謙虛和屈服


端木皚 2017年10月31日

最近和人討論,談到一些聖經/神學學者恃著胸中有些墨水,例如可以徒手讀原文(某君就曾大言「我從來不看譯本聖經」),或懂得這個釋經進路或那個釋經理論,或這個抄本那個抄本,就目空一切,對什麼批評都不放在眼內,動輒就說人家批評他,只是人家水平不夠,聽不明白他說什麼。

對不懂的人來說,這些人看起來真的很了不起,畢竟,一句「我從來不看譯本聖經」就真的不是那麼多人可以說得出口。加上可以拋出一個又一個專有名詞,看起來莫測高深,你根本不明白他說什麼,只好自承不及。

但對懂得的人來說,就會看穿,有時他們連掌握問題何在的能力也欠奉:例如在神哲傳統和概念的討論中,拿著一兩本 Koine Greek 的字典就自以為識窮天下,可以自鳴得意地指點江山。最後根本連問題的核心也未捉住,任何答案都只能是捉錯用神的錯謬。

而且在細心留意下,你更會發覺,其實在他們一個又一個的專有名詞背後,未必是發人深省的道理:有時可能只為故弄玄虛,弄得花巧無比,並不是為了表達難以簡單言說的道理,反而只為掩飾背後內涵的不足,有時背後根本沒有一套可供討論下去的邏輯推論。

若說這些人不懂裝懂其實也不準確。這些人通常也真的有點真材實學的。朋友說這種拋書包目空一切的態度有可能是他們長期處身在一個身邊的人水平都比他低的環境中,也習慣了一定程度的吹捧奉承,所以慢慢就養成這種「我懂你不懂」的態度。

albert-einstein-1933340_1920

這令我想起自己和一些學者接觸的經歷。我留意到,一些真的可以三兩筆就勾劃出大圖畫的大師,或起碼能直指問題根源屢有洞見的高手,往往都十分謙虛,不會亂拋專有名詞唬人,不會在你不同意時臉帶不屑,拂袖而去,不會說「你有沒有讀過教義學/釋經學?你知唔知道什麼是 Koine Greek?不知道?難怪你不明白我說什麼。你水平不夠。」有時就算我問了一個蠢問題,他也不會看不起我,若時間許可,總是細心回答,也樂意討論。若真有遇到一些細節他不太肯定,也不恥承認,會回去確認再答。

這對我來說才是真正的謙虛。真正的謙虛不是廁身在一堆高手之中而你噤若寒蟬:你根本沒有選擇,這不是謙虛,而是屈服。

相反,真正的謙虛是在一班不及你的人中間,仍然能夠謙謙和和,細心聆聽別人意見(不管聽起來多沒水平),從別人身上學習,相信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人家或許不能一口一個專有名詞,但有時旁觀者清,更容易看出問題的核心也說不定。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這或許也解釋了為什麼真正的高手都是謙和的,因為惟有這樣,他們才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到達今天他們到達的位置。至於不懂謙虛的人,他們永遠只能是一隻聒噪的井底之蛙 – 雖然可能是可以一口一個原文的井底之蛙。

作者 Facebook

(歡迎網上廣傳)