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教?無知扮大師


Gordon Wong 2019年7月31日

被美國基督教福音派捧為「護教學大師」的 Norman Geisler,幾星期前去世了。和其他美國基督教神棍比較,Geisler 似乎沒有麼道德醜聞。他替 Donald Trump 拉票時,也只是用「Lesser of the two evils(兩害選其輕)」來做理由,而不是說 Trump 的人格合乎道德,這只算是他個人價值的取捨,不能太批評他。但是,將他捧為「護教學大師」卻是貽笑大方。或者另一個說法:福音派的「大師」原來只是這種貨色,這就難怪福音派被人看不起。

他神學上的錯誤,有很多人批評過,有興趣的在網上一查就找到。我這裡想特別指出的,是他一個和我工作有關的錯誤,而這錯誤卻是隨便有點邏輯訓練的人都不應犯的。一個教哲學/神學的人犯這錯誤,是絕對不能接受的。

在他寫的系統神學一書中,他想反駁基督徒科學家 Francis Collins 關於幾時「靈魂入竅(Soul Embodiment)」的假設。Collins 認為「靈魂入竅」發生在胚胎植入母親子宮的時候,Geisler 卻堅持當卵子受精的時候,靈魂就進入這細胞。

這不是文人酒餘飯後的虛無縹緲茶杯裏的風波,而是對現代生育醫學倫理有極重要的指引。

神學上,靈魂幾時入竅(Soul Embodiment)重要,是因為需要它來處理「生命幾時開始?」這問題。前設是生命是靈魂和肉體的結合,如果沒有靈魂,一堆細胞,雖然有所有生命需要的 DNA,卻不是生命。否則流一滴血就是殺死了幾百萬個生命?但是,即使一個胚胎只有幾個細胞,如果已經有靈魂的話,那就是生命,不能隨意摧毀。

要明白 Collins 和 Geisler 的爭拗,讓我們先溫習基本生育生物學:性行為後,如果女士剛好排卵,精卵會在輸卵管中結合,成為受精卵(Zygote),之後細胞分裂,同時從輸卵管移向子宮。幾日後,有 200-300 個細胞;0.1-0.2 mm 大的胚胎(Blastocyst)到達子宮並植入肌肉中,開始從母親身體中吸收營養成長。

如果 Geisler 的「靈魂入竅從受精開始」立場(也是現時美國基督教保守派的立場)是對的話,那麼,所有受精以後的避孕方法,包括子宮環和事後避孕丸,都不可以接受。體外受精(試管嬰兒)也不能接受,因為體外受精需要製造多個胚胎,卻只將一部分植入子宮,多餘的會被廢棄,這也是謀殺。按照 Collins 的理論,這些步驟卻都是可以接受的,因為生命還未開始。

「靈魂入竅」不是可以被觀察的事件,所以我們只能從雙方論點的內在一致性(Internal Validity)來評估那一方更合理。Collins 的推論非常有趣,他分析一種特別的懷孕個案:同卵子孖生(Identical Twins)。同卵子孖生是一個卵子受精,在未到子宮前,卻分裂為兩個胚胎,他們有一樣的 DNA。其他的孖生嬰兒,卻是因為母親同時排出了兩粒卵子,兩粒都受精而分別發展,他們的 DNA 是不同的。每十對孖生的的嬰兒中,約有一對是同卵子孖生。

Collins 問一個神學問題:同卵子孖生嬰兒幾時「靈魂入竅」?如果「靈魂入竅」在受精時發生,當時只有一個胚胎,那麼,一個肉體就會同時有兩個靈魂,而這會帶來很多難題,所以是不合理的。因此,他認為「靈魂入竅」需要在胚胎植入子宮時才發生。

Collins 沒有詳細分析一個肉體兩個靈魂有甚麼難題,我可以代為發揮一下:如果這胚胎已經是生命,卻被墮胎打下,在復活的時候,是否這兩個生命需要共用一個肉體?

Geisler 卻要拼命保衛保守派的神學立場,就是生命從受精開始。但是,他又不能接受一個肉體兩個靈魂這解釋,於是他就提出另一個假設。他說,同卵子孖生嬰兒其實不是兄弟/姊妹,而是無性生殖出來的父子/母女。受精時先有一個生命,之後這生命用無性生殖的方法,分裂出另一個生命。

可笑和可悲的是,當 Geisler 以為他的假設可以保護著保守派底線的時候,他正正在摧毀了保守派的防禦。他的假設有兩大謬誤:

首次,他用無性生殖來解釋同卵子孖生,那麼,複製人(Cloning)又怎樣?複製人正是一種無性生殖。如果生命不是必須經過精卵結合而誕生,保守派的性倫理就需要改寫。

更重要的,是他想保護受精這時刻的獨特性和重要性,但是他的假設卻剛剛摧毀了這一點:如果同卵子孖生當中的一個是無性生殖而來的,這個「兒子/女兒」又幾時「靈魂入竅」?當然不可能是他「父/母」受精的時候,只可以是在被分裂出來之後。

等一等,Geisler 搞一個「同卵子孖生=無性生殖」理論出來,不是為了堅持「靈魂入竅」是在受精時發生嗎?但是,就算他的理論正確,他正好確立了「靈魂入竅不需要在受精時發生」這命題,經典的搬石頭砸自己腳。

如果 Geisler 是個普通信徒,在閒聊中提出一些不成熟的理論,那沒有什麼問題。但是,一個被福音派捧為「大師」的人物,在自己寫的系統神學課本中,犯了這樣離譜的邏輯謬誤,只能說,「冇眼睇」。福音派,可否找一兩個像樣一點的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