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講道的藝術

sermons-2

關於講道,那是一場藝術。

上帝透過聖經經文觸動講道者的心靈,又從心靈化為文字和言語,把這份感動再次傳遞到信徒的耳中,繼而化成各人生命的行動。信徒透過講道而讓生命得到從上帝而來的轉化,哪豈不會是一種編織藝術的過程?

作為一位傳道者,我總是喜歡每一次預備講章時的經歷。

大公教會的傳道者,習慣以三代經課作為每次預備講章時所使用的經文。\經文本身配合節日意義,以致講道與整個崇拜禮儀的節期得以結合得較為完備,讓預備講章的同時能夠進一步思考節期與生命的關係。

此外,三代經課的講章強調以經文作為編寫講章的優先考慮,限制了講道者透過講壇宣洩個人情感。縱然講道者時常提醒自己需要宣講上帝的聖言,但活在一個緊張而充滿怨聲的社會下,讓講台化成評斷別人的炮台者屢見不鮮。讓三代經文作為講章的核心,正是再次提醒講道者要宣講上帝的說話,卻不是個人的感受。

是周而復始的講章預備,讓人發現講道的意義不僅在於經文的解釋、更在乎於傳道人生活上的內心掙扎。當傳道者在講壇上宣講「愛鄰如己」的訊息,他內心同樣掙扎於如何看待自己所恨惡的人與事;當傳道者在講壇上教導「行公義、好憐憫」的同時,他可能依然猶豫於應否在大是大非的事情上表達立場、為社會上受欺壓的一群發聲。

惟有跨越這些掙扎,傳道者才能夠讓經文轉化成為信徒提供生命裡的出路;否則傳道者只會為信徒提供生命上更多無法解決的問題,讓基督的福音變成生活上的負累。

馬丁路德認為,傳道人的信仰歷程裡必須要經歷憂虞(Anfechtung)。憂虞的意義,是人在抉擇上有關信仰和自我的掙扎:惟有經歷過掙扎,我們才能夠發現自己在上帝面前不過是虛無與腐爛、也更發現上帝救贖的恩典是何等深刻。

記得早些日子,朋友討論起唸神學的掙扎。他說自己在教會裡總是默默耕耘的一類型,害怕自己若真的成為神學生,卻活不出弟兄姊妹眼中的樣式,結果只會令大家的生活增添更大壓力。畢竟在他的生命經歷裡,就是遇過好幾位台上台下言行不一、卻又喜愛批評弟兄姊妹未能好好活出基督榜樣的牧者。那些來自牧者的壓力和傷害,讓弟兄姊妹繁重工作過後衍生更大的無助感,最終教他們選擇離開教會群體的一途。

然而,傳道者必須要相信領人走到信仰的真實,並非把自已化身為一位完美無瑕的典範、要求他們加以仿效。正如耶穌基督也曾在客西馬尼園求主讓祂的杯被撤去,更何況是追隨祂的我們?惟有透過一個掙扎於信仰與生活的血肉之軀作出的見證,才能夠讓人發現一位不離地的上帝、與人同行的耶穌基督、改變人心的聖靈。不然,傳道者只會展現一份看似完美無瑕、卻又離地得自己也行不出來的偽信仰。

讓掙扎的見證化為言語、讓上帝透過人的生命改變更多的人身心,這不就是來自上帝的藝術嗎?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