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思瀚

曾思瀚博士,曾在英文及中文世界裡撰寫逾三十本書。自從香港的金書獎設立後,他的著作每一年均有被提名,並憑其士師記論著奪得最佳學術作者獎項。他在英國雪飛爾大學取得聖經研究博士學位,其論文 From Slaves to Sons 已出版成書,現於香港浸信會神學院任教講道學。他在美國西雅圖居住,同時經常跑到世界各地講學,熱心傳道。有興趣朋友可到訪他的臉書頁https://www.facebook.com/drsamtsang,或追看他個人網站裡的網誌:http://www.engagescriptures.org/

講台上的信仰與政治取態

891582_133303233521695_1941827545_o
(以下為曾思瀚博士在其網誌發表題為Faith and the Political Stance on the Pulpit之文章,Rachel Yeung姊妹翻譯)

剛在多倫多為2014大多市粵語培靈會當過講員,就收到一位年輕人給我的字條,內容既相應又感人。因為這是私人字條,我不會透露他的名字,只會說說內容的梗概。

他聲稱在過去三天獲益良多。他來自馬來西亞,藉一些香港來的移民認識福音。然而,有關最近發生的佔領香港事件,教會就連代禱或表明立場都欠奉。教會缺乏政治取態,令他信心動搖。然後他就感謝我從聖經角度來談論這事。但願他的信心得著堅固。

具馬來西亞背景的人給我這樣的字條,我完全可以理解。那地政治反覆難測,而且經常排擠基督徒。在如斯社會中,教會需要發聲;香港如是。不過,人移民到北美來,情況就不同了。在加拿大,多元文化主義容讓公民選擇自己想採用的語言(尤其於較早時期),自由決定是否仍要關心原來的家鄉。不少人就算現今的生活模式跟在家鄉時沒有兩樣,他們卻已經把故人故里放下得七七八八,只在麻煩出現時才會關注。這就是問題所在。他們要麼不懂回應,要麼選擇不回應。

教會無法也不應逐一回應社會上所有議題;然而,遇到弱者遭受欺壓時,教會就需表明立揚,因為無論在福音書的教訓中,還是律法書、先知書上,有關這議題的教導比比皆是。很多華人教會卻無法回應,甚或更差勁的拒絕回應。不表態本身就是一種立場,因為社會最終都會迫教會作出抉擇。任何由移民組成的教會也會出現相若的情況,例如在美國這兒的拉丁美洲人教會。不少教會領袖都明白自己將要冒的險:他們若一針見血指出引至低下階層產生的原因,通常都有可能冒犯到權貴;而這些權貴,一般就是給教會奉獻的人!

我相信這會絆倒我們的信心,也許對這年輕人而言也一樣。很多教會似乎都默認了,財政狀況才是他們最關心的一環。我們的領袖無論是選錯了要關注的議題(那些跟壓迫弱者無關的),還是甚麼議題都不理會,兩者其實同樣都在擺出對政治漠不關心的姿態。在若干個案中,這非政治化的取態最終都會跟政治撇不了關係,因為在某些特定的處境下,我們會被強迫作出抉擇;問題在於,我們是否附和權貴。教會至終最關注的若跟權力與錢財有關,那教會就死定了!

所以,我想借此網誌感謝這年輕人;他提醒我們的基督徒領袖,甚麼是社會責任,因為我們的噤聲實在會叫這些小子中的一個跌倒。謝謝這人呼喚我們以自己的良知來面對聖經、正視社會,叫我們能認定,我們的信仰跟時代痛癢猶關,教會充滿憐憫。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