

二)由下而上的按牧觀

以下的例子罕有,但由於基督路小教會的牧師張大衛公開參與近日的討論,有人拿起他的按牧經驗作比較,所以筆者附註在此。據悉,張大衛並非由已受按的牧師按立,而是受會眾按立。背後神學理據是由於宗教改革後,羅馬天主教不為新教按立聖職人員,故此透過教會會眾共同考問及按立,有例可尋,故以此傳統按立。有網友及後引用民數記8:9-11節,支持祭司的按立要在以色列全會眾面前,「以色列人要按手在他們(受按的利未人祭司)頭上」作為支持接受會眾按立的根據。

制度中對授牧職的制衡

即使由下而上的按牧觀在今天似乎很破格,但總結連日的討論,兩套制度分別有不同的特點,確保按牧決定及受按聖職者是「無可指責」(提前3:2-3)的。

一)由上鑑察:透過嚴謹、公開、透明的制度,以及「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的按牧團去按立「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的受按者;
二)由下鑑察:受按者站立在「在以色列全會眾」面前,接受會眾的考問心志,以得到會眾的支持。

其實不論怎樣受按,大家都明白牧職可以同時受上下鑑察,筆者認為背後反映的神學觀念可以如此引伸:如果一)受按者被發現不符合這些標準,按牧團理應有權柄收回該人由使徒統緒中傳下來的聖職;二)會眾發現自己所按的牧師違反考問時的誓約,會眾則應可收回牧職權柄。

承上接下的神聖牧職

韋氏說受按者有時抗拒教會考查他們的呼召,如「如果我真的相信上帝呼召我投身牧職,你有權質疑我的召命麼?」,可是受按者是在會眾面前受按,會眾也是承擔共同責任。5按牧其實是要同時面對上帝和會眾。

摘取並重製自台灣華視劇集《海派甜心》

摘取並重製自台灣華視劇集《海派甜心》

接受會眾考問的情境令筆者想起一個也是源自教會的西方舊傳統,在婚禮時主禮神父/牧師會問在場賓客有沒有人有特別原因反對這樁婚事: “Speak now or forever hold your peace”。任何參加婚禮的來賓,只要有合理反對原因均可即場提出。新教按牧即使再不統一,在一般沒有接受會眾考問心志的環節下,也講求彼此信任一些不成文的按牧規定 — 各自宗派對受按人的生命觀察、合理的事奉年資、公開透明的按牧團名單(見下篇),以信任按與受按均是「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者。而接受會眾考問環節中,究竟「會眾」如何定義?是否應無限延伸至「大公教會」的任何人?也是一些很實在的問題。筆者希望會不日再撰文討論。

小結

牧職的尊榮,當然由基督的十字架照亮,但在上帝跟前領受聖職,除了牧養自己教會,也要面向共同認信基督的大公群體。所戴上的軛不止是你自己領受的軛,也是眾聖徒共同擁有的一個符號。

徐啟龍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神道學碩士生
回應UCC按牧爭議 系列
  1. 讀《牧養,就是回到原點》有感 – 回應UCC按牧爭議(一)
  2. 《由上而下—公開按牧名單有何意義?》– 回應UCC按牧爭議(二)

  1. 韋利蒙(William H. Willimon)著:《牧養,就是回到原點:再思牧養職事的召命》,(香港:基道,2018),頁5。
  2. 同上,頁6。
  3. 同上,頁13。
  4. 同上,頁327。
  5. 同上,頁8-9。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